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八十八章 你是不是有病啊
    那个戴眼镜的二愣子,有些手足无措,很是尴尬的看着站在不远处同样有些发愣的张九辛。

    “等下……你刚才说的什么,我似乎没有听清楚?”

    那个戴眼镜的二愣子,看着似笑非笑的张九辛,摸着自己的脑袋很是尴尬的说道:“我的试卷不见了……”

    “不不不,不是说的这一句,而是你最先说的那句话……”张九辛说着说着,呵呵呵的笑了起来,看上去很是人畜无害,“不紧张,好好想一想……”

    那个戴眼镜的二愣子,一下子有些发蒙了,毕竟这个张九辛可是有些表里不一的,笑的越是开心,其皮囊之下包藏的就越是祸心,他有些发抖的看着一旁墙上那个还在那里不断的吐血,估计已经吐了两升左右的男子,已经另一个已经深深的埋进了墙里,估计36d已经被改造成了飞机场的美女,嘴唇不断地颤抖着,半天都没有发出声来。

    最后在张九辛伟岸的身躯和那堪比旭日一般的笑容给压迫的直接哭了出来。

    “我最初说的是……考官,我要交卷……”

    张九辛开始很是饶有兴致的听着他的话,一脸慢慢说,没关系,说出来我就不会打你的表情,但等那个戴眼镜的二愣子说完话后,他的脸色陡然变冷,一巴掌就向那个戴眼镜的二愣子拍去,直直的将那货给拍飞了好几米。

    “那你是猴子请来的逗逼吗……你是来搞笑的吗……我张九辛是这么让你逗着玩的吗……我艹,我的倔脾气,你都把我气的这么厉害了,你还在我面前站着?”

    那个戴眼镜的二愣子被张九辛劈头盖脸的话语,弄得都有些精神失常了,扑通一下就给跪了……

    “我艹,男人旗下有黄金,你特么就这样给我跪下了,你特么的是不是有病啊!”

    那道跪着的身影全身颤抖了起来,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哆嗦了几下之后,直接趴在了地上。

    张九辛简直无语了,一脚将在地上崎岖的像一个鸵鸟一样的二愣子给踹回了一旁,随手抓起一张桌子就向他砸了下去。就听的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脆响,这个桌子顿时就四分五裂了,而那个戴眼镜的二愣子直接被砸的鲜血直流,场面那个血腥。

    这个时候,张九辛也不管那么多。擦了擦手上的汗水,将在地上趴着像一条死狗的二愣子给拎了起来,像拖尸体一样,直接拖回了他的位置。

    这个戴眼镜的二愣子直接趴在他的桌子上,支着个满是血液的脑袋,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眼睛不由自主的转动,看上去应该正在数星星……

    “太特么的气人了,我又没有催他教试卷,他要第一个来交。我要收的时候,他又给我说,他的试卷掉了,我叫他去给我把试卷找来,他居然在原地站着不动不说,最后又跪又趴,就特么的不去找卷子,这人不会是脑子有毛病吧,这么会遇到这样的垃圾……”

    他的话一出,所有人的表情一下子僵硬下来。隐隐约约有了名为愤怒的光芒,试卷也不做了,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张九辛。

    张九辛似乎是察觉到了所有人脸上的表情,有些歉意的笑了笑:“对不起。我不是说他是垃圾,而是说在场的诸位对于我而言都是垃圾……我就是这样的桀骜,觉得不爽来打我啊,去向张天师道士事务所去投诉我张九辛啊,我张九辛把话就撂在这里了,谁不去投诉我。就是鳖孙!”

    能参加精英考核的道士,大部分家里面都是有钱有势的主,哪里受过这样的气,张九辛极其嚣张的话,很是触动了部分人的逆鳞,甚至有的人站起来似乎就要发飙。

    而张九辛见到这一幕,只是轻蔑的一笑:“离考试结束还有五分钟……”

    在场的所有人的气势一下子都焉了,慌忙的抓起笔,奋笔疾书了起来……

    因为不管受到了再不公正的待遇,考核不过这三年的努力可就白费了,自己要来考的试,跪着也要考完……

    不过他们应该都会记得张九辛这个名字,等这次考核完,这人的麻烦恐怕不会少。

    因为考试就快结束了的原因,绝大部分因为看热闹,没能做到几道题的人甚至嚎啕大哭了起来,整个考场顿时笼罩在一片凄凄惨惨戚戚的氛围中。

    自然重压之下,必有勇夫,铤而走险,开始了作死的作弊之旅,然后这些敢于反抗强权,敢于只是惨淡的人生和淋漓的鲜血的人,就这样踏上了不归路,最后都毫无疑问的被张九辛一个接着一个的拎了出来,打成一条条类似于死狗的不明物质之后,横尸是考场中央。

    整个考场到处都是粘稠的鲜血,一副屠宰场的模样,血腥至极,毫不夸张的说,这个考场已经血腥到甚至我移动一下脚,都感觉到黏黏糊糊的模样。

    但现状又和还没有考试之前那般,又有了诡异的重合……

    还是有两个人像出淤泥的莲花一般,遗世独立于这片弥漫着血腥气息的考场,这两个人都没有在答题,都在做着和考试没有任何关系的事情。

    其中一个人自然就是那试卷不见了的二愣子,正在自己座位周围像死了妈一样翻箱倒柜的找着自己的试卷。

    另一个人自然就是在那个戴眼镜的二愣子要交卷的时候,让王笛把他的试卷给吞了,顺理成章的做完了试卷的我。

    我很是满意的看着眼前在之前说我有缘,却还要坑我一百万的人如此落魄和血淋淋的现状,心里那个高兴啊。

    不过也没有显露在脸上,而是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考官,我要交卷!”

    我踏着轻快的步伐走到了张九辛的身边,将试卷递给了他,看着在不远处心如死灰的二愣子,心里别提有多爽了。

    张九辛仔细的翻看完我的试卷,冲我笑了笑:“小子不错啊,居然是满分,不枉我之前派专车等你。”

    我听到他这话,一下子想起了那辆写有“欢迎陈斌回家”字样的运尸车,整个人差点就给跪了。

    而这个时候,张九辛将试卷递还给我,示意我坐回原位,清了清嗓子说道:“如果真叫你们交试卷的话,估计你们没几个能够通过考核,那这样吧,我给你们加一道,答对了就算你们过怎么样?”

    说完这话,张九辛也不管在场所有人的反应,在考场的黑板上写了起来……

    “请选择,在当今道术界,年轻一辈的人中,最强的人,究竟是谁……A燕天,B燕青,C张九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