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八十六章 杀鸡儆猴
    张九辛的话一出,其余的所有考生都还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反应,都只是在心里默默的替这个小子默哀。

    毕竟精英道兵的考核是三年一次的,这次失效后,他就得再等三年了,简直比高考落榜,然后继续复读都还要悲剧,至于那个所谓的惩罚,我们都没有太过于的放在心上,就是一个考试作弊,会有多大的惩罚,难不成你还要将这个人打得半身不遂不成?

    可就在这个时候,考场紧紧关闭着的大门一下子被撞开了,进来了几个穿着道袍的人,应该是从监控上看到了考场里面的变化,所以这才匆匆忙忙的赶过来的,这些道士都比较年轻,看上去都比较桀骜,但一走到张九辛面前的时候,整个人都焉了下来。

    但看着张九辛手上的那个人的相貌后,这几个人的表情再次变得很是难看了下来,走到张九辛面前很是低声下气的说道:“燕……”

    “老子不抽烟,老子张九辛在主持考试,最讨厌的就是有人来打扰我,如果没有什么和试卷考题有关的事情,麻烦请给我滚出去……不要打扰我杀鸡儆猴的雅兴!”

    这几个人忙点头哈腰的称是,看着张九辛手中被死死的掐着脖子,脸色都一些铁青了的男子,再次犹豫的开口了:“我们张天师道士事务所有一条规定……就是不能以自己职务之便来体罚参赛者,而且这个这个人是我们事务所一个执事的孩子,能不能……将他交由我们来处置……”

    他们越说到后面,声音越小声,因为他们看到张九辛本来呵呵笑着的脸上,慢慢的浮现出了一丝阴鸷……

    当他们硬着头皮把话说完的时候,张九辛的眼睛里慢慢的浮现出了一丝很是明显的红光,这些人一看见他眼里的红光,原本站的很是笔直的腿,一下子打起了哆嗦。突然齐齐的软到在了地上,也不敢多说话,连滚带爬的朝着来的时候的大门冲了出去。

    这几个人一走,我很是清楚的看道张九辛眼睛里面的红光顷刻间消散了。笑容再次的回到了他的脸上。

    他呵呵呵的笑了起来:“看来我之前是没给你们讲清楚,其他的地方我管不着,但是在我监考的地方要是发现有人在我的眼皮子地下作弊的话,会让我很生气的,我一生气这后果回事很严重的啊……看来我张九辛是太久没有发火。以至于有些人都开始做出这些在老虎脸上拔须的事情了……”

    这个时候,考场上方的喇叭里面传出了广播声打断了张九辛的话:“考官,张天师说事务所内不能进行体罚,否则……”

    张九辛的话被打断了,很明显有些愤怒,将空出来的一只手伸了出去,从一旁拿了一张凳子冲着那个喇叭就死死的扔了过去,在这凳子将那个喇叭咋了一个稀巴烂之前,大吼了一句:“我是考官我喜欢怎么办就怎么办,我管你是谁。都给我滚尼玛逼!”

    说这句话的同时,他死死的掐住那个男子的手上突然浮现出了一阵黑色的光芒,但这黑光只是一闪而逝,下一瞬间这个因为作弊而惨遭毒手的男子,就出现在在了一旁的墙上,不,准确的说,应该是陷入了一旁的墙上,整体看上去就和一个浮雕没有任何区别,只不过这个浮雕的眼睛还在滴溜溜的转着。惊恐的不行。

    做完了这一切,张九辛拍了拍手,冲我们笑道:“小插曲,小插曲。继续考试吧,你们也不要只是看到我暴力的一面,其实我张九辛只是一个正直,为了给你们营造一个公平公正公开的好环境好氛围的好男儿,温柔起来也是一枚安静的美男子,大家不要被我的表面所迷惑咯。你们作弊没关系,但要高明哦,只要被发现了……下场可和他一样哦~”

    顿时全场寂静,只有了奋笔疾书的声音……

    我一如既往的焦头难额,而这时我的耳畔传出了一阵细微的声音。

    “嘿,你知道这人为什么特别讨厌人作弊吗?”

    我摇了摇头。

    “他以前有一次参加职位晋升考核前,负责人在给所有人开动员大会的时候,声称希望看到一次没有作弊的考试,然后把这个事情全权交给当时作为道术一班班长的他,他让所有人的人表了决心,并决定在考试的时候,以身作则……

    结果所有人都躲在后面考作弊考过了,而他一个人坐在第一排,没有考过……当时就只有他一个人没能晋升,哈哈哈,这件事情对他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所以他以后只要能当考官就一定回来当,就是想把以前的冤屈报复回来,哈哈哈哈哈——”

    说到这里,我正准备微笑一下,表示我的感受的时候,他突然遏制不住的大笑了起来,只不过还没有笑高兴完,就被一团突如其来的黑气给直接的打翻在了地上,耳鼻喉间止不住的冒出了大股大股的鲜血……

    安静下来的考室,一下子变得寂静,所有的考生来都尽力屏住呼吸,尽量不发出那怕一丝一毫的声音。

    “笑那么开心,是不是才作了弊?”

    “没有,真的没有……哥,以我的水平,哪里需要作弊啊!”这个二愣子的眼睛都不知道飞哪里去了,也不敢去捡,就这样趴在桌子上,一边干湖不清的解释,一边抓紧时间写了起来。

    “那倒是,所以你要小心一点哦,这次只是提醒你一下下,不要做和考试无关的事情,否则你会后悔的哦……”

    说完这句话后,张九辛也不管我身旁这个人,自顾自的朝考场另外一个区域走去。

    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我很是艰难的吐了一口唾沫,这要怎么半啊,要是考不过,那就是真的麻烦了!

    张九辛这一手,弄得我真的有些心虚了,说真的,他的监考简直比高考还难,高考时的时候,我还飘了我座位旁边的那个人的选择题,而现在,我连侧身子都不敢了……

    “第一题,画符的时候,要根据所画符的特性,默念急急如律令,并心神合一,找适合此符的神衹来借力,如太上老君,元始天尊……并要按时祭拜,成功几率才越高!”

    这……

    这声音居然是王笛发出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