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八十二章 一念天堂
    劳斯莱斯?

    当我看到劳斯莱斯那优雅到高贵的外形以及高贵的令人迷醉的金色散热器之后,我整个人的血液,就已经沸腾了。

    本来我在我的心目中,张天师道士事务所就算是只派一个大巴,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毕竟参加这次精英考核的人那么多,说实在的,就算派一个卡车来载我们,我们也没有其他的话说,也还能认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我强忍住就快要幸福至昏厥的激动,朝那个长得尤其威武的男子走去,有些颤抖的询问道:“这车……这车是来接我的吗?”

    这个男人笑的尤其的斯文:“呵呵呵……不敢相信吗,我们张天师道士事务所就是这样的充满着人文关怀,体贴入微,力争让每一个在我们事务呆过的道士,每次去到我们张天师道士事务所后,都有一种回到家的感觉……对了,忘了告诉你,由于你是这个片区考核的最后一个,所以这车是专门来等你的……”

    专门来等我的?

    这个时候,我整个人就像被雷劈中了一般,不光光是声音,这一下就连声音也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真的……真的就给我一个人准备的?”

    说真的,我心里感动的不行,本来我只把这个所谓的张天师道士事务所当做我人生的一个过渡阶段,结果在接引人这般迎接之下,我对我之前那个和他高尚的行为进行对比后,让我有些自惭形秽的想法而感到羞愧万分。

    而这个时候,那个站在我面前的威武男子,冲我笑了笑,比了一个手势……

    “请把,不要再耽搁时间了,张天师道士事务所的未来还等着你去开辟,去迎接你的未来吧,去掀开你人生新的篇章吧!”

    “嗯……”

    我看着眼前这个男子很是温和和充满期待的眼神,我全身上下都颤抖了起来,强忍着内心里就快要装不下的感动,缓缓的朝那辆据说是为我专门的准备的劳斯莱斯走去……

    这个时候,夕阳的余晖静静地洒在已经稍显黯淡的大地上,直直的笼罩在了我和那辆反射着金属光泽的劳斯莱斯上,为我此刻的难以言明的心情,增添了一份异样的温暖,看着那为我敞开着的车门,我的眼里甚至留下了激动的泪水……

    这样的重视,就算是我爹我妈都没有给予过我……

    可给予我这份荣耀的却是和我连萍水相逢都还不算的张天师道士事务所,说真的,在这份从来没有体验过得重视,我甚至连鞠躬尽瘁的念头都有了。

    我缓缓的迎着夕阳,朝着余晖下的莱斯莱斯走去,一路上我甚至被这异常莫名的氛围,弄得有些慷慨激昂了起来,甚至情不自禁的张开了双臂,以为就这样慢慢的走下去,就可以拥抱整个世界……

    如果不是一股大力硬生生的将我拍翻在了地上,我甚至有种可以这样一直走到白头,走到天荒地老的感觉……

    只不过,所有,所有我看到的,我臆想到的世界,就这样硬生生的被这一重击给击溃了,击碎了,碎的是那么的彻底……

    是那么的令人心碎……

    可最让我心碎的,还在后面……

    “臭小子,你上错车了……”

    我被那个长得尤其威武的男人给一掌拍到了地上,顿时一阵头晕目眩,当我打着旋儿,从地上盘旋着站起来,不,被那个男人像拎小鸡一样拎起来的时候,这才有些发愣的看向那个那人用手所指的方向……

    Ohno!

    这不是真的……

    这不是真的……

    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这真的是我要坐的车?

    看到眼前那辆车,我真的想随便找一个地方撞死算了,因为那辆车是一辆是丧事服务一条龙还有火葬场专线,用于运尸体的车……

    “你……你……之前不是说,张天师道士事务所专门给我准备了一辆专车,你……你……不是说张天师道士事务所就是这样的充满人文关怀,体贴入微吗?”

    我整个身体都颤抖了起来,简直无法直面这样突如其来的打击。

    “对啊,我没有欺骗你啊,不行你看看那辆车上。”

    这个男人笑了笑,很是得意的给我指了指。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一瞬间就给跪了……

    因为那辆不知道是从丧事服务一条龙还是火葬场出拉来的运尸车上,写着一句话……

    “张天师道士事务所……热烈欢迎,陈斌同志回家!”

    欢迎回家……

    而且是在这样一辆运尸体的车上写下这样的字眼,不管我怎样往好的方面想,我都能从周围来来往往的人群眼中,看出他们对于这个叫做陈斌的可怜人英年早逝的那种惋惜和哀悼……

    一时间,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可以拒绝乘坐这辆车吗?”

    我很是斟酌的思考着每一个字眼,一字一顿的说道。

    然后我就被这个男人一脚踹飞了老远……

    “我艹,你还给我提条件,你可是在张太师道士事务所里,参加精英道兵考核的所有参赛者中来得最晚的一个人好吗……要不是我还没有给你们出好题,要找一下灵感,我才懒得在这里等你那么久,快给老子滚上车,不然我张九辛绝对会将你打的连你妈都不认识!”

    张九辛……张九辛,我以后一定会让你好看!

    在几次抗争无果之后,我一边默念着这个名字,一边一瘸一拐,满怀屈辱的朝着那辆写着欢迎陈斌同志回家字样走去……

    虽然我很是屈辱的透过一旁的车窗,看见张九辛开着那辆光是让我看看就觉得很是满足的劳斯莱斯,在我周围不断的晃荡和自由飞翔的贱样,我却不敢在脸上泄露出任何不满的情绪。

    因为这人可不一般……

    尤其是那身手!

    以我在饱经磨难的经历中领悟出来的经验来看,这人的身手和燕长弓比起来,只好不坏,至少燕长弓无法像他这般轻易地将运用起生铁铸身的我,轻易的拍飞,不然在之前也不会被我的丧魂钉给戳的满嘴喷粪了。

    就在我想入非非之际,汽车在一个写着张天师道士事务所的建筑外停了下来。

    “下车吧,考试要开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