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九十九章 终于等到你了
    欢迎……你回家!

    这句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心神一颤,听上去觉得很好笑,毕竟谁会给对一个眼睛说出这样的话?

    但是很是令人惊讶,但又感到很是理所应当的是,在场所有人的都没有发出哪怕一丝一毫的笑声,相反这片空间里面的人都沉默了下来。

    因为这句看似没有任何头绪的话,却给人一种无比苍凉的感觉和无比真实的感觉,就好像张九辛此刻的话,并不是对一个在这里留存了多久的眼睛说的,而是一个已经离家了很久很久的家人最为真切的呼唤。

    那言语间无法抑制住,向所有人身上扩散开来的真挚,让所有人的眼眶都有些湿润了起来,自然被感染了还有那颗名为鬼瞳的眼睛,他的眼皮止不住的颤抖着,似乎也是被一种莫名其妙的感情给震撼了,这份埋藏已久的感情,似乎穿越了时间和空间的间隙,纵贯中华的历史长河……

    “你的使命……将会在接受了我之后,彻底的开启,你也许会走向和我历任主人一样的不归路……我这样说了,你还愿意接受我吗?”

    鬼瞳很是柔和的看着张九辛,确切的是看着张九辛同样有着重瞳子的左眼,有些发颤,就像一个人要做出一个极坏的打算,询问自己的孩子,是否愿意跟随他,既想要他同意,却又不想要他卷入这场纷争的纠结。

    “那……你难道不愿意回到本应该属于你的位置吗?”张九辛此刻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很是正经的看着鬼瞳,指着自己和常人无疑的右眼,眼里却止不住的流着泪,“你知道吗……从我很小的时候,我就在做一个梦,梦见一只眼睛告诉我,他想要回来,回到属于他的位置,要陪着我……守护着我去完成我的使命。陪着我去找回我祖祖辈辈的荣耀……二十年了……六千多个****夜夜,我就等着今天,回来吧……”

    张天师道士事务所的人,抬起了头很是震撼的看着眼前的张九辛。想必以他们对张九辛的了解,这秘密也是第一次知道,不过震撼归震撼,但他们的眼中还是有隐藏不住的狂喜,毕竟张九辛和他们的关系不浅。只要张九辛能将这个鬼瞳传承下来,对他们的张天师道士事务所,甚至背后的那个叫乾坤宗的实力,有利无害!

    而这鬼瞳能够被这第四区域的所有眼睛众星拱月的一般的对他不说,他一句话就可以让其余眼睛放弃的架势来看,这瞳术的威力想必很是强悍,张九辛能够得到此传承,对他以后的安全倒是有了极大的保障,说不定以后我还得靠他照顾,不过我也乐得如此。毕竟在照顾拖油瓶和抱大腿之间做个选择,我还是宁愿选择抱大腿!

    “那小主人……鬼瞳回家了!”

    听了张九辛的话,这鬼瞳的眼里居然留下了大滴大滴的眼泪,透过周围阴暗的光线的折射,我甚至我可以从那大滴大滴的眼泪中,看到这鬼瞳在这些年所经历的事情,那和看淡了城市的沧桑不同的是,这里面似乎还多了一些永远不曾放弃的等待所沉淀下来的历久弥新的坚持,就为了眼前的这一刻。

    鬼瞳化为了一道深邃的流光在沉寂已久的空间里面,惊起一道一道的阴风。那份沉淀已久的威严,依旧是那么的让我心惊,只不过临近张九辛的面门的时候,却一下子变得极其的温柔。就好像一个跳水运动员一般,很是轻盈的进入了张九辛的澄澈的右眼,没有惊起一丝一毫的波澜,就好像他们原本就是一个整体一样,是那般的融洽。

    这鬼瞳一入眼,张九辛的面部表情一下子变得尤其的狰狞。一股股黑色的气息不断的充斥在他的面庞之间,时而消散,时而凝聚,他的脸色在这黑色的气息的消散和凝聚之间也是不断地变幻莫测起来,时而苍白,时而红润,时而痛苦,时而迷茫……

    我看着张九辛的面庞,心里开始了阵阵的发慌,他不出事还好,要是出了点什么事,我怎么和他的爷爷交代啊,他爷爷毕竟是一个道尊,捏死我那一个简简单单的,再说了,他爷爷似乎掌握的是空间一类的瞳术,我在他面前完全就是一只被剥干净了的小肥羊,只能任其宰割……

    张九辛……

    你可千万别出事啊,哥哥我的命都在你手上了……

    我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心里那个紧张。

    张九辛类似于变脸一般的动作,持续了很长的一段时间,这才在所有注视着他的人目光中,慢慢的恢复了本来的模样,紧紧闭着右眼也缓缓睁开了……

    当他的眼睛睁开的那一刹那,我只知道感到一股远古的气息,夹杂着一种很是苍茫的感触从他的目光中缓缓的迸发出来,和他年龄很是不相称的沧桑,在他右眼所产生的精光中,被展现的淋漓尽致。

    给我一种感觉……

    张九辛在接受传承的那一刻,并不是只停留了那几分钟一般,就好像跨越了时间的屏障回到了那热血苍茫的年代,经历了一个轮回……

    否则绝对不会给我这么一种一梦千年的感觉!

    张九辛愣愣的看着我,那眼里的光芒不断的闪烁着,就好像重新认识了我一般,许久之后,这才恢复了之前的模样,走到我的身旁,叫了一声斌哥,就没有再说话了。

    我虽然很是疑惑,但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敏锐地发现,张九辛双眼里的重瞳,就好像消失了一般,变得极其的淡,若不仔细查看,根本就发现不了,这小子拥有着罕见的重瞳子。

    “第一号,陈斌出列,开始感悟传承,因为你是第一名,事务所允许你选择两种传承!”

    我再次看了看变化很是显著的张九辛,便向着那根巨柱快步走去,走到巨柱下后,也没有感慨,毕竟前面那一两个小时已经看够了。

    只是心念一动,分出一道意念,就往那根柱子接触去。

    当我的意念触碰到那根的柱子那一刻,我的脑海就像轰然炸开了一般,传出了一阵剧痛,惊慌失措下,我捂着脑袋朝着那根柱子看去,震惊的发现柱子上的眼睛居然全部睁开了……

    余光中依稀可以看见那些张天师道士事务所的人员惊骇欲绝的眼光,嘴里似乎还在说着些什么,但我都听不见……

    我的脑海里,此刻如同巨雷滚滚一般在不断的回荡着一道悠远而沧桑的声响……

    “终于等到你了……是你吗……我的主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