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一十六章 你以后智商低得怪他
    我这话一出,让那些不断模仿和一直被模仿但从未被超越的人都愣了愣,停下了自己手中的动作,看着我也不吭声,似乎是在思考我的葫芦里面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如果我的排名不是第一,也不靠前,他们可能连头都不会抬起来,但我的的确确是名义上的第一,我的一举一动都算得上是这些参赛者的风向标,自然会引起他们的注意,再者他们经过了一系列的操纵之后,包括这个方法的创始人张九辛都觉得自己已经陷入了僵局,只是在那里消磨时光,碰运气罢了,我这话无异于给了他们一道希望的曙光。

    “用其他的鬼魂……进行这次考核可是不能借助外力,只能靠自己的实力的哦,而这外力包括了你自己的鬼仆哦。”

    张亮听了我的话,轻描淡写的说道,但嘴角荡漾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如果我用的其他鬼魂……是在场的鬼魂中的其中一个呢?”

    我看到张亮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就知道这事情有着落了,果不其然,张亮只是笑了笑:“你听不懂我的话吗?”

    我点了点头,在张九辛不明所以的表情中,一脚将他踹飞到一边,从他手中将被他折磨的那个凄惨不堪的鬼魂唤了过来,冲一直悬浮于我头上眼巴巴的看着他的尸体的鬼魂使了使眼色,也不管张九辛在那里一个劲儿的发出了死了妈一样的嚎叫,睁开了双眼,让生死之眼从执念之体中浮了上来,遁入了我这身躯的眼眶,然后猛地睁开眼向我眼前的这具尸体看去。

    这一眼看去顿时看得我那个心神荡漾,差点把我的眼睛给撑爆了,这主要是因为透过生死之眼的视野看到的光线尤其太多了,尤其是白色的光线密密麻麻的交叉移动着,看上起就像一个又一个小太阳在冲着我爆发着刺目的光芒,差点就闪瞎了我时时刻刻爆发着迷人的忧郁眼神的眼珠。

    哎哟喂。差点把我的老命都要去掉了……

    不过这密密麻麻的白色光线还是让我确定了一点,这尸体的受损并不是很严重……亦或是这身体伤的是并不是结构,而是它的本源,所以这个时候。应该使用的是死之眼。

    再说了……

    就算要让我修复这些不断运动着的白色光线,我也做不到!

    想到这里,我赶紧闭上了左眼,只留下死之眼所在的右眼,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因为从右眼的视野看去,这个尸体仅仅只有五条黑色的光线,而其中四条光线都是完整的,也就是说我只要修复了这一条,就可以让那个鬼魂重回自己的尸体进行投胎了。

    我让原本属于张九辛的鬼魂试探进入了我眼前这具尸体,看到这鬼魂并没有出现了张九辛之前那暴力的一幕,那鬼魂从那尸体里面再次钻出来的时候,看上去也是松了一口气,从他那满是崇拜的眼神,看出来他脸上又庆幸又遗憾。

    庆幸的是。跟着我在一起,不用在张九辛那个近乎于白痴的做法中再继续吃苦……但遗憾的是,我要修复的尸体,并不是他的,也就是说他的尸体还要再被张九辛折磨一段时间,对于他而言简直就和鞭尸无异。

    我的动作从一开始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尤其是那个鬼魂进入到了他们一直一筹莫展的尸体里面后,他们终于知道了该怎么运用自己的瞳术了!

    在进行了一系列的鬼魂交换后,大部分人终于找到了适合自己瞳术的方法,一时间整个停尸间的又开始变得热血沸腾了起来。这也是张天师道士事务所最想要看到的一幕,毕竟这第二次考核就是为了让所有人更能熟练的掌握自己的瞳术,以至于在亲眼目睹了所有人翻天覆地的蜕变之后,我甚至看见张亮躲在一旁猥琐的笑着。

    让他笑的这么开心的。绝对不会有那些在经过了两轮的提示后还在一旁像一群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站着发呆的二傻子。

    还有依旧那般不撞南墙不回头,像一个痴汉一样,抡着鬼魂按照他自己方法来继续走他的不归路的张九辛,那快速的速度,只能让我依稀的看到那个从尸体里面时不时就会冒出来一小会儿的鬼魂脸上的幽怨。看的我那个头皮发麻。

    再回到我目前的尸体上,既然知道了问题的所在,我也没有像之前张九辛那样需要用手术刀割开那尸体的皮肤了,在我死之眼看到那条因为鬼魂的离去,而受损的黑色骨架所在的

    地方,用手术刀的刀背大致的勾勒了一下,将鬼精华取了一部分,将我的方法给了那个鬼魂说了之后,就让那个鬼魂携带着进入了那尸体内。

    随着那个鬼魂的游走,我依稀能从这尸体的表面,看到一条不断的延展的红线在不断的蔓延开来,在尸体泛白的皮肤上,显得尤为的耀眼和迅猛,就像一条重归大海的蛟龙一般看得我不由得暗暗称奇。

    而透过我的死之眼,我可以看到那条已经濒临彻底断裂的黑色骨架开始随着这根红色细线的蔓延开始快速的愈合了起来……当体表的那根红色细线走到了尽头的那一刻,那跟黑色的骨架彻彻底底的像其他的四根光线一般愈合了起来,在愈合的那一瞬间,甚至还发出一道一闪而逝的黑色幽光。

    成了!

    我示意那个鬼魂从那尸体出来之后,又是一脚给张九辛踹去,将他踹飞了几米远后,把那个已经被他砸的就快懵逼了的鬼魂从水深火热中挽救了出来,一被我解救了出来之后,这鬼魂就像从传销窝点逃了出来一般,简直就要跪地向我表示感谢了,见到可以逃生的机会也不管那么多,不用我说就只知道往里面窜,给我节约时间。

    而我说不出任何一句话,只是在心里慢慢的盘算着,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那道没入他体内的鬼魂,颇有恶意的想道:“孩子啊……你以后智商低,可不能怪你爸妈,要怪他!”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