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二十二章 成为子道兵
    恶鬼这东西……

    在我的印象中仅仅停留在厉鬼手册上的三十六道鬼中的分类的那句话……

    第八道:恶鬼,死前做尽坏事,死后无法投胎,化为恶鬼继续害人。

    此类鬼魂超度有损阴德,必须将其斩杀,常出现在夜间的巷子一类,人们走夜路的时候很可能会被他拖进巷子,被以极为残忍的方式杀死。

    照这描述还有我对鬼魂本性的看法,这恶鬼应该也是一种口是心非的生物,说实在的,我都准备好了一切的手段,好应对这些恶鬼的临死反扑,结果呢,这些厉鬼还真的像他们所说那样前赴后继去赴死了。

    要不要这么玄,还真的在我的面前走了一场说走咱就走的不归路,我的泪水不断地在我的眼眶里面回荡着,在我干涩的视野里面氤氲着阵阵的雾气。

    感人,太特么的感人了,这些真的是恶鬼吗?

    以这样感人的场景,这样的表现,说他们善鬼,我都会相信……说实在的,他们在我心中已经化为了永垂不朽的天使。

    “好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次的考核已经完毕了,名次和奖励将在一会儿公布,这段时间,就在这里稍等片刻……”

    说完这些话之后,张亮就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那有些凌乱的身影,始终倔强着不肯闭上了嘴巴,想必我的惊为天人的表现已经彻底征服了他的心。

    但让我有些心中不安的是,这张亮的震惊并不像是装出来的,以我对执念了解的透彻程度,我很是清晰的感受到张亮外泄的情绪都是内心的真实表现。

    而就是因为这样,我的心里那突如其来的不安才开始变得越发的强烈起来,说实在的,光从我每次的考核来看,我展露出来的实力并不算太强,仅仅算的上是投机取巧罢了,而这些也不会让张亮这在道士界已经混成了老油条的人感到震惊。

    但将我所展现的实力传承一条线的话……

    第一次在传承之柱下感悟就引起了传承之柱的共鸣。得到了生死之眼的彻底认主,能将尸体修复到和鬼魂契合度高到可以成为尸鬼的程度,还有能让恶鬼甘愿自我毁灭的英气……

    我虽然不知道这些东西是否有什么联系和隐藏下来的未知秘密,但我隐隐约约有一种他已经看出了些什么的感觉。那种感觉真实的让我有些心惊。

    “你知道你是你的时候,你不是你……当你知道你不是你的时候,你才是你……”

    我突然回想起在我引起了传承之柱的共鸣之后,张亮对我说的那句和我问那根柱子,我究竟是谁的时候。说出那句如出一辙的话语,我的心里越发的紧张起来……

    我只能感受到我的身边萦绕着一个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就筹备好了的布局,这个局太大,让我看不到头,也看不到尾,只能浑浑噩噩的驻足于这布局中,不知道下一步该走往何方,亦或是下一步要怎样走,才能走出不被操纵指引,属于我自己的道路。才能明白被人口中,心魔心中,传承之柱所认可的我……究竟是谁?

    此时此刻,我只感觉到我的眼前一阵阴云密布,看不到尽头,也看不到属于我的未来!

    就在我心中极度的迷茫的时刻,张九辛颤颤巍巍的走到我的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一脸虚弱的说道:“斌哥,你刚才考核进行的怎样啊……”

    他不提这茬还好。一提这茬我就想起了他之前得到了三星满分的时候,在我们面前那副吊炸天的模样,虽然名次还没有公布,但我只用了一步就完成了三星满分。比起他那三步,谁胜谁负,已经很是明显了。

    我很是亲昵的拍着张九辛的肩膀,和他一起面对那些因为张亮的离开,而对他显得虎视眈眈的参赛者,很是抱歉的说道:“张九辛之前做的事情。的确有点不对,大家也不要放在心上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了,不必在意,大家就当给我一个面子,不和他计较了好吗?”

    那些参赛者对视了一眼,叹了一口气,算是默认了我的说法,张九辛更是感动的就快要落泪了,我看着眼前的一切,很是满意,冲着张九辛说道:“我对你好吧……孙子?”

    “嘎?”

    这画面跳转的太快,张九辛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只能发出一声单音,愣愣的看着我。

    我站在椅子上,冲周围的人振臂一呼:“各位,我不是说我是张九辛的爷爷,我的意思是……在场的诸位都是张九辛的爷爷,来……给我好好在弄死他一回!”

    人间有真爱,处处有真心,都是沦落人,何必曾相识……

    在张亮再次进入到这个阶梯教室的时候,张九辛又被我们给硬生生的弄进了那个似曾相识燕归来的墙上,形象的像一副挂在墙上的座山雕……

    张亮看着张九辛再次回到了属于他的位置后,愣了愣,然后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对于祸害的定义,张亮和我们的立场还是一致的。

    接下来张亮就宣布了这次精英道兵考核的最终名次。

    第一名自然是我,张亮在宣布我为第一名后,也不多说话,从一旁的包里,拿出了一把小刀就在我的手上刻了起来,这小刀似乎是所谓的纹身刀。

    纹身我到看到过,只不过我没有看到过在手心上纹身的,第一刀斩在我的手上,一股极度的疼痛猛地传了出来,毫不夸张的说这股疼痛直直的作用于我的灵魂深处,让我一个没忍住就叫了出来,但这疼痛来的快也去的快,下一刻一股温热的感觉就从那把小刀上流动了出来,驱散了那撕心裂肺的痛苦,然后在我的掌心不断的涌动起来。

    那股温暖的感觉,随着张亮的动作不断在我的掌心中不断的蔓延开来,在我的注视下,一个遒劲的字迹便横亘在了我的掌纹之间,这个字迹很是简单,一眼就认了出来是一个子字。

    “你知道为什么我们会选择把等级标志刻在手心上吗……掌纹代表了这一生会走过的路,当这个字出现在你的掌纹上的那一刻起,道士这条路便彻底的穿插在了你人生的道路中,和你正式有了因果了!”说到这里,张亮停下了手中的纹身刀看了我一眼,“所以……恭喜你成为子道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