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零三章 作用
    “生死之眼和我的眼睛融合了?”

    感受到意识海恢复了常态之后,我开始检测起了周身的变化,由于是存在于我的意识海内,我可以随时离开这个执念之体,进行类似于三百六十度视角的观察,仅一眼就被我此刻的眼睛给震撼了。

    一只眼睛不断的散发着深邃的幽光,幽光所到,一切的东西都被它给硬生生的吸扯了进去,眼光所至,一片死寂的感受,轰然间爆发开来,侵蚀着我的视野和心神,让我整个身体都有些不受控制,若非已和这眼睛建立了联系,光是这不经意间的扫视都可以对我的心神执念造成不小的损伤,这就是死之眼,眼如其名,余威浩荡。

    另一只眼睛不断的散发着一阵阵源源不绝的白色光芒,白光所至,如同出生的旭日一般,散发出经久不息的磅礴生机,浩浩荡荡的向我我的意识笼罩而来,在我此刻的身上不断地游走,喷涌,那无法用语言来确切形容的温暖之意,沿着我全身上下的经脉来来回回的晃荡,本能一般的修复着我的意识在之前和生死之眼的融合中,留下来的暗伤,这就是生之眼,所到之处,万物复苏。

    不过在看到我此刻显著的变化的时候,心里不由得有一丝后怕和庆幸,要不是我的意识海里面有着大量的功德,在和生死之眼的融合中,对我的执念进行了不可缺少的防护,不然且不论我能不能从生死之眼的破坏中坚持下来,光是那融合过程中的痛苦,恐怕我都受不了。

    这个时候,我的眼里不由得浮上了一丝茫然……

    “之前那些张天师道士事务所的人,看见生死之眼同时对我进行认主的时候,眼里产生出来的那份慌乱不像在作假,而我记得之前他们提及过似乎还有一个人和我一样引动过传承之柱的共鸣,而他最后竟然是以没有获取到任何瞳术传承而告终……综上所述,那人或许和我一样引动的生死之眼的传承。那为什么他没有成功,他毕竟是所谓乾坤宗所重点培养的人……如果他真的是失败了,那他究竟失败在哪里?”

    我双眼一眯,脑海里飞快的回想着我之前融合生死之眼的过程的点点滴滴……

    “莫非……他是因为没有最后的功德来保护自身执念从而被迫中断传承?”

    我皱了皱眉头。若真是这样,这功德似乎是一种尤其重要的东西……

    我再次看了看执念之体双眼上散发着的异样光芒,舔了舔嘴角:“不想了……管他是怎样失败的,只要我成功了就好了,先试验一下这生死之眼的威力究竟如何……”

    我心念一动。将意念重新沉入在不远处静静站立着的执念之体,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眼前的一切,突然让我有了一种很是陌生的感觉……

    “这……这是什么情况?”

    我的眉头再次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这也太诡异了,这生死之眼入眼之后,居然和我原本的眼睛看到的世界不一样?

    而且不简简单单是这样,最诡异的是,我的视野被彻彻底底的分开了,分成了两个部分……

    左眼里的生之眼的视野中看到的是密密麻麻的白色线条,无时无刻的晃动着。就好像电视里看到过得那些镭射光线一般,来来回回,循环在我的视野中。

    右眼里的死之眼的视野中看到的是密密麻麻的黑色线条,如同亘古不变的长城一般,在我的视野中久久的横亘着,不曾有一丝一毫的动摇。

    这些线条,无穷无尽,看着我心神一阵颤动。

    “这是什么东西?”我死死的注视着眼前的这一切好半天才适应过来。

    不仅如此,当我借着这生死之眼,看向我的身体时。也同样很是震惊的看到我的身体的血肉还骨头上也同样爬满了无穷无尽的黑色线条。

    “莫非……这些线条就是构成万物的基本组成?”我仔细思索后,发现也只有这种可能,“那……就试试看我的想法吧!”

    我这个身体本来就是完全有执念所组成的,只要我的心意一动。便可凝聚可毁灭,不过正常情况下,我不会想到毁灭我的执念,哪怕要毁灭的只是这执念的一丝一毫,除非我脑子有病,不过要验证我的猜想。非这样做不可了。

    我先闭上了我的右眼,用生之眼仔细的看向我的左手,发现左手上密密麻麻的全是不断晃荡着的白色光线,我心一横,心意一动直接蹦碎了其上的一根白色光线,这光线一断,我的神情抽搐了一下,却发现并没有出现任何特别严重的状况,仅仅只是手背上多了一道很是细小伤痕,我又实验了好几次,可能一连蹦碎了好几百根白色光线,这条手臂才经受不住不断崩裂开来的伤势,轰然爆裂看来。

    由于是执念,就算爆裂开来,我也有绝对的控制权,仅仅是心意一动,就将原本应该消散的手臂汇聚了起来,试着对和原本的创口对接起来。

    这个时候,我再次用左眼看向那已经变成两部分的手臂,很是震惊的发现这按照创口对在一起的两截手臂其间的线条依旧按照原本的轨迹运动着,只不过断裂了开来,但其上依旧有着类似于接线头的东西……

    也就是说……还可以再接上!

    我右手一挥,一大股在我的意识海中跳动的功德便汇集在了我的左手上,功德既然可以是帮我修复因为生死之眼和我眼睛融合产生的伤势,自然也可以修复这些白色的光线!

    功德一浮上这些白色光线上,原本断裂开来形成的接线头瞬间恢复如初,这手臂瞬间恢复了正常!

    看着恢复如初的手臂,我的眼皮一阵跳动,也就是说……

    “这左眼,也就是生之眼能够看到的就是组成物质的最基本线条,那是不是可以这样说,我所看到的那些线条就是物体本质的组成轨迹……那也可以这样的理解,只要我找到并修复这轨迹,就可以修复一切东西……

    那么……这才是生之眼的真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