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零七章 突发异变
    不知被这崎岖坎坷的命运给弄得欲哭无泪,说实在的也好在之前燕青将我拦了下来,不然现在的我就算想哭都哭不都哭不出来了。

    因为我忘记了我在进行精英道士考核的同时,还在进行着阴室的选拔,要是我真的这样走了,恐怕我会直接被阴室给抹杀掉吧,天啊……你要不要这样子的对我,我只是一个宝宝!

    不管此刻的我的心里斗争究竟是有多么的剧烈,这张亮楞楞的看了我一眼,半天都没有任何的回应,似乎已经被我的话语给雷的外焦里嫩了,要不是因为我做出的开天辟地之举和我背后的关系,他肯定会把我干脆利落的当做疯子,直接给扔出去了。

    不过他见我回来了后,也没有过多的摆架子,但看上去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越过我,马着脸对其余的参赛者说道:“好了,答应你们的奖励,你们也已经收到了,在这里我有些话要说,你们还要获取了我张天师道士事务所的瞳术传承,就默认加入了我张天师道士事务所,而你们中有十二个人将代表我张天师道士事务所的新生代精锐力量,参加三个月后,四大道士事务所之间的比拼,也就是你们所说的精英小道士考核。

    所以为了能让你们能在之后残酷的考核中,能够取得应得的成绩,所以第二阶段的考验你们和你们获取的瞳术之间的默契程度……而未获取到瞳术传承的人将无缘第二阶段的考核……好了,说也说了这么多了,在场的人都和我来,去进行第二阶段的考核!”

    在场的所有参赛者听到了那张亮的话,尤其是听到只要获得了瞳术传承就默认为是张天师道士事务所的成员这和霸王条款没有什么区别的话后,眼睛里都生出了一种名为欣喜若狂的情绪,似乎这这正是他们所要看到的结局,至于那些没有获得传承的人将无缘参加第二次的考核的话,他们才没有放在心上,跟在张亮的身后。就朝第二次考核的场所走去。

    我很是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这些兴奋的简直不能自已的人,很是莫名其妙,而一直站在我身后的张九辛冲我笑了笑就解释了起来:“这个张天师道士事务所虽然不是一个很强的势力,但是它毕竟是一个道士宗派乾坤宗的一个附属势力。一个哪怕再弱的宗派,也不是那些所谓的道士四大家能够比拟的,如果能进入其中,无论是想要功法资源,还是想要寻求庇护。都是一个绝佳的选择……而张天师到时事务所每年都会有考核,会发放一定数量乾坤宗外门弟子的名额,所以……这才是为什么很多人都会来参加精英考核的原因。”

    原来是这样……

    听完张九辛的话后,我冲他点了点头,发现融入了鬼瞳后的他气质变化尤其的大,不在像之前那般给我一种二愣子的感觉,相反此刻再看向他的眼睛,里面不知为何多了一份岁月的沉淀,看上去整个人都睿智了不少。

    不过让我感到很奇怪的是,他的眼睛里面依旧能够看到鬼瞳的影子。

    “你为什么不把你的鬼瞳给收起来呢?”

    我很是疑惑的询问起他来。瞳术充其量也算是一门道术,并不是时时刻刻都使用的,废话,你看见过哪个道士无时无刻在使用道士?

    瞳术的使用相比道术来说,付出的代价要大的多,道术最多用些道具,再不济付出些阴气阳气了不得了,而这瞳术的施展消耗的可是功德,若是功德消耗殆尽,使用的将会是自己的执念。

    我不相信这个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傻小子会有多少功德。那毫无疑问他此刻使用的就是执念!

    “收……怎么收?”

    张九辛很是楞楞的看向我,萌的我一脸喷血。

    我一下子呆住了,但片刻后又恢复了常态,陷入了深深的反思。对,这事怪我,我这么可以以他的角度来考虑呢,他那智商层面我并不熟悉啊!

    我调动起被我隐藏在执念之体上的生之眼,看向他的鬼瞳,视线从中穿透过去。看到了鬼瞳和执念间的联系,尤其是看到了他那和正常执念想比小了不知一圈的执念,心里也是暗暗庆幸,要不是我发现的早,这小子不死也要脱层皮。

    我心念一动,生之力凝结成一把小剑,将张九辛执念和鬼瞳之间的那密密麻麻的白色光线给统统斩断,张九辛眼睛里的重瞳子这才消散了下去。

    与此同时,张九辛二愣子的一面再次出现在了我的面前,简直比变脸还要快,我艹,帅不过三秒,在张九辛身上表现得真够淋漓尽致。

    也好在在离开这传承之所之前,要在张天师道士事务所安排的工作人员那里登记所获取的传承,所以我也有足够的时间来教导张九辛如何来使用这鬼瞳,尤其是如何在不使用鬼瞳的时候,斩断与其之间的联系,虽说张九辛这货的确有点傻,但对这些技巧的领悟到彻底掌控特别的快捷,这倒让我感到极其的满意。

    这倒不是重点,最关键的是,张九辛在这个时候对我彻底服气了,简直瞬间从路转粉啊,尤其那一口一个斌哥让我觉得极其的舒坦。

    在轮到我和张九辛登记的时候,那位负责登记的工作人员,简直都快要崇拜到昏厥过去了,那感觉让我一阵飘飘然,尤其是那些参赛者羡慕的目光,让我走起路来,都有一种行走在天堂的感觉。

    登记完后,所有人都离开了,我和张九辛走在最后,就快要走上旋转楼梯的时候,我心神一颤,一种莫名的呼唤,从我的身后传来,那尤为强烈的感受,让我情不自禁的转过头,看向我的身后……而那里便是传承之柱的所在。

    我的视线一落在那根传承之柱上,我的右眼止不住的颤抖起来,一股莫名的力量死死的将我的身体固定在原地,不让我移动分毫,随即一股剧痛随着右眼的不断跳动中,从其中爆发了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