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零六章 放过我吧,无耻的命运
    “哦?”

    这和我想的一样……也不完全一样。

    这么看来,这个陈都灵并不是失败于和生死之眼的契合度,也能抵抗生死之眼的侵蚀,那么也不会存在功德方面的问题,可他和我唯一不同的是,他最后并没有引动传承之柱的意念传承,也没有看到我之前看到的那些画面,却让已经重伤陷入沉睡的传承之柱出手剥夺了他获取传承的权利……这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换个方面来想,我和这个陈都灵为什么会出现这样截然不同的结果……从我在传承之柱处受到的那些特殊照顾,似乎是因为我和这根柱子有或多或少的羁绊,或许就像他说的那样,我身上有他主人的气息。

    同样那陈都灵之所以会如此莫名其妙的受到传承之柱如此的抵触,只有可能这人身上有让它厌恶的气息,而且极其有可能来源于它主人的仇人!

    这都不是关键,关键的是以这样的角度来看,我莫名其妙的被这根在不久前和我并没有半毛钱关系的柱子给拉入了它所在的阵营,冥冥之中就和那位和我素未谋面的乾坤宗的天之骄子站在了对立面上,这样被动的局面,让此刻的我变得尤为的尴尬,毕竟逃也逃不掉,躲也躲不掉,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往哪里逃,也不知道往哪里躲。

    再说了,我获取了生死之眼的消息,无论是对于张天师道士事务所来说,还是其背后的乾坤宗来说,都是一个过于震撼和惊天动地的消息,毕竟我以一个一文不名的普通道兵做到了他们重点培养的天之骄子都不曾做到的事,自然会有人会把我们两者拿来进行对比,很显然,这个消息进入到陈都灵的耳中,只是一个时间长短上的问题罢了。

    头疼啊……

    我有些发狂的趴着自己的额头,揪了揪被汗水打湿了的额前碎发,显得很是焦头烂额。原本兴高采烈的以为自己获取了这份传承,就拥有了全世界的好心情在这一瞬间烟消云散了,我艹,还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难不成我真的就是一个自带troublemaker属性的人吧。走到哪里麻烦就跟到哪里,就被祸害到哪里?

    不过这个麻烦实在是太大了,不是假装自己是一个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就能够拜托的,只要口风一旦不掩饰,就有可能性命不保。即便是此刻那些张天师道士事务所的人像看着他们事务所的一颗冉冉升起的一般的看着我,我也没有半点激动的感觉,心里一阵愁云密布,却又不敢和这些张天师道士事务所的人有哪怕一丝一毫的沟通……愁啊!

    现在该怎么办啊……我该找谁来帮忙?

    阴室,卞振华,燕长弓……对,对,就是燕长弓!

    我得尽快将这个足以危及我生命安全的消息告知燕长弓,毕竟不管怎样,燕长弓都是我的师父。师父的作用就是给徒弟收拾烂摊子的,不然你以为拜师的费用是白交的啊,这里真的呆不下去了,也不能再呆了,我必须得尽快的离开了。

    “前辈……我有些急事,我能否中止一下这次考核?”

    我想了半天,还是觉得这个办法才是保证我生命安全的最好解决方法,深吸一口气,就把我内心最为真实的想法吐露了出来。

    “你这是……考核对于方面对于参赛者还是比较自由的,只不过你现在退出的话。这次考核就算失败,得不到排名,要再次参加考核,就要等到三年以后了。……对了,还要将这次得到的出传承退换。”

    这张亮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我,眼里却缓缓的升起了一丝不知道是什么意味的神采。

    我点了点头,这我自然是知道的,这不是废话吗……我真的是不敢再继续呆下去了,再耗在这里。我的命真的就要被考核出去了……

    再说了……

    这生死之眼可是已经对我彻底认主了好吗……

    就算我有心还给你们且不论生死之眼是否愿意,就算他们愿意,他们曾经的位置在之前已经被他们给硬生生的抹去了……

    你们是不是傻啊……

    这个时候,我发现张天师道士事务所的人突然都面面相觑的看着我,表情很是精彩,就看见他们嘴巴不断的一张一开,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一副似乎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我试探着询问道:“你们难不成……能知道我在想什么?”

    那些人一副像看傻子的模样,看向了我:“你明明都已经高调的说出来了好吗?”

    我嘴角止不住的抽了抽,这应该就是在意识海里面呆久了的后遗症吧,都已经分不清楚现实了,我也不管他们怎么想了,转过身撒开腿就准备开跑,张亮他们我倒不是很担心,因为目前的他们还不知道这期间的厉害,甚至在消息没有传到乾坤宗,没有传到那个陈都灵的耳边,我都是安全的,张亮他们甚至还会由着我来,毕竟此刻的我有的是任性的资本,但是其间的苦涩就不足为外人道也了。

    可就在我转身想要离开的时候,我前进的身形突然诡异的一滞,再也移动不了分毫,那种周围的空间再次被禁锢了的感觉再次回到了我的身上,而就在我有些心惊胆战的时刻燕青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面:“不用着急着逃跑,老头子卜算方面厉害着呢,早就算好了,天大的事情,有我张天昆替你扛呢,这考核你还是得继续进行下去,不然等着你的麻烦会越来越大。”

    听到燕青的话,我心中一定的同时也觉着一丝丝诡异的感觉在不住的蔓延,好冷啊……

    当我再次转向那些人的时候,张亮才从我之前言语间的震惊中恢复了过来,又看见我调头向他走去,嘴角不住的抽搐了起来。

    “wuli小少爷啊,你究竟要干什么啊?”

    我笑了笑:“刚才是我没有考虑全面,毕竟拿了你们手短,怎么也得鞠躬尽瘁一把吧!”

    好假……我心里都假哭了!

    无耻的命运,求求你放过我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