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九十一章 突变
    奖励……

    一听到奖励这两个字从燕青的嘴里蹦出来,我的整个心神都振荡了起来,莫非会是什么道器和功法之类的东西?

    说实在的,对于现在的我而言功法那些东西都不是太重要,毕竟光是之前所获得的岳家拳和很久之前从兰姐手中得到的那门万鬼嗜心法,都够我研究好长一段时间了,再得到的功法其实对我的实力并没有多大的增幅……

    相反若是能获得一些道器,那对于我而言真的可以算得上如虎添翼了!

    第一阶段通过的名单被张天师道士事务所的工作人员贴在一旁的墙上,但我并没有挤进人堆里去看,毕竟我可是满分通过的人,我都没过,那这个地方的人恐怕也没有谁能够通过了。

    燕青在这个时候倒也没有自顾自的离开,而是站在一边等着那些通过考核的人都出来之后,这才冲我们点了点头,调转头朝事务所的深处走去。

    这次被分到张天师道士事务所的人,据我不完全的统计,没有个一千,也有个八百吧,仅仅是经过了一次考试的筛选,参加考核的人数就只剩了两三百人了,这倒不是因为他们没有考过。

    这些被淘汰了的人,有大部分人都是因为在之前的那血流成河的场景给刺激的有些精神分裂了,要去医院里进行治疗,对于他们而言这次的考核已经没有必要再进行了,比起考核,命还是要更重要一点。

    燕青自然不会管那么多,那些人继不继续考核和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就算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他,他也不会因此受到任何的困扰,因为所有人刻骨铭心的那个名字是张九辛,而不是燕青。

    燕青带着我们在这个道士事务所里面七绕八绕,并没有走任何的正路而是一直挑着一些幽深的小路走,但大致的方向一直是朝着事务所的东南角,这是要带我们去哪里,莫非真的带我们去所谓的藏宝物挑选宝物?

    一想到有这种可能,不仅仅是我,我身边那些眼神原本有些黯淡的考生,眼神中隐隐约约冒出了一丝名为激动的光芒,连带着脚步都轻快了起来。

    不过让我有些疑惑的是,在所有人中有一个人一直都保持着风轻云淡的表情,这个人自然就是在我眼中一直颇为神秘的张九辛。

    我不动声色的挪动了一下我所处在的位置,悄悄的出现在张九辛的身边,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此刻的张九辛还有些精神恍惚,被我突入其来的一拍,给弄得一个激灵,抬头一看,发现是我,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之后,又继续往前面走去。

    “张九辛……我数到三,如果你还不回来,我就叫燕青以你的名义再去做一些好事出来……反正你现在名声都臭了,索性我帮你再添一把火!”

    张九辛原本丝毫不在意,继续往前走的身形被我这一话,弄出了一个激灵后,这才很是无奈的看着我:“你要干嘛……大哥,我已经被你们燕家弄得够惨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说着说着,这个可怜的孩子迷茫的眼神中,突然流出了大滴大滴的眼泪。

    看来这个孩子被燕青折磨的不浅啊……

    不过我还是把我想知道的说了出来:“我只是想问一下,这燕青究竟是想要把我们带到哪里去,他所说的奖励又是什么,莫非是要给我们道器或者功法?”

    “功法……道器?”张九辛听到我的话,突然嗤笑了起来,“若真是给你们这些,岂不是降低了张天师道士事务所的身份,张天师道士事务所虽然只是乾坤宗名下产业,但也不是随便一个杂鱼组织就能够相提并论的……每一个能够进行精英考核的场所,都有其独特的传承,那东西可比功法和道器好多了……”

    传承?

    我心一惊,立刻穷追不舍:“这里是有什么传承,想要获得这些传承又有什么主意事项?”

    这张九辛楞楞的看了我一眼,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你是傻逼吗……我要是知道的这么详细,我还用来考核吗?”

    我被张九辛的话说的很是尴尬,挠了挠头,也不再说话了,只不过在内心里,对那即将到来的传承生起了一丝渴望和向往,这传承究竟是什么?

    又跟在燕青身后,走了十多分钟之后,这才在一个类似于清真寺的建筑外停了下来,这一路走下来,给我的感触颇深,这张天师道士事务所的占地面积不可为不大,估计有一个几十百把公顷,如果没有一点特殊的手段,我真不敢相信这事务所是怎样隐藏于市井之间而不被人发现的。

    不过燕青也没有给我过多的思考时间,推开身前的门就一声不吭的走了进去,这门一打开,一股阴冷的气息很是突兀的扑面而来。

    而这气息,不光光只只是透过我的皮肤往骨头缝里面渗去,些微的眯起了眼睛,甚至可以还看到一条条若有若无黑色气流透过那被燕青推开的大门朝我们袭来,下一刻更是如同附骨之蛆一般缠绕到我的身上,死死的朝我的体内袭来,与此同时,一股难以用语言形容的困意猛然间爬上了我的心头。

    这……

    我的瞳孔迅速的放大起来,这种熟悉的状况,似乎是我的阳气被这莫名的黑色物质给吸走了……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我有些艰难的回过头,看向我身后的那些人,才发现这股黑气凝聚起来,发散的像一片接连不断的黑色雾气,直直的笼罩在我们的周围,只要被着黑色雾气所侵蚀的人,都仿佛失去了力气一般,甚至有几个人一下子软到在了地上,口吐鲜血,脸上的血肉都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枯了下去。

    而这个时候,燕青的声音从那道敞开的大门中传了出来……

    “若是坚持不住,那就把手中的那块参赛证明捏碎,就视为自动放弃这次获取传承的机会……自然,你们也就安全了!”

    燕青的话一落,一阵咔擦咔擦的声音便从我的身后传来……

    有人捏碎了参赛证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