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九十六章 和我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三百年?”

    张九辛明显是被这老者的话,给吓的不轻,像一只傻傻的猫一般,一脸呆萌的吐了吐舌头,埋着头就退回了我的身后,那双滴溜溜的小眼睛止不住的打着旋儿,很明显是在思考以他的智商能够活下去的年限和三百年究竟是有多大的差距。

    他并没有想多久,这才把自己的目光从那根柱子的最顶端那紧紧的闭着,一看几十上百年都没怎么睁开过的眼睛上移开了,随即如同选妃子一样在第四层的眼睛间来来回回的扫视了起来,已经为自己之后传承的选择做起了准备。

    和张九辛这个看上去就和这张天师道士事务所有不浅的关系不同,我对眼前所谓的瞳术传承并不是太了解,因为以我的视角看去,在我视野里面的眼睛除了形状大小,颜色不同之外,根本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区别好吗?

    要不是现场的氛围比较严肃和庄重之外,我真的会以为在场的所有人围拢在一起,仅仅是为了进行一次3D立体版的大家来找茬……

    此刻我也被这个柱子给彻底吸引住了目光,只不过和张九辛不同的是,吸引我注意力的并不是第三或第四区域的眼睛,而是让张九辛已经觉着不抱任何希望,且位于巨柱顶端的那只看上去就觉得很是与众不同的眼睛。

    而吸引我的并不是这只眼睛所处于的位置,而是那紧闭着的眼睛死死粘合在一起的眼睑缝隙中,所流露出来的气息。

    这眼睛所在的区域有一片令人透彻心扉的如同鲜血染红的斑块,而这斑块,还在不断地扩大,似乎是和那些流露出来的气息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给我一种这些气息在不断的蚕食着这柱子原本的色彩的错觉。

    而那不易察觉但让我感到异常熟悉的气息不断的从那柱子的顶端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慢慢的渗入这方空间,随着时间的流逝,让我越发的感到心惊起来。

    这气息……

    在我的印象中。似乎只有经过了无数次的杀戮才会在举手投足间释放出来的杀伐之气,而这气息尽管很是纯正,但也尤为的稀薄,所以也只有杀过人的人才能敏锐的发觉出来。

    但让我心惊不是这所谓的杀伐气息。而是因为释放出这杀伐气息的……却并不是人,甚至还算不上活物,只是一个不知道为何出现在这里的一只孤零零的眼睛……

    这诡异到不可思议的一幕,让我不由得产生了一阵条件反射般的联想……

    这东西究竟是何等的凶物……

    它究竟经历了多么残酷的杀戮,经过那等残酷的杀戮之后。它曾经的主人们现在又在何方,而又是什么让它如此的沉寂了整整三百年……

    “那……敢问这位前辈,它的历任主人现在究竟在何方?”

    我在一旁思来想去,周围又进行了几次传承之后,还是忍不住的开口询问起来。

    那老者知道我和张九辛还有燕青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并没有因为被我打断了而感到恼怒,而是苦笑了一声:“它的主人么……要么死了,要么觉得驾驭不了它,倒头来还是将这眼睛退换了回来,可这些选择了放弃的人。最终还是落得了一个身死道消的结局,也算是他们利用此眼去杀戮的报应吧,不过是谁在利用谁,又有谁能够说的清呢……或者它一直就没有过主人,亦或是它一直就在等着它的主人出现吧……”

    说完这话后,这老者的眼里出现了令人唏嘘的迷茫,那种宿命轮回的色彩在其中的体现的极其的明显,也对,既然张天师道士事务所选择了守候这份传承,这也就是他们理所应当的命吧。能继承这眼的人莫不是所谓的天骄,万中无一的天才,千辛万苦被培养出来,到头来只换得一个身死道消。岂不可悲?

    “呵呵呵……扯远了,再说了这眼睛也不是你们想获取就能获取的,它为数不多的几任宿主可都是乾坤宗重点培养的核心弟子,他们尚且不能彻底掌握,更何况你们这些小小的道兵……照我看,你们还是把你们的眼睛从你们的头顶拿下来。看能不能带走第三四区域的瞳术再说吧……好了,考核继续,第六十号李天出列!”

    一个男子应声而出,站在传承柱外开始感悟了起来……

    接下来五十多个人的传承过程都较为的大同小异,大部分都没有什么机会去选择,大概这些人是因为我收走了那些阴灵才浑水摸鱼走到这里来的吧,以至于他们只获取了第一阶段的瞳术都高兴的和中了大奖一般。

    这些人之中,只有少部分人让第三四阶段的眼睛睁开了,不过在长时间的抉择中,这其中又有一部分人选择了放弃,退而求其次的选择了第二区域的眼睛。

    这时我才发现第一二阶段的瞳术仅仅是那里的眼睛分出一丝投影映射到接受传承者的眼睛中罢了,可谓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而第三四阶段的眼睛才是真真正正的进入到受传承者的眼睛中,只要传承一个,那就少了一个,怪不得这张天师道士事务所的人列出了考核没有通过,就要收回传承的要求。

    所以到头来,只有几个人选择了接受第三四区域的传承,虽不知道他们究竟得到的是什么类型的瞳术,从那些事务所的工作人员的脸色来看,估计都不是什么太好或者说太实用的传承。

    那个叫张亮的老者似乎是对之前那些人的表现不是太满意,摇了摇头,这才有些期待的看着场上还未测试的我和张九辛,点了点头说道:“第二号,张九辛,出列!”

    张九辛很是兴冲冲的走到了柱子前伸出那双白白胖胖的手,一边拍着那根巨大无比的柱子,一边指着第四区域喊了起来:“喂……那个有两个眼珠子的眼睛,对,说的就是你,跟我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