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零九章 带我走!
    我愣愣的看着将我围困,却并没有伤害我,吞噬我,甚至还给了我一个又一个温暖的拥抱,带给我无尽的力量的血色海洋,突然对那些血红血红的东西,产生了极大的渴望……

    好想……好想……好想尝尝那东西的味道!

    不……不……这不是我,这不是我!

    “啊——”

    我的嘴里爆发出一阵原本应该极其的凄惨的叫声,可在这个时候……却蕴含着那般明显的渴望,是那般的苍凉,那般的近乎于凄凉的咆哮!

    “告诉我……你究竟是谁!”

    可回应我的只有越发浓郁,越发向我靠近过来,想要将我狠狠地拥入怀抱的血色海洋……

    “我是谁……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

    晃荡于这片空间,笼罩着无尽血光的身影离我的距离越发的近了,我能很是清晰的感受到,他话语间的悲凉,没有得到认可的悲凉……

    我已经猜到了吗?

    我死死的闭着眼,不想再去看这个人,可这个人的存在感,却充斥了这片空间,充斥在了我自己的世界里,即便是我已经闭上了眼睛,也能在漆黑的眼皮上倒映出他那无法磨灭的光芒,那种感觉就好像你永远无法忽视你的存在一般。

    一样的身高……一样的气息……一样充满着渴望,一样的苍凉,一样在言语间释放出来近乎于凄凉的咆哮!

    不……不会是这样的!

    我的头发出一阵剧烈的疼痛,让我不由得死死的将它捂住,但是冥冥中的那般强烈的联系,让我却舍不得移开自己的眼睛,即便是闭着,也让我和那道在我心中和顶天立地无异的身影进行着经久不息的对望……

    也说不出,这是不是一种渴望……

    渴望守住自己最后一丝清明,也渴望那道身影验证我的猜想……即便是我真的不希望是那样……

    那道身影终于临近了我的面门,伸出了手向我的脸轻轻的摸来,我下意识的想要躲闪。身体却本能的停在了原地,任由他向我伸出手,那种感觉就好像站在我眼前的那人就是我最为熟悉的一个人,此刻的相遇就是冥冥中的阔别重逢……

    “我赋予了苍天黑色的眼……”

    右眼中的死之眼突然开始不由自主的躁动起来。整个视野里迸发出一道道黑色的火花,稀疏却粗壮的黑色骨干,在我眼前那道身影上不断的萦绕着,像一朵不断绽放盛开着千层花瓣的黑色莲花……

    “我赋予了众生白色的瞳……”

    左眼中的生之眼剧烈的颤动起来,整个视野里充斥着密密麻麻的白光。而眼前的那道身影亮的就像一个闪烁着无尽光亮的白色太阳……

    而我却什么都没有给自己留下,留给我的只有无尽的放逐,和无尽的等待……”

    此话一落,整个血色空间都剧烈的颤动了起来,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彻底蹦碎开来。

    而那双手慢慢的向我靠近着,就要摸到我的脸的时候,却突兀的停了下来,因为我们之间有这一道有一道看不见却触碰得到的屏障将我们硬生生的隔离了开来。

    “这就是我的宿命……这就是我的宿命,一个人的存在,就是另一个人的禁锢……三百年……整整三百年的等待。终于让我等到了你……”

    言语毕,那道身影上的血光顿时消散了,一张和我一模一样的脸,一道一模一样的身躯,一阵一模一样的气息顷刻间出现在我的面前。

    “终于等到你了……不,应该是我!”

    我……

    站在我面前的那个人和我一模一样,不仅仅是相像,而是本质都是一样的,他就是我……我也是他!

    我的生死之眼在他显露出了真正的面貌后一下子变得尤其的活跃,在发出遏制不住的光芒的同时。居然颤抖了起来,发出一阵不知道究竟任何含义的嗡嗡声,但其间的激动,让和它们已经彻底融合在一起的我。感受的真真切切。

    原来……

    这生死之眼从一开始就盯上了我,到最后的主动认主,和我本身并没有任何实质上的联系……

    而是因为我身上有眼前这道身影的气息!

    “我赋予苍天黑色的眼……我赋予众生白色的瞳……”

    我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压制住生死之眼产生出来的就快要从我的眼里飞出的波动,心里不由得有一点难受。

    原来这生死之眼……

    之所以会选择对我认主,甚至还会彻底认主。并不是因为我的原因,而是我的身上有属于眼前这道身影的气息!

    因为这生死之眼的主人是他……而不是我!

    “你是谁……究竟是谁!”

    我感受着那扑面而来熟悉气息,和一模一样的身影,整个思维顿时陷入了混乱和迷茫……

    那他是我,那我又是谁!

    “我是你……你是我……你是我的眼,帮我去了领悟这个世界的所有罪恶和虚妄……我是你的心神,我是真正的你,我帮你去掌控你所有想要却不敢去奢望的东西,即便是全身上下都染满了鲜血都在所不惜……可你永远不肯正视这个事实,不愿承认你就是我!

    我能感受到你忘记了以前的一切,你以前所经历的那一切的人或物都忘记了你……但我没有,我在这里被禁锢了整整三百年……我终于等到你了……带我走,你失去的一切将由我来找回……带我走……带我走,让我回到我本应该存在的地方!”

    回到本应该存在的地方吗?

    不知为何,在听到他近乎于凄凉的嚎叫声后,我的心里不知为何出现了一种很是不安的心悸,虽说眼前这道身影和我同宗同源,我也并没有从他的身躯,从他的的话语间感受到哪怕一丝一毫的欺骗,能感受到的只有在他的言语间不停的冒出来的那份无休无止的哀怨和苍茫,就仿佛此刻的他已经化身为一个在家中独守闺房十几年的怨妇,看见了自己久别归家的丈夫一般,说不出任何话,唯有哀伤和彷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