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九十章 我带你们去领奖
    果真如此……

    接下来的十分钟里面,我一直处在被张九辛的高度表扬中,说什么,我是新世纪最迫切需要的人才,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具体表现,是加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建设必不可少的催化剂……

    他越说越激动,说到最后,甚至以考试直接通过为要求,让所有的考生都站起来鼓掌,为我此刻的行为发出最违心的赞美……

    在这大起大落之下,最先承受不住的就是我的耳膜,此起彼伏,堪比死了妈以后的呐喊的尖啸,一浪更比一浪强,弄得我的耳朵里面不断地传出嘤嘤嗡嗡的声响,只能在一旁呵呵呵的傻笑。

    不过在这个过程中,我总算是明白了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了……

    此刻正满意的站在考场中央,一脸笑容的看着手中的试卷,尤其是看着最后一道题的选项的人的名字,其实并不叫张九辛……

    因为在之前他开着那辆劳斯莱斯,督促那辆写着欢迎陈斌回家字样的运尸车将我送到这个考场的时候,曾经告诉过我,这张试卷是他出的。

    而我之前焦头烂额,只能靠翻卷子来掩饰自己焦灼的心情的时候,在卷子第一页发现了一个让我大吃一惊的消息……

    出题人的名字叫做燕青!

    所以说这个动不动说出我张九辛怎么怎么的人的真名,其实是叫燕青!

    而更让我惊骇欲绝的是,我让王笛吞掉那个戴眼镜的二愣子的试卷的时候,那张试卷上的名字上,似乎是叫张九辛……

    张九辛,张九辛……

    也就是说这个考场里面此刻发出了诡异的一幕……

    所有人都深痛勿绝,都在等着考试通过后,回家找关系想要弄死的张九辛,其实不是张九辛,而是叫做燕青。相反从一直开始就被燕青打的像一条死狗,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和在场所有人一样。同是天涯沦落人,相见何必曾相识的人,才是张九辛!

    至于燕青……

    这个人从名字看似乎也和燕天一样,是燕家的人!

    这也是为什么他会在开车来专门接我一个人,为什么会安排我坐在张九辛的旁边。为什么在发现我作弊后,并没有彻彻底底的剥夺我继续考试的权利……

    只有一种可能这燕青是受了某人的委托来照顾我,让我能够顺利的通过考核,而会想出这样无厘头的办法来帮助我,而且又像雷锋一样置之事外的人,只有可能是燕长弓!

    燕长弓,尼玛逼!

    我暗暗的痛骂了一句,将目光转移到在地上如同蜈蚣一样艰难爬行着的张九辛,不由得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我终于想明白了这货在知道了我的师父姓燕之后,瞬间开始变脸。还要勒索我一百万的怨气,究竟是从哪里来得了……

    毕竟一个不明真相,坐的正,行的端的人,被一个人莫名其妙的冒用身份去随地大小便,为所欲为,可偏偏自己骂又骂不赢,打又打不过,身份还被强压一头,最后被打成一条死狗不说。还落了一身的麻烦,此真乃人生之大不幸哉!

    再想到这个二愣子明明知道这个人叫燕青,他出这道题的目的就是要让所有人选他,可这个二愣子偏偏就不选他不说。也不知道是这么想的,就特么的像脑子抽了一样,居然把自己的名字给选了上去……

    那场景光想想就觉得好笑,要不是看到他现在的模样实在是太惨了,我非要站在他的面前好好的笑个够不可。

    这个时候,燕青也把试卷收齐了。拿出对讲机叫了几个工作人员,让他们去收拾这个血流成河的烂摊子后,这才领着我们走向一旁的医务室,说给我们半个小时的时间休整时间,再进行下一次的考核。

    虽说在场的所有参赛者的身上都有着或多或少的伤,但这些伤不管再重,对于道士的手段而言都不算什么,只要还有气,没有当场暴毙,都能够被救回来。

    这里毕竟是一个可以举办精英道兵考核的道士事务所,这点小事倒真算不上什么,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张天师道士事务所会纵容燕青为所欲为的原因。

    这半个小时的休整,让在场所有人都恢复了一个七七八八,尤其是那些被打半死不活的人,总算是可以喘上一口气了……

    说实在的,这张天师道士事务所虽然行事手法比较暴力,但是医疗保障方面真的没有什么说的,至少他们发放的鬼精华的疗效要比我之前服用过得都要好的多,服下之后,身上的伤几乎是转瞬间就恢复的差不多了。

    因为我受得伤最轻,并不需要用深度睡眠来进行疗养,在时不时睁开眼睛的假寐中,我看见之前那几个进来劝导燕青不要用暴力的手段进行体罚的年轻人趁着燕青离开这个地方的一小会儿功夫溜进来,将一个圆溜溜的小药丸递给了张九辛之后,并帮助这个已经被打的基本上半身不遂的可怜孩子服下之后,这才悄悄的走了出去。

    这个药丸,我很是熟悉……

    因为这是阳气丹啊!

    我艹,这张九辛究竟是什么来头,受个伤居然还能让张天师道士事务所的人送来阳气丹给他疗伤?

    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除了我还有一些隐藏着,从始到终都不曾作弊的学霸之外,大多数被燕青给践踏过了的人,虽然被鬼精华给治好了身体上的伤,但精神上的创伤可不是鬼精华能够轻易的医治好的,以至于他们此刻的眼神里都是空洞洞的一片。

    尤其是坐在我旁边的张九辛,一直以四十五度角仰望苍穹,嘴里老是莫名其妙的发出一些没有任何意义的话语,这可怜的孩子多半是被打傻了。

    而这个时候,不知道去哪里晃悠了半天的燕青走了进来:“第一阶段的考核以进行完毕,在第二阶段的考核进行前,我们会对通过第一阶段的人进行奖励……现在由我带你们去领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