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二十三章 落幕
    恭喜你成为了子道兵……

    终于成为了子道兵了吗?

    不知为何,我心里很是激动,毕竟阴室的选拔规则只是让我们进入精英道兵考核的前十二名,按名次前后来进行淘汰,而我成为的可是第一名的子道兵,你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再者这子道兵的纹身,似乎不仅仅是一个精英道兵的象征,因为在这纹身出现在我的掌心的时候,沉浸在我的意识海中的执念之体上的掌心里也多了一个遒劲有力的子字。

    见我在看着手上刚纹下来的纹身发呆,张亮冲我笑笑解释道:“这纹身还有一个作用,就是可以和天地规则进行一定程度的沟通,在使用符箓的时候,威力就要大的多,不过这具体的威力,也要看给你们打造这柄纹身刀的人的实力。”

    说完这些话,张亮转过身将已经深深的陷入墙中的张九辛一把拽了出来,简单粗暴的将他的手扯了过来,在他的手中龙飞凤舞的刻下了一个字后,就将他丢在地上顺便踩了一脚,可就在他要转身离开的时候,手中死死攥着的那把纹身刀突兀的碎了开来,像断了线的柱子一般,噼噼啪啪的散落在了地上,像被机器切割成几万个切割面的钻石一般,在我的眼前折射着尤为妖异的光芒。

    “这……”

    我很是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张亮看了我一眼,一点也不在意那已经碎掉的纹身刀,简直就和碎掉了一个玻璃杯一样,眼睛都没有多眨几下:“事务所决定重点培养的人,自然会拿出应有培养手段,我不是说了吗,第一次纹身对于被纹身者的能力提升取决于打造这柄纹身刀的人的实力……因为第一次纹身的最重要的作用,就是用外力将被纹身者的施法的手的经脉打通,从而才能加强你的于天地规则沟通的能力,而一柄纹身刀只能容纳一个道尊所有的实力。用完之后,自然只能破碎了,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一个道尊所有的实力?”

    我有些震惊了,张天师道士事务所这么可能对我们这些参赛者这么的用心。再说了在场这么多的人,少说也要用七八柄纹身刀,哪里去找怎么多道尊心甘情愿的灌注全身实力进入其中?

    “我说了所有通过考核的人吗?”张亮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指了指周边的人,“你们两个的身份和他们不一样。又是一二名,自然在培养方面就会有一定不同,再说了,你以为道尊是什么啊,大白菜吗,买一车送一车?”

    我皱着眉头打量着剩余的参赛者,才发现阶梯教室里面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张天师道士事务所的工作人员,拿了一柄纹身刀给那些参赛者纹着精英道兵纹身,这个时候任凭傻子都能看出一点端倪来。

    我谈了一口气,死死的盯着张亮:“说吧。无功不受禄,有什么需要我去做的吗?”

    张亮指了指张九辛:“他,之所以会有这么得天独厚的条件,是因为他的家人对我们张天师道士事务所有恩,又被一个隐世强者收为徒弟,寄养在我们事务所,可他现在长大了,总要出去闯荡,出门在外。

    我们也不能保护他一辈子,所以我们给予你和他同样的待遇。就是希望你,能够替我们照顾他,这是张天师道士事务所的意思,自然也是那位隐世强者的意思。这也是他为什么不惜消耗自身修为也要帮你打通经脉的原因,就是这微不足道的几道,他可能要一年甚至更久才能重回巅峰……这个要求希望你不要拒绝。”

    我点了点头,这是自然,我已经答应过张九辛的爷爷要照顾好他,再答应一次。倒也不算突兀。

    张亮见我答应之后,也是点了点头:“至于另一件事情,则是我和我家老祖想要拜托你的一件事,对于现在的你来说可能会有些突兀,但你总会成长到那一步……当你知道那根传承之柱真正的用处的时候,我们希望你能够留我们张天师道士事务所一条生路?”

    嗯?

    这是什么意思?

    正待我想要询问,张亮挥了挥手,示意我不要在执着于他所说的话:“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做下来的孽,自然会有还债的时候,罢了罢了,现在的你还接触不到那个地步,等时候到了,你自然就会知道了。”

    这话说完,张亮就将在场的所有通过考核的人,招集了起来,至于那些没有尽到前十二名的人,在另外一个工作人员的带领下,离开了阶梯教室,去熟悉他们未来的工作去了。

    “首先,我要恭喜你们,因为你们已经能正式参加三个月以后得精英小道兵考核,不过丑话说在前头,这次的考核,并没有生死危机,下一次的考核可是会有生死危险的,而按照以往惯例,害怕的人可以选择不参加下一次的考核,但依旧保持精英道兵的名号。”

    在场的所有人,没有一个被张亮的话给吓到,因为既然来到了这里,更是通过了三次考核成为了精英道兵,自然知道迎接我们的究竟会是怎样的危险,如果张亮一句话就把我们给吓退了的话,那我们跑来这儿还有什么意义……玩过家家?

    而张亮似乎早就意料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很是满意地看了看我们,点了点头:“很好,有这份勇气,就已经值得我对你们刮目相看,我张天师道士事务所的人,就应该有这样的血性……而现在,摆在你们面前有一个问题,道兵和精英道兵,究竟有什么样的区别,而道君,道尊,又代表着什么,有何你们有什么区别……现在我来告诉你们,这几者之间……没有区别!”

    我皱起眉头,没有弄明白他说这话的意义。

    没有任何区别?

    “我们现在就说说道尊,道尊究竟有多厉害……我也没有觉得,因为我经常看见有些道尊没有死在所谓的鬼物身上,也没有死在同等级的道尊手中,而是死在那些连道兵都不是的人的手中,因为他们都死在了偷袭,死在了热武器上……你们成为了道士,成为了道兵,道兵中的精英,已经和普通人走上两人截然不同的道路,所以你们会以为你们有了多么大的本事,能够凭借所谓的道术为所欲为,但真的是这样吗,就连道尊都只有一个头,一个颗子弹,一把砍刀就能弄得粉碎的脆弱头颅……”

    说到这里,他视线扫过我们每一个人,轻声道,“相信值得相信的人,不要把自己的后背轻易的交给任何人,这就是我要说的,没有人能够永垂不朽,因为能够永垂不朽的,只有死人,道兵也好,精英道兵也好,什么道君道尊,说到底就是一群自以为自己无所不能的普通人罢了,头只有一颗,命只有一条,若是不谨慎,那就是对不起自己的性命……三个月后,你们将会代表着张天师道士事务所的荣誉,捍卫自己的尊严,而你们的对手,去想要用你们的鲜血和头颅去换来那十二个最后的名额……面对这个局面,我只有一句话……不战则已,一战则杀特么的一个片甲不留,然后给老子都活着回来!”

    说完以后张亮深深的看了我们一眼,就离开了,而我们望着他的背影却不由得深深的鞠了一躬。

    张亮的话足以让我们所有人警醒,因为道兵只是道士中最为微不足道的一类人,只要在这条路上走下去,势必会经历很多的杀戮,而想要更进一步,只能小心,再小心。

    道士只是一群比普通人更容易死亡的普通人,这一点从我杀死那几个大道士的时候,就已经很是深刻的理解到了这句话的含义,活着还有无尽的可能,而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而这个时候,张九辛突然从地上颤抖着爬了起来,莫名其妙的看着自己的手,大呼小叫了起来:“你们谁知道,他在我的手上刻一个丑字,究竟是什么意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