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章 奇特的画面
    主人……

    我终于等到你了……

    这一句话,让我的整个身心都开始颤抖了起来,但是让我颤抖起来的,不是因为这句话的本身,而是这句话其间所夹杂着苍茫,那是一种什么都比拟不了的苍茫,因为这只有用时间去久久的沉淀才能孕育的出来的苍茫!

    亦或是沧桑!

    我的脑海里面,在这句话一出来的时候,就如同轰然炸开了一般,让我一下子从我此刻处在的地方挣脱了……

    我只能恍惚间看到张九辛的因为经历过传承后突如其来的漠然中,慢慢升腾起的敬畏,看到张天师道士事务所的人员眼里如同火花一般爆发出来的惊诧,这份惊诧是张九辛之前做出了那一切,近乎于开天辟地的壮举,都没能给他们带来的情感波澜……

    我还看见其余的参赛者依旧保持着被威压压迫,无力从地上站起来的窘态,当然还少不了一旁的燕青嘴角浮现起的那抹若有若无的微笑……

    这也是被他们算计好了的吗……

    这个念头一升起,我的眼前一黑,就被这股从巨柱上传来的那股巨大到让我的身心起不了半点反抗意识的力道给硬生生的逼近了我的意识海,这也是从我第一次知道意识海,亦或是知道有意识海这个概念之后,第一次不是因为自己主动,而是被外地给逼近了意识海,这究竟是要做什么?

    这根巨柱究竟是想要做什么?

    还有他为什么要喊我主人……

    那我又是谁?

    为什么要来到这里?

    而这里又是哪里?

    这里并不是我的意识海……而是一片我从没来过的地方,甚至这里也不是我熟悉的地方,甚至有可能也不是我所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地球……

    这里有的没有那熟悉的蓝天白云,没有熟悉的楼房街道,更没有现代社会独有的喧嚣和人来人往……

    相反这里只有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只有苍茫到一眼望不穿的大地,和大地上满是残骸和如同被血洗过的一般的地面,肃杀的气息直染苍穹,让我顺着这方空间,令人窒息的残酷氛围,想要看看这里的天空是不是和我每日看到的天空一样。能给我带来些许的慰藉……

    而让我失望,让我彷徨,让我绝望地是,映入我眼帘的却是一个看不到一丝生机。看不到一丝阳光,看不到蓝天,看不到一丝希望,只有一片深邃,深邃到连视线都可以被硬生生的吸扯进去的天空。

    这天……充斥着无穷无尽的绝望。但比这份绝望,都被其下如同洪流一般血海浸润的玲珑剔透的大地上一个人的背影所掩盖了下去。

    这个人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无穷无尽的煞气,一身衣物紧紧的贴在其身上,勾勒出他雄壮伟岸的身躯,如果不是这些衣物红的透亮,红的让我从第一眼就能看出这鲜血是被不知多少滚烫的鲜血给冲刷过的话,我可能会对这个人产生一定程度的兴趣,只不过现在这个人能带给我的只有无尽的恐慌和绝望……

    无尽的鲜血,形成的血痂在他的脸上脸上厚厚的堆积着,让我无法透过那层血腥看到他的真实面貌。但他眼里透露出来的那份令人心悸,却又分外让人安心的澄澈,却让我整个人一下子心神震荡了起来。

    这人究竟是谁?

    为什么会在这里?

    那根巨柱为什么要让我看见这个人?

    为什么我会觉得这个人和我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联系……就好像我曾经见过他?

    “来者何人……为何要擅闯我阴都……为何要在我阴都大开杀戒?!”

    深邃的天空上阴云密布,生出了一个急速旋转的巨型漩涡,而在漩涡中,慢慢的出现了一张巨大到蔓延至整个天际的眼睛,这眼睛并没有睁开,也没有发出哪怕一丝一毫的声响,甚至也没有做出丝毫的动静,给人一种它一直就在那里。只是被那片天空给遮蔽了的错觉……

    它并没有说话,可它一出现这方空间都颤抖了起来,一句断断续续的话很是突兀的出现在我耳畔,出现在我的脑海里面……

    这句话出现了多久。这方空间就颤抖了多久……

    就好像是这方空间在说话,亦或是这眼睛代表着的就是这方空间!

    “我没有大开杀戒……我只是要来找你帮个忙,我找遍了这个世界上所谓的神,所谓的佛,所谓而对鬼,所谓的魔……他们都说这个世界没有谁能够。帮我能帮我的人,就只有你……”

    这个男人抬头仰望着那只几乎蔓延了整片天空的眼睛,却丝毫没有显露出任何卑微,相反倒给我一种他在俯瞰整个苍天的错觉!

    “你想要我帮你做什么……要我帮忙可是要很大的代价!”

    整个苍天都在颤动,仅仅是因为这个眼睛透露出来的一丝不耐。

    “我要你……帮我解除我这孩子身上的诅咒!”

    这个男人从怀里捧出一个全身上下都在溃散的婴孩,眼里有着无尽的怜惜和令人心碎的不忍……

    “御鬼者一族……这是你御鬼者一族的圣子是吧……你走吧……这就是你御鬼者一族的宿命,没人能够解除,只能用作献祭苍天的祭品!”

    “不过那些神佛鬼怪……却告诉我,这个诅咒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那就是斩杀你……以你做祭品,瞒过世界意志!”

    这男人被那只眼睛所拒绝,并没有任何的表情,就这样直直的看着它,眼里逐渐冒出了血光……

    “你就为了一个圣子要弑天?!”

    “你就是阴都罪孽的集合体,还敢称自己是天,那你做苍天的祭品不是更好……再说了,我的天……就在我的怀中!”

    “大逆不道,当死!”

    “我既然来到了这里,自然就不会空手而归!”

    这方空间突然猛烈的颤抖了起来……

    那只蔓延了整片天空的巨眼缓缓的有了睁开的趋势,随着这眼睛睁开,这方空间甚至开始破灭了起来,只要这眼睛彻底睁开,我有一种本能的感觉,这片空间绝对会灰飞烟灭!

    而那男人只是笑了笑,紧紧的把怀中的那个婴儿搂在怀中,整个人居然向天空中的那只巨眼飞了过去!

    我只是愣了愣才发现这个男人,并不是飞了起来……

    而是在这大地上开始不断地升腾起了密密麻麻,无边无际,像洪流一般的鬼魂,前赴后继的出现在了这男人的脚下,将他缓缓的托举上了天空,慢慢的像那巨大的眼睛靠近着……

    而这个时候,那只眼睛猛地睁开了……

    周围的空间轰然裂开,同样迅猛的朝着不断向它靠近的男人吞噬而去,不过在下一刻,碎裂的空间突然静止了……

    四根巨大的直刺天幕的柱子,出现在了天空的死角,将这个巨大的眼睛死死的禁锢在了其间,破碎的空间转眼恢复了平静……

    “你……你怎么会有这东西……你究竟是谁!”

    蔓延了整个天际的巨眼,第一次惊慌了起来。

    “呵呵呵……你不用知道,即将从这个世界上离开的东西,更不用知道……”这个男人此刻已经被脚下的鬼魂托举到了那只巨大的眼睛之下,从怀里摸出了一把深邃的刀,重重的朝那只眼睛劈下,“你只需要知道,你代替了我的孩子去死……是你的荣幸!”

    这一刀,仅仅只在那只眼睛上留下了一道无关紧要的缝隙,可在下一刻那只眼睛只来得及变幻出一丝惊恐,就如同一块玻璃一般轰然裂开了,与此同时那片深邃天空一下子裂开了一块巨大的空洞,却是一块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的空洞……

    这个男人宠溺的看着怀里那个不断溃散的婴儿后,狠了狠心,将他扔入了那片未知的空洞中,连带着一起进入了还有那四根禁锢着这片溃散空间的柱子,这四根柱子里有一根似乎就是在张天师道士所里面的那根传承之柱。

    不过,这都不重要了……

    当天空彻底愈合的时候,那个在我此刻的眼中是那般顶天立地的男人,脸上却浮现出了一丝落寂,在这片失去了那四根禁锢空间的柱子之后,不断溃散开来的空间彻底消散之前,化为一道虚影离开了……

    只留下一道若有若无的叹息,听不出喜或者悲……

    “我的孩子你自由了……却还是被禁锢了……”

    而这时这片空间终于再也承受不了那般的重负,轰然碎了开来,留给我的只有眼前的一片虚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