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九十八章 欢迎你回家
    就在这眼睛即将飞出的时候,几道寒光将它的路径给硬生生的切断了。

    “别听他的,带我走,我可以无时无刻吸收周围的怨气和杀意,增强你道术的威力!”

    “也对……道士是一个正经的行业,岂可胡作非为,那还是你来吧!”

    “小子,别被他们糊弄了,我可以施展出空间禁制,在你和其他人交战的时候,帮你困住那些人,相信我,带我走!”

    “你说的也有道理……道士本质上和人没有什么区别,何必要和他们斗法了,直接困住,杀死不是最好的选择吗……这样开来还是你最好!”

    “小子……带我走!”

    “带我……不要听他们的话,他们都没有我好!”

    “……”

    这样沸腾的场景估计在张天师道士事务所,尤其是在这个尤为严肃的传承场所从未出现过吧,要不然那些事务所的工作人员也不会摸着心脏,近乎于声嘶力竭的那呐喊了起来,试图压过那些那些眼睛发出的音浪,想要把自己的想法和建议传递给张九辛,可最后还是无济于事,只能呆呆的看着张九辛像一个选择苦难症患者一样,在那些密密麻麻的眼睛里面不断的筛选甄别着,就像一个皇帝正在那里纠结该翻那一个妃子的牌子一样,幸福着,倒也苦闷的慌。

    而最让这些事务所的人吐血的是,这张九辛虽说在每一个眼睛主动说出要跟随他的话后,都看似犹豫的说出了同意的话,但他的眼睛始终死死的盯着位于这些眼睛之中,被众星拱月一般的簇拥着那只拥有着两个瞳孔的眼睛!

    他的目标一直没有变,他此行的目的就是要带这只眼睛离开!

    可即便那些眼睛从他的神色中明白了他的意图,却依旧不曾放弃,苦苦的哀求着张九辛带他们走,那场面,要不是因为他们是眼睛。不是人的话,说不定早就跪在地上求张九辛带他们走了!

    这场景落在我们的眼中,就好像一个学校的校花,放下身段来追求你的室友。都已经快跪下了,而你的室友却无动于衷那般,就搞不懂他为什么不接受她,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而一旁的张天师道士事务所的人,都快要被眼前这一幕。给震惊的几近昏厥了,这么多年了,他们何时看到过眼前这样的场景?

    跪下来求这些眼睛的倒看到过不少,让眼睛求带走的人,还真没有出现过,莫非这就是现代最流行的倒追?

    女追男隔层纱,外加一座撒哈拉?

    “排名第六的怨魂之眼啊,若是能够让我得到,我早就是六星道君!”

    “排名第五的空间禁锢之眼,虽然根据使用者的实力强弱。效果各自不同,但即便是只禁锢那人一毫秒,都可以在对战中去的意想不到的效果,要是这眼跟我……我还怕张亮这个糟老头子吗?”

    “我艹,我在你面前还敢这么说,我先把你弄死再说。”

    “……”

    这第四区域只有二十个眼睛,发话的只有看上去排行前十的眼睛,而其余的眼睛看上去并不是不想发话,似乎是被排行靠前的眼睛给震慑的不敢开口,就一如其下区域的眼睛那般被那溢满了整个空间的眼睛给震慑的连眼睛都不敢睁开。

    而我在那有些像人才招聘市场一般“选我……选我……”的吆喝声中。敏锐的发现了即便是排行前十的眼睛中,还有三个眼睛始终没有开口,其中一道就是张九辛一早就看中的有重瞳子的眼睛。

    而至于其他两只眼睛,一只不断地泛着黑色的光芒。深邃的可以将一切的光线吸收,而另外一只散发着温和的白光,其中蕴含着的蓬勃生机,旺盛的可以让所有看着它的人的身上都有一种暖洋洋的感觉。

    这两只眼睛从一开始就没有把视线放在张九辛的身上,一直盯着在场一个最为帅气的身影……

    而这个人,自然就是我!

    我被这两只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的有些头皮发麻。只能呵呵呵的笑着,将目光转移到了其他地方,心里却深深的埋下了这两只眼睛的影子。

    “好了……聒噪!”

    一声仿佛从很是遥远的地方传来的声音,在我们的身边轰然炸开,将那些眼睛所发出来的音浪直直的化为了虚无。

    所有的眼睛被这一声散发着无尽威严的声音给震慑的颤抖了起来,甚至颤抖的并不是这些眼睛,还有这根矗立了不多久的巨柱……

    那个有着重瞳子眼睛,开口了……

    他的威严,震慑的这片空间都颤抖了起来,这是真正实实的王者之威!

    他一开口,张天师道士事务所的人都跪伏了下去,在第一时间里选择了臣服,我回首一看,在场的人除了我和张九辛之外,都被这话语的威严给直直压趴在了地上,情不自禁的跪伏了起来,似乎只有通过跪伏才能缓解自身的惶恐一般。

    “我的名……为鬼瞳,有人说,我是一种异相,是一种富贵之兆,帝王的象征,也有人说,我是一种短命的象征,因为我只有六任主人,可都没能有好下场……

    我的一任主人叫做仓颉……夺天地之造化,以造字封圣,却被神农氏的子孙认为大逆不道,派兵攻打,生死不知……

    我的第二任主人叫做虞舜……礼贤下士,禅让的圣人,孝顺的圣人,贵为三皇五帝之一,却有着顽父劣弟,倒头来还是落得一个死因不明下场……

    我的第三任主人叫做项羽……旷古绝今,三百壮士破釜沉舟可伐楚,可最后呢……西楚霸王只能在乌江自刎……

    我的第四任主人叫做吕光,混乱十六国,横扫西域的后凉霸王……被阻西域不能西归,终成亡国之君……

    我的第五任主人叫做鱼俱罗,震慑突厥,不敢塞上牧马……最终还是因为我的原因,被遭猜忌,斩首于市……

    我的第六任主人叫做李煜,千古词人,南唐后主,璀璨之星,终究沉沦一杯毒酒……从此世人皆以我为不详……

    我一直在等待着我的的下一任主人,等待着那个不把我视为不详的人出现,等待着那个属于我的眼眶……”

    张九辛站在巨柱之下,眼里突然涌出了泪光,将那黑框眼镜扔到了一边,将手探入了左眼轻轻的一扒拉,一块薄薄的镜片从他手里滑落,跌落在了地上摔成了碎片……

    我吃惊的发现他的失去了遮盖的左眼,居然是和柱子上的鬼瞳一模一样的重瞳子!

    张九辛望着柱子上那颗同样盯着他的眼睛,流着泪,颤抖的说道……

    “欢……欢迎你回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