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九十二章 阴灵
    随着第一声捏碎参赛证明的声响传了出来,就好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密集的咔擦声顿时在我的身边此起彼伏来,弄得我整个身体一下子绷紧了,整个身心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这参赛证明一被捏碎,一道柔和的白光就把捏碎这木牌的人给包裹了起来,再将那些黑色的气息给驱散了开来的同时,也有部分白色的流光渗入了那些人的体内,将他们已经干枯的血肉再次还原成了之前的圆润。

    如果要确切的形容,这白色的光芒,就像一个防护罩一般将捏碎了木牌的人,死死的防御在了其中,不让那些黑色的气息再次对这些人造成任何的伤害,但同样也断绝了他们获取传承的机会。

    所以说,这些人一方面很是庆幸自己已经安全了,但另一方面他们也对自己与那珍贵的传承失之交臂的感到深深的绝望……

    这连门都还没有进入,就有这么多人捏碎了参赛证明,要是进入其中,岂不是放弃的人会越来越多?

    这传承究竟是什么?

    如此的邪门,若是找不到应对的方法,岂不是也得加入这些捏碎参赛证明的大军……

    我很是艰难的抵抗着那些向我前赴后继袭来的黑色气流,连移动一下自己的步伐都有些艰难,再加上在不断被吞噬,不断的被衰弱的阳气的影响下,我连集中起精神都有些困难了,一阵难以言明的倦意像一双不怀好意的手,死死的牵扯住我的眼皮,妄图消散掉我好不容易才聚集起来,用于负隅顽抗的精力。

    这些黑色的气流似乎也有着灵性,在飞速的向我侵蚀而来的同时,居然还在我的手所在的区域空出了一部分,似乎是替我留有余地,这应该是留给我捏碎参赛证明用的,毕竟燕青是带我们来领奖。而不是来组队送死的。

    难不成真的要捏碎这参赛证明?

    我很是不甘的摸着放在口袋里面的参赛证明,若是捏碎,这次的传承就真的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了,连这个传承究竟是什么。我都还没有看见不说,甚至连门都没有进入,就这样放弃了,我真的不甘心。

    真的不甘心啊!

    我颤抖的扫视着四周,周围的一切顿时尽收眼底。在这短短的一会功夫间,除却我的周围又多出了几道光幕之外,一个和周围被这些黑色气流弄得焦头烂额的人群形成了鲜明对比的人,自然也没能逃脱出我的视野。

    这个人就是张九辛!

    张九辛此刻很是轻松的穿梭于人群与黑色气流之间,从他的表情来看,他丝毫没有受到这些黑色气流的影响。

    要不是因为捏碎参赛证明的人过于密集,形成的白色光照对于他的前进,造成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的话,他早就进入那道门中了!

    我很是疑惑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他究竟是怎样做到的。难不成他不会受到这些黑色气流的影响?

    不,不可能,我只是略微的一观察,就发现那些黑色的气流一直再朝着他席卷过去,只不过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他的体表挡住了这些黑色气流的吞噬。

    难不成他随身携带了什么道器不成?

    可若真是这样岂不是对其他的参赛者不公平?

    我死死的咬着舌尖,剧烈的疼痛迫使我暂时的忘记了疲惫,忘记了不断衰弱的阳气,短暂的集中起了注意力,我这才知道了张九辛对抗这些黑色气流的秘密。

    他的体表不断闪现的一阵和那些黑色气流很是相像的黑色流光,这些黑色的流光就在那些黑色气流妄图接近他的身体的那一刻。替他将这些黑色气流给挡了下来。

    这东西……

    似乎是……阴气!

    我一下子明白了……

    虽说我并不知道那些铺天盖地的向我席卷而来的黑色气流究竟是什么东西,但我还是能感受到这些东西的本质依旧是阴气,所以我们理解上的阴气在一定的程度上是同宗同源的……

    也就是说,只要将阴气释放出体外。就能在一定程度上削弱这些黑色气流对我身体的伤害。

    一想到这里,我立刻深吸了一口气,调动起了身体内有些紊乱的内息,按照岳家拳功法,将其统统鼓动起来,双手握拳。将阴气和阳气逼近丹田后,将在我体内不断涌动,炽热的像一个小太阳的阳气硬生生的逼进了丹田,这个人一下子有了一种全身上下都泡在一桶温水中的舒适感,我的精神为之一振,但这并不是我想要的目的,我随即怒吼一声,让运转的越发疯狂的内息将仍活动在我体外的阴气,猛的一下,逼到了我的体外,在这一刻,一股尤为冰冷的感觉,快速的蔓延至了我的全身。

    与此同时弥漫在我的周围,原本对我造成了不少麻烦的黑色气流给我带来的压力瞬间消散一空,我绷紧的像一块木头的身体这才放松了下来,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也不敢耽搁,紧随着张九辛的脚步,就往大门后冲去。

    一进这扇大门,那种阴冷的感觉更是铺天盖地的朝我袭来,恍惚间,我就像陷入了一片完全由这些黑色气流组成的泥沼,瞬间不得动弹,被死死的束缚在了其中。

    这突如其来的状况,让本以为将阴气释放出体外,就可以畅通无阻的我,一瞬间发懵了。

    在这黑色气流组成的海洋中,我彻底迷失了自己的方向,就听的咔擦咔擦的声响传来,我体外的阴气屏障瞬间溃散了……

    完了,完了……

    “这些黑色气流是一种怨气组成的阴灵,最喜欢吞噬阳气和同化阴气,我能帮助你的就这么多了……”

    这声音……

    应该是燕青的没错……

    阴灵么……

    我颤抖着抹了点鬼精华在眼皮上,才发现这周围弥漫着的,哪里是什么黑色气流,分明是一个又一个不断地蚕食着我的周围阴气的鬼脸!

    这些东西归根结底居然都是怨气!

    不过在知道了这些东西的本质之后,我心里反而放松了下来……

    因为我的体内有一样东西,可是这些怨气的克星!

    我嘶吼着,尽力鼓动起全身的内息,将隐藏于我经脉里面的那缕岳飞英气给硬生生的逼了出来,大声嚎叫了起来:“尔等宵小,给我死来!”

    这缕英气一出我的体外,就化为了一个银白色的漩涡,将周围如同海洋一般的黑色气流统统的吸扯了进去,只留下一阵来不及消散的哀鸣和我震惊莫名的表情……

    就这样,结束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