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八十四章 考试
    他一边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做着眼前的一切,一边得意洋洋的看着我,就像做出这些事情的人,不是他一般。

    “走啊,还在那里愣着干嘛,难不成你不想考试吗?”

    我身体很是抗拒,但嘴巴却很是诚实的说道:“不想。”

    “不想也得想,在这个地方,就是我张九辛的天下,老子出的题,你敢不考,那你也不用去参加考核了,直接给老子滚蛋。”

    他也不管我的反应,不由分说的拉着我就往我对面的建筑里面走去,走到那块写有张天师道士事务所的牌匾旁的时候,他突然在我的目瞪口呆中,一手将它给扯了下来,随手扔到了一边。

    “没什么,我就是看它不顺眼,下次叫他们重新做一个就好了,我张九辛就是这样的任性!”

    很快我就被带进了这座名为张天师道士事务所的建筑,这建筑从外面看起来并不大,但里面却尤其的宽畅,想必这建筑里面,也有鬼迷心窍的存在,不然在城市中这些寸土寸金的地方买下这么大一块地而不被普通人发现其作用,恐怕有些困难。

    被张九辛带着七绕八绕的走了一圈后,这才进入了一个类似于礼堂的地方,推开门,一走进去,我就被里面密密麻麻攒动着的头颅给弄得有些头皮发麻,这盛况分分钟秒杀了我这个密集恐惧症患者。

    而张九辛见怪不怪的径直走进去,见到我有些发愣的站在门口,脸上的表情有些稍显无奈,不过还是回过了头,将我一把拽了进去,狠狠将我推到了一个还没有人落座的位置。

    我被这股大力给踉踉跄跄的跌坐在了那位置上后,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才发现那些人头为什么在那里不断攒动的原因了……

    这当然不是对我亦或是张九辛的到来表示欢迎,而是因为他们正在争分夺秒的看书……

    看书?

    这考试还需要看书?

    我有些发蒙了,顺手从旁边的那个人的桌子上堆成一个小山的书本里。抽出了一本书。

    这本书的名字叫做,如何简单的看出一个地方的风水。

    我随意的翻了翻,只见上面写着的都是一些,什么叫做龙抬头。什么叫做二龙戏珠,怎样感受紫气东来……

    就这样寥寥草草的看了几页,我的脑袋就要爆炸了,让我记都记不住,更别说理解了。

    我再次认真的审视着我身边那个带着眼镜的书呆子桌子上的书。从上到下依次是《论如何画的一手好符》,《如何对道器进行保养》,《道士必须知道的常识》……

    真的要考这些?

    不要吧,我连道士手册和厉鬼的分类都记不着,你还叫我临阵磨枪记这些?

    看着周围各式各样的面孔,有的紧张,有的哀莫大于心死,有的激动的就像死了妈一样,他们都在那里一刻都不敢放松,争分夺秒的看着眼前的书。说夸张点,他们甚至都恨不得将自己脑子里面的东西给全部挖出来,把这些书给硬生生的塞进去。

    但在这成百上千的人中,有两个人是超凡脱俗的例外,其中一个人淡定的令人神魂俱裂,那忧郁的眼神,简直就是众人心目中的猪肉王子。

    另一个人更是令人发狂,眼神里的那抹胸有成竹,简直可以让在场的所有人,自惭形秽到随便找一块地方硬生生的撞死。因为在场的所有人都被他硕大无比的黑框眼镜下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闪烁着的嘲讽,以及对智商彻彻底底的压制,打击的心力交瘁。

    而更巧合的是,这两个人居然还坐在了一起。

    就在众人还在那里争分夺秒的死记硬背的时候。这两个与众不同的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拍了一下桌子。

    “考官,可不可以开始考试了!”

    这两声不屑的话语,让在场所有的人给弄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好,好。有我当年的风范,我张九辛,最看的起的就是这样有勇气的人,来人啊,把书全部给我收了,发卷子!”

    听到张九辛这个名字的时候,那个一脸胸有成竹,带着眼镜的人的嘴角很是突兀的抽搐了起来。

    不过这也仅仅是一瞬间,他就恢复了常态,扫视着坐在他身边的人,饶有兴趣的说道:“这位兄台,我可是有点面生,不过看你没带书不说,还一脸淡定的等着开考的表现,肯定不是那些来碰运气的人能够相比的,敢问这位兄台的名字,还有师承何人,能方便给张某透露一下吗?”

    而他盯着的那个一脸淡定的人,自然就是不明真相就被来到这里来进行考试的我,至于为什么我会表现的那么淡定么……

    那是因为我已经心如死灰,对这次考试再也不抱希望了,只不过我的面色一向比较红润,这张帅脸倒不显得苍白,再说了,我书都没有还复习什么,直接开考得了。

    我只是笑笑,还是回答起了他的问题:“陈某,师承燕某。”

    “燕某……莫非……”坐在我旁边的人,一听到燕某,他的瞳孔一下子就收缩了起来,但转眼间又恢复了正常,立刻冲我套着近乎来,“看来我们真的是有缘啊,幸会幸会……”

    我见到他近乎于谄媚的表情,我的心情一下子就放松了起来,因为他看上去就是一个学霸,有他在一旁协助我,这个考试自然不足畏惧了。

    “既然小兄弟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给你说实话实说吧,我是修炼近身战的道士,对于这些理论知识,不是太了解,既然你也说我和你有缘,那一会儿的考试……”

    “呵呵呵……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不能推辞,试卷我自然会给你看,不过——”说到这里,这个带着眼镜的人脸上的笑容,慢慢的凝固了,我心里突然有了些不好的预感,“你得给我一百万,不然你就别想看我的试卷!”

    “什么,你不是说,你和我有缘吗?”

    “呵呵呵……是啊,只不过我对姓燕的人没有什么好感,爱抄不抄!”

    “你——”

    说到这里,这人突然一脸幽怨的看向了站在正中央的张九辛,有些咬牙切齿。

    张九辛自然也感受到了那人的注视,顺着他的视线回望过来的时候,张九辛的眼睛里不知为何闪烁出了一抹促狭。

    而这个时候,试卷已经分发到了我们的眼前,我也来不及计较那么多了,多年的考试经验让我在试卷摆在我面前的那一刻,就急急忙忙的审起题来。

    一看到试卷我就傻眼了……

    “whatfuc.k!”(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