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一十二章 心魔?
    “你……你要做什么,你不是想要力量吗……你在做什么,停下,快给我停下,放我出去,我不要被镇压!”

    传承之柱下发出了一阵异常凄惨的喊叫,而此时此刻在之前被我主动分离出去的执念,化为了一条条细线从其下快速的向我涌来,迅速的和我的意念相融,再次凝结出了一道完整的执念之体。

    而在那之前蛊惑我把身体的控制权交给他的身影在这短短的,连几个呼吸间都没有的时间内,可谓经历了人生中最残酷的大起大落,简直算的上悲惨之极。

    “呵呵呵……夺舍就夺舍,我玄幻修仙小说看得多的去了,不差你这些套路,人生就应该少一点套路多一点真诚,省的我浪费宝贵的时间和你进行无济于事的表演,好了,乖乖的在这下面呆着吧!”

    “我艹,你……你这样子做,和没把我救出来有什么区别……告诉我!”

    我感受着他近乎于绝望的咆哮,冷冷的笑了起来:“这区别大了去了……首先我之所以救你,不是想从你身上得到什么,更没有去考虑你是不是要想对我做些什么,我只是从我的执念上本能的感觉到,你的的确确是我身体的一部分,我们之间究竟会不会发生什么,我暂时还管不着……我救你,帮你对抗那道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我意念里的执念的封锁镇压,只是单纯的认为,这是我们两人之间的事,并不需要任何人来指手画脚……救你是出于我的本能和本分,况且要想是我不知道为什么缺失了一部分的身体变得完整,我还需要有你的存在……但这份完整,若是要以交出我身体控制权的代价,我宁可不要,所以……”

    “阿斌……你这个混蛋,尼玛逼,你把我镇压起来。你绝对会后悔的,你迟早会求着我帮你忙!”

    “哪来那么多的废话,聒噪!”

    我紧紧是心念一动,将意念再次导入那根矗立在我眼前的传承之柱中。传承之柱随之而动,加大了镇压的力度,那不断从其上发出的嗡嗡声,让被死死的压在其下的那道身影,根本来不及发出任何一点的声音。就陷入了沉寂。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我心里也是多出了一阵莫名的感慨,这么快就摸索到了这根柱子的用法,说实话,我是很是欣喜和意外的,没有人不希望自己的手段和本事能够多一点,这一点固然很令我开心,但这第一次使用就是用来对我身体的另一个部分,也算是对付我自己,不管怎样。我心里总有点不是滋味。

    虽说我也是第一次接触到这根柱子,对这根柱子并不是太过于了解,但是随着意念的深入,这根柱子反馈了我部分信息,让我面前懂得了一些用法,比如了解到这根柱子对内似乎可以镇压心魔,对外可以镇压一切的邪祟,但处于我意识海里面的这柱子,好像只是那根传承之柱的一道虚影,并不是它的实体。再说了以我此刻的水平,充其量的镇压一下体内的邪念……

    而此刻被镇压在其下的那道身影,从那根传承之柱的反馈中,似乎……是叫做心魔吧?

    等等……

    那玩意儿就是心魔……我的心魔?

    我的眉头不由得皱了皱。心魔这东西……我在小说里面看得多了去了,但是如果真是心魔的话……眼前这情景就有些诡异了。

    照我脑海里面的那些知识储备来看,心魔只要离开了他的本体就会不断地衰弱,甚至消亡……可为什么他在离开了本体,还能存活三百年之久?

    为什么这心魔会被所谓的御鬼者家族用这根柱子镇压了下来……为什么这御鬼者家族选择镇压的是所谓的心魔而不是更应该囚禁的本体?

    那……这心魔在当年究竟做了些什么……亦或是他的本体做了什么?

    如果这根柱子和我在它指引下看到的那些苍茫的记忆中的柱子是吻合的话,那它就是御鬼者家族的器物。可它为什么又会选择停留在我的意识海,而且很是轻易的就听从了我的指挥?

    如果我真是御鬼者家族的仇人,亦或是站在他的对立面,那为什么我还能存活,又让我接触到我的心魔?

    御鬼者家族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和我究竟有什么样的关系?

    若是有关系,那三百年前,究竟又发生了什么……是否和我有关,若真的和我有关……那我究竟又是谁?

    “当你知道你是谁的时候,你还不是你……当你知道你不是你的时候,你才是你!”

    苍茫的叹息从我眼前这根柱子里面幽幽的飘荡了出来……

    这话……似乎是那位叫做张亮的老者在我引发了这传承之柱共鸣之后,说出的那番耐人寻味的话,而在这叹息声中再次的浮现,似乎又多出了一种别样的意味。

    “至于他……我不会将他磨灭,也不会去试着镇压,只会帮你将他暂时的禁锢在你的意识海深处……你是他,他也是你,你们的本源其实是一样的,因为你们本来就是一体的,只不过现在还不到你们融合的时候罢了……他是你的缘,也是你的劫!”

    “这我知道……敢问怎样才能继续的将你修复?”

    他说的这些话,让我不由得认同的点了点头,十多年的小说积累,不用别人提,我也知道心魔对于一个人来说,蕴含着的机缘和劫难,更何况这心魔似乎还有些不一般,很明显他还知道一些什么秘密,只是不想和我说罢了,所以才会在危机解除后,打身体控制权的主意。

    不过目前我关心的倒不是那个心魔的事,而是这传承之柱究竟要怎样才能进行修复,这柱子的威力虽说我只掀开了一层极为微薄的面纱,但反馈给我的效用那可是相当的震撼,若是能够进一步的掌控,能带给我的好处……

    “我需要的是死之眼的温养……功德或者……”

    话音戛然而止,传承之柱再次陷入了沉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