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八十五章 作弊的惩罚
    我艹,要不要那么坑。

    我看着摆在我面前的试卷上,白纸黑字的写下的那些题,心顿时拔凉拔凉的,就连肠子也都悔青了……

    这些在试卷上的题在我之前翻我旁边那个混小子桌子上面的书上面都有不说,而且还是被一条有一条加深的实线给够了出来的。

    也就是说,他之前表现出来的那些胸有成竹的原因,根本就不是因为他能背下那些知识,而是因为在考试前他就已经知道要考哪些题了……

    也就是说,他压根就不是学霸……

    而是一个走后门的人渣败类!

    我艹,怪说不得敢给我开下包我必过的海口!

    其实让我最为愤慨的并不是走不走后门的事,而是之前我明明把那些题看完了的,却被脑子里面的思维定式给左右了判断,因为往往在书上勾的明明白白的题,永远都不会考啊,你这样一弄,彻彻底底的把我给弄懵圈。

    一道没记住,让我怎么考?

    我看着我旁边那个戴眼镜的二愣子在那里奋笔疾书的模样,心里一阵心急如焚,难不成我一会儿要交白卷?

    要是交了白卷,第一阶段的考核都没有过,被燕长弓打死都还好算好的,要是以为这个就被阴室判定为考核失败,直接将我给抹杀了,那就真的死得冤枉之极了。

    我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第一道题。

    “请写出在画符的时候,如何和天地进行沟通,进行借力的要点。”

    我绞尽脑汁的想了起来,这道题应该是在那本《如何画得一手好符》的第三页,因为这是第一章,我只潦草的翻了一下,压根就没有过脑子,仅仅是因为第一次翻,有点兴趣,把那标题记到了罢了。

    这……

    说实话。我哪里知道画符还要和天地进行沟通,还要像他们进行借力,不是只要用黑狗血加朱砂笔画好后,想什么时候用就什么时候用。要用的时候就直接贴上去就好了啊,哪里需要这么麻烦,燕长弓燕大上官紫冷他们不都是这样用的吗。

    到底要闹哪样,头疼。

    我想了半天,没有任何思路。只好继续看下去。

    “关于恶鬼……”

    我心一喜,立刻回想起厉鬼分类上恶鬼的定义……

    恶鬼,死前做尽坏事,死后无法投胎,化为恶鬼继续害人。

    此类鬼魂超度有损阴德,必须将其斩杀,常出现在夜间的巷子一类,人们走夜路的时候很可能会被他拖进巷子,被以极为残忍的方式杀死。

    我刚想写下去,才发现这道题是……

    “关于恶鬼的作用。写的越多越好。”

    我艹,要不要这么坑,我难得有一道能够做出来可以勉强擦到边的题,你就这硬生生的把轨迹给我更改了,这完全就是在我没有防备的时候将我活下去的最后希望给硬生生的灭了一个烟消云散了。

    我一脸怨恨的看着这张试卷,以极其快速的方式往下面翻着……

    “请描述,如何在炼器的时候为道器赋予灵性……”

    我只学会如何炼出来进行坑蒙拐骗,把阿尼玛当做阿玛尼来卖高价,跳过……

    “请描述,墓穴的龙首该如何判断……”

    大哥我鬼吹灯都没有看完。怎么会知道盗墓的知识啊,跳过……

    就这样审题的过程,异常快速,简直就和翻书没有任何区别。只不过我发出的那一阵阵哗哗的翻卷子的声音,让整个考场一下子变得尤其的混乱,所有人都加快了速度,拼了命的写,那突入起来的变化,让站在整个考场的中央的张九辛。一时间有些乱了阵脚,开始缓缓的巡视了起来。

    当周围的人都像死了妈一样,拼命的答题的时候,我身边那个带着黑框眼镜的二愣子,依旧是在那里不急不缓的答着题,虽说他的答题频率很稳定,但是第一页试卷就快要写完了……

    我看着离我的距离越来越远的张九辛,下意识的看向了坐在我身边的那小子,产生了要作弊的念头,虽然我知道作弊这种方法是不可取的,是没有社会道德的,是对那些努力背书却依旧考不及格的人的侮辱,但没有办法,我过不了这条命就完了,连命都没了,还讲你妹的道德啊……

    我一边小心翼翼的打探着张九辛的踪迹,一边神不知鬼不觉的缩短了我和那小子之间的间隔,很快的偷瞄了一眼,记了一个大概,快速在在试卷上写了起来,正准备再去看第二眼的时候,我的身边传出来一阵震耳欲聋的叫骂声……

    “我艹,在我张九辛面前,你特么的还敢作弊,想死的心慌是吧!”

    这话语间,毫不加掩饰的杀意,让我浑身就是一僵,没坐稳,扑通一下就给跪了……

    有没有那么倒霉啊,只是在人群中多看了一眼,就被发现了。

    完了完了,死定了……

    而就在这时候,一阵惨叫传来,将本来因为张九辛的话给震慑的鸦雀无声的考场,一下子渲染的尤其恐怖和凄凉……

    我死死的咬紧了牙关,却没有等到预料中的疼痛,慢慢睁开紧闭着的眼睛的时候,才发现原本只有张九辛一个人所在的考场中央,突然多出了一个不断抽搐的男子,而这个男子的脖子还被张九辛给死死的掐住……

    原来被发现的不是我啊……

    我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一脸黑线的地上颤颤巍巍的坐回了座位上,我四下探查了一下,才发现我考场里面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张九辛和他手中的那个人给彻底的吸引住了,压根就没有人注意到我……自然除了坐在我身边,嘴角不断抽搐的那个戴眼镜的二愣子。

    我坐稳了之后,这才看向在考场中央的那两个人,这两个人表情都异常的狰狞,张九辛是狰狞的有些抽搐了,而被他死死的掐住脖子那位男子已经抽搐的开始违心的狰狞了……

    “敢在我的监考的时候作弊,还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那我就判处你这次精英道兵考核失败……三年后再来吧,然后你成功的挑逗起了我的怒火,我得好好的想一想该如何处罚你,以示警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