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九十四章 长满眼睛的柱子
    这个眼睛一眨,一股我无法抵抗的气息,直直的冲着我的体内浩浩荡荡的侵蚀过来,我瞬间有了一种全身上下每一寸都被看光了的感觉。

    包括我衣袋中的那块装有成千上万的残念以及王笛的千年槐木,以及我别在衣服上的斩鬼剑,甚至……我夹在屁股里的那张,我千辛万苦才从燕长弓的手中抠出来的保命符箓……

    尴尬……活脱脱的尴尬……

    换做任何人经受了我此时此刻的遭遇,即便是再能忍耐,脾气再好都会按耐不住内心的如火山爆发一般的发狂……

    不管眼前这个眼睛究竟是属于谁,亦或是这个人究竟是有多强,触碰人隐私和秘密,尤其是我把保命符箓放在屁股里面的事情……是绝对不能让人轻易知道的!

    理想总是义愤填膺到可以只手遮天,但现实残酷到喝口水都要塞牙……

    不知为何,这只眼睛一出现,我全身上下就好像被一双无形的大手将我硬生生的从这片空间里剥离了开来,纵使全身上下在岳家拳功法的施展下,不断地涌出源源不断地力气,但也无法靠近那只死死盯着我的眼睛……

    如果非要形容我此刻的状态……就好像我被这个眼睛给硬生生的传送至了一个类似于镜子一般的空间里面。

    这眼睛……究竟是什么东西……居然有这样神奇的威力!

    “怪了……怪了……之前那些阴灵被你弄到哪里去了,我明明能够感受得到那些阴灵在你的身体外不断地释放着那些他们独有的阴气,但是不管我怎样探查,都没能发现他们的踪迹……”

    这眼睛不断的眨巴着,一道道很是深沉的话语很是突兀的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这是……传音?

    这眼睛究竟是什么来历?

    “啧啧啧……你那千年槐木块倒是一个好东西,只不过我很好奇你为什么把鬼粮和这些稀奇古怪的残念放在其中,而不把那些阴灵放在里面呢?”

    他这话,让我的心脏猛烈的跳动了起来,这槐木块在燕长弓交给我的时候,他曾告诉我这槐木块上有那水鬼的印记。就是道君也没有办法将它给打开……

    而这个眼睛,居然能够看到这槐木块里面究竟有什么……也就是说,这眼睛的主人,至少有道尊的水平!

    道尊……我特么的居然遇到道尊了!

    只不过这道尊把我困在这里。究竟是想要做什么,莫非真的只是为了我之前收服的那些阴灵,就派一个道尊前来……

    毕竟一个省就只有一个道尊,就因为这些阴灵,就出动一个道尊。只能说这张天师道士事务所有些土豪了……

    莫非这阴灵真的有这么的重要?

    “罢了……罢了……这些阴灵能被你得到也算是你的缘分,只不过,你把这些阴灵拿走了之后,在你身后只要没有捏碎参赛证明的人都能够去获取传承了,这够的事务所的那些人头疼了,怎么做是他们的事情,我才懒的去管……我来找你是想要找你帮一个忙……”

    听完他的话,我才知道我收取了这些阴灵对于那些事务所的人,究竟是怎样一件头疼的事,想必他们之所以用这样的方式来克扣名额。那传承应该是挺珍贵的,而如今……

    光是想想就觉得挺幸灾乐祸的……

    而这个人最后一句话,似乎是要请我帮一个忙吧,他一个道尊都不能做到的事,我难不成还能办到?

    “呵呵呵……这件事并不难,你背上那个人……就是我的孙子,我要你在以后得考核中,替我照顾他一下,这么简单的事情,你能做到吗?”

    张九辛是这个人的孙子……

    我被这句话给弄得冷汗直冒。还好我之前因为抄了他的试卷的原因,出于回报顺手救了他一把,若非如此,照我以前的脾气。这样见死不救,还要公报私仇的臭小子,我说不定还要在他的身上跳一曲dangerous不可……

    现在想想就觉得心惊胆战,要是我真这么做了,恐怕我早就被这个一直暗中监控的道尊给打成死狗。

    只不过,我还是不动声色的将额头上的汗珠擦干净后。还是有些疑惑的说道:“你这孙子,靠自己的本事都能走到这个现如今这个地步,比起靠着诸多手段才侥幸走到这里的我来说,已经强了太多了,还需要我守护吗?”

    这个苍老的声音,沉默了一下,这才继续说道:“不瞒你说,我这孙子其他倒还是挺让我满意的,只不过……这小子的脑子有些傻,我担心以他那个在小说里面都活不过两章的智商,参加这些鱼龙混杂的道士考核……恐怕有些困难。”

    他这么一说,我的眼前突然浮现起了之前,燕青给我们出的那最后一道题,谁是年轻一代的最强者的那一诡异的一幕……

    那个时候,这小子不知道是哪一根筋搭错了,居然在上面填上了自己的名字……

    其他的倒不说,光是从这一点,这二楞子完全不会辜负这人给予我的委托。

    我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一个道尊都自降身份来找我帮忙了,我再推脱也说不过去了。

    “老夫,今日就承你这个人情,只要你帮我照顾好他,来日定有厚报,那么……有缘再见了!”

    这话语一落,那双矗立在我的眼前的眼睛瞬间就不在了,我的身体的控制权也再次的回到了我的身上,那种无力的感觉一离我而去,我立刻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也不敢再耽搁了,背着张九辛就往前方死命的跑去。

    楼梯的尽头是一个很是宽敞的广场,看上去更像一个祭坛,一眼望去,有许多穿着道袍的人,都围在这个广场旁,注视着我们出现的方向,而他们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恐怕和阴灵被我带走了脱离不了干系。

    燕青也在那些人中,只是遥遥的冲我点了点头,示意我在原地老老实实的呆着。

    又过了十分钟左右,旋转楼梯的出口零零散散的又走出了几十个人,这才算来齐了,当所有人按着规矩站好的之后,我看见那些事务所的人都是一副要哭了的表情。

    听燕青所说往年的的考核,能有一两个走到最后都算好的了,这次一下子来了几十个,这事务所算是吃大亏了。

    而这个时候,从人群中走出了一个看上去比较像负责人的老者,哭丧着脸说道:“大家好,我是张天师道士事务所的负责人张亮,欢迎你们来到领取第一阶段的奖励……接下来发生的所有事请大家不要慌张!”

    听到他像死了妈一样的声音,我的心都快碎了,舍不得还要装大方,看的我心累。

    不过这人的话虽然听上去不是很舒服,但是说和做毕竟两码事,他的话一落,那个像广场又像祭坛旁的围拢的人顿时忙活了起来,有的在结印,有的在贴符箓,有的在补全阵法,总之当他们在做这些动作的时候。

    他们所围拢的广场亦或是祭坛开始剧烈的震动了起来,随着时间的流逝,震感也愈加的强烈,以至于给我们这些什么都不懂的人一种天崩地裂的错觉。

    在我们这些参加考核的人员的紧张的注视下,那个不知道是广场还是祭坛的东西的正中央突然生出了一道很是宽广的裂纹,这些裂纹越来越大,直直的将地面分裂开来。

    与此同时,一根巨大的柱子在我们的目瞪口呆中,从地上才出现的裂纹中如雨后春笋一般的拔地而起,而更人心惊的是……

    这个要好几个人才能合抱下来的柱子上,密密麻麻堆积着的……

    都是眼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