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一十四章 救人的本事
    这些尸体在灯光的照耀下,显露出了他们各自异常惨白的皮肤和铁青色的面庞,僵直和散发着幽光的手臂直直的垂落在一旁,显露出对生机已去的无奈和绝望,仔细看上去给人一种很是安详的感觉,就好像他们此刻并不是已经死去了,而是陷入了一场无法自拔的熟睡。

    不过以我的眼光来看,这些尸体似乎都是新鲜的,并没有经过福尔马林的浸泡,看上去就和才死没多久一般,因为那皮肤都还是有一些淤血的残留。

    至于那福尔马林的味道……估计是在将这停尸间暂时换成第二次考核的场所后,遗留下来的味道罢了,我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这些新鲜的尸体至少要比那些在福尔马林里面泡了好一阵子的尸体标本要好的多了。

    毕竟阿丽那一档子事,早让这在我心中很是稀疏平常的福尔马林被渲染的妖魔化了。

    因为一看到福尔马林,我的心里就想起了那一具又一具弥漫着恶臭和腐烂不堪的尸体中曾经存在的那个让我魂牵梦萦的灵魂,想起了她曾经给我带来的恐怖,带来的绝望……

    自然也想起了她……

    你在阴室过得还好吗?

    不止为何,再次进入一个阔别重逢的停尸间,心里却不知为何多了些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触,其间有那些我曾经看到了就会腿脚发软,不敢去面对的恐怖画面,自然也有我和停尸间说不清道不明的纠葛中慢慢成长至今的心路历程。

    有些时候,我也在想,如果当初我不执著于一定要变强,一定要好好地活下来,就如同一个懦夫一样,每天都去想办法弄尸体福尔马林,给阿丽换一件又一件的新衣服,现在又会是什么局面,会不会比现在要快乐很多?

    回不去的事情。谁又说的定呢?

    就在我思绪翩飞的时候,一阵又一阵呕吐的就快要这停尸间的的屋顶给掀翻的巨响将我拉回了现实。

    看着这些平日里娇生惯养,连尸体都没有见过的少爷道士,我不由的撇了撇嘴。连这样的局面都忍受不了,以后真的到了兵戎相见的地步,岂不是得腿脚发软,跪地求饶?

    这六十名参赛者中只有二十多个人还稳稳的站在一旁等着接下来的考核内容,这些人见到尸体后的脸色各有差异。有的脸上充斥着无法形容的冷血,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就好像这些尸体是因为之所以会在这里,完全是因为他们造成的一般,而他们此刻就踩在这些尸体身上。

    还有些人脸上满是厌恶,却又看不出一点害怕,看着这些尸体,就好像看着那些死耗子一般,本能的厌恶了起来。

    至于最后一小部分人,和我有一定程度上的相似。估计在现实生活中曾经从事过经常接触得到尸体的工作,对这些尸体有一定程度的了解,这些人神经大条的不行,若非还没有开始考核不能接触这些尸体,他们说不定就要扑上去开始研究这些尸体的死因了。

    而在所有人中,最为出淤泥而不染的人,自然只有张九辛这小子了,他愣愣的看着这些尸体,一脸懵逼,在我将那些心理素质看上去比较不错的人的模样暗暗的记在心里的时候。发现张九辛这幅模样,也有些觉得莫名其妙,他这是在干什么?

    在我的再三询问下,张九辛这才看向我:“斌哥。这尸体好恶心,我今天还没有吃饭,想吐又吐不出来,闷得慌……”

    我嘴角抽搐了起来,感觉不会再爱了。

    将我们晾在这里可能五分钟之后,张亮再次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由于见过好几次面,大家都有些熟悉了,也没有过多的客套,指了指那些尸体开口说道:“不管你在做道士之前,是做什么的,但是只要走上了道士这一条路,你就必须要与这东西打交道,所以对这东西要有一定程度的甄别能力和细致的观察能力……而我们刚才特意给你们留出了五分钟的时间,有谁来说说,这些尸体和寻常的尸体究竟有什么的不同?”

    一时间全场大部分人都已经哗然了,以为他们这五分钟呕吐还没有呕吐完,哪里有时间去观察尸体?

    沉默了片刻之后,一个估计以前做过医生的人,斟酌了一下开口了:“这些人的死亡时间最多不超过一两个小时,从尸体的皮肤光泽和僵硬程度都可以看出来,而且这些人并没有显著的外伤和血迹,也没有中毒和挣扎的迹象,初步判断是属于自然死亡。”

    张亮点了点头,只是轻描淡写的说道:“还有呢?”

    在场所有的人都愣住了,这人对尸体的观察和描述都已经很完善了,但听这人的话,似乎是觉得他观察的还不够细致,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是不是认为我有些强人所难……如果只看出了这些就觉得已经很多了的话,那你们来这里的目的何在,就是为了展现你们在普通人中的知识技能,那你们还来这里干什么……做你们的普通人就好了,当道士干什么?”

    张亮的话,让所有人脸色都难看了起来,却有无力反驳。

    “如果从专业技术的角度的的分析来看,这还是说到了重点,若看不到这些一切都是枉然……”我冲那个说出了那份见解却被讽刺的满脸通红的男子,安慰性质的笑了笑,开口说道,“但是作为这次考核即将培养出来的精英道兵,我们应该看到的是……这些尸体他们身上并没有那怕一丝一毫的怨气……他们应该心满意足的死去的,想必是张天师道士事务所在他们生前就和他们签署了一些条例,在他们死后使用他们的尸体,并给予他们丰厚的条件来作为交换,我说的对吗,张考官?”

    张亮有些惊讶的看了我一眼,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陈斌说的很对,我们是道士,但并不是邪修,不会因为我们的身份和普通人不同,就置普通人的生死而不顾,我们在这次考核里一直就贯穿了这个理念,相信你们在进行身份验证的时候,也有所感触吧……”

    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其他事务所的考核方式是什么我不知道,以后的考核是什么我也不管,但我这次的考核,不是考核你是不是有杀人除鬼的能力,而是考验你们救人的本事究竟有多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