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零八章 你是谁?
    这可不是所谓的左眼跳财,右眼跳灾而是埋藏在右眼中死之眼里的那根传承之柱的虚影,在这一刻突兀的活跃了起来,与此同时,我的身躯轰然一震,再也迈不开腿了。

    一旁的张九辛敏锐的发现了我此刻的变化,一下子慌张了起来,死死的扶着我的手,一个劲儿的询问我究竟发生了什么,而我全身都在发抖说不出一句话,只能感觉到我的眼睛在突突的跳动,似乎只要我一时半会儿不用精神将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给压制住,恐怕我就会被其撑爆眼球。

    剧烈的疼痛让我整个人都发起了抖来,一个没有站稳就摔倒在了地上,嘴里发出了一阵很是凄惨的嚎叫,由于我和张九辛走在最后,此刻发生的一幕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而手足无措的张九辛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张开嘴就要发出呼喊,想要寻求那些工作人员的帮助,见此状况,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条件反射一般的站了起来,一把捂住了张九辛的嘴巴,极其痛苦的哀鸣道:“不,不要让他们过来……”

    因为在我此刻的余光中,我看见那根因为所有工作人员的离开而变得尤为的黯淡的传承之柱,在我死之眼此刻的变化中,再度变得明亮了起来,其上的眼睛再次睁开了,传承之柱的颜色也随之发生了显著的变化……

    这根原本显得很是深邃的传承之柱顷刻间变成了一片血红……

    因为……

    这次睁开的眼睛仅仅只有一只,而这只眼睛是那位于位于传承之柱顶端……

    三百多年没人能够得到其传承的眼睛!

    一念千年,一眼碎念……

    浩浩荡荡的威亚随着这眼睛的睁开,便如迅猛如潮水一般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分开过的上下眼睑间倾泻了出来,压迫的我连呼吸的念头都几近消散了,浓郁的近乎于实质的血腥味,从我的四面八方升腾了起来,将我整个人都和周围的环境分隔了开来,让我一时间不知道这些血腥味的源头究竟在何方,我只能在这突如其来的环境变化下。感受着周围的变化,乃至我自身状况的变化……

    我只能感受到我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肤都在这眼睛的视线下变得异常的刺痛,就好像被刀割了一般,在下一刻变得极其的滑溜……和令人心悸的粘黏……就好像我的身体早已开始破裂了!

    我不敢置信的将眼睛转向我的身体。却发现我什么都看不到了,入目处只看到一片血红,还有不断侵入我耳畔的流水滴答声,不断的朝我汇集而来,不断地刺激着我的心神。不断地像我揭示眼前的真相……

    这是地狱,这还是无间的修罗地狱,这是由我自身产生的地狱……仅仅是被这眼睛看了一眼,就产生出来的血色海洋!

    这一刻……人心即为地狱,我心即为地狱,我身即出地狱!

    “你来了……为什么不选择带上我离开……我等了你三百年……整整三百年!”

    萦绕在我周围的血色空间突然不受控制的激荡起来,虚枉的血红不断地涌动汇聚成了一道模糊的血色身影朝着我走来,他走的很是缓慢,却夹杂着无尽的威势。

    他并没有开口,并没有说出哪怕一句话。仅仅是看了我一眼,就让感受到我此刻沉浸在他内心最深处,苍茫的咆哮和哀嚎中……无法自拔!

    我很是艰难的看着那位于我眼前那道被鲜血笼罩着看不清楚的人影,断断续续的说道:“你……你……究竟是谁!”

    这话语一出口,我才发现我的声音在此刻变得是那么的陌生……

    一如眼前那道身影所发出的声音……

    是那般的苍凉,是那般近乎于凄凉的咆哮!

    我……我这是怎么了!

    那道身影仍慢慢的向我靠近着,他每走一步,整个鲜血铸造着的空间就跟着颤抖一次,就仿佛这片天地都是为他而开,都是为他而动……就好像这片天地就是因为他的存在而存在。那般令人心神荡漾的威势和气魄,仿佛这片空间的存亡,就只在他的一念之间!

    “你……你……究竟是谁!”

    令我窒息的血腥气息向我的每个可以感受到外界的器官死了命的吞噬而来,粗略的感受下。似乎是想要从我的手中夺走我的每一个细胞的感官,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却发现这并不是这道身影的目的。

    与其说是吞噬……倒不如说是同化!

    “你……你……究竟是谁!”

    随着那道身影的步步紧逼,我的心里越发的焦灼了起来,不过让我近乎于发狂的是,我居然在那道身影散发出来的气息中。感受到了本应该是属于我的一部分。

    “你……你……究竟是谁……究竟想要做些什么!”

    一开始,我以为这道身影是在想要吞噬我,夺取我的一切,而随着他不断的向我靠近,我突然察觉到了一份难以置信的变化……

    这身影……不是想要削弱我,而是用他的本源意识,不断的对我这具对于他而言异常的孱弱的身躯,进行着加强!

    只不过……

    这份不同寻常的变化,并没有让此时此刻的我感受到哪怕一丝一毫的欣喜亦或是激动……而是一种由内至外的惶恐!

    我的双手开始越发的有力,我的身躯开始不断地积蓄着极具有爆炸性的力量,可我的眼睛却被剥夺了正常的视野,透过那原本很是熟悉,此刻却异常陌生的瞳孔,我已经看不到我曾经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世界,只能看到充斥着肃杀气息,异常血腥的一片血红……

    这一刻,我的眼里,再没有了其他的颜色,只有红色,比红水晶还要闪耀的红色……

    而那……那是鲜血的颜色!

    我的脑海里的一切似乎都在这个过程中被硬生生的剥离了,我已经记不清我是谁,我究竟在这里干什么,似乎我的脑海里面变得一片空白了……

    不,不对……

    我的脑海里面……

    并没有变得空白,还有着我并不知道那是什么,却充斥了我的这个脑海,甚至侵占了我整个意识海的血色海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