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八十章 这个大礼,你是否满意?
    一进道士下山的放映厅,我立刻察觉到不对了起来,除却之前感受到的那股寒意之外,本来就因为生意清冷,而没有几个人落座的放映厅里仅有的几个有人的观影的座位上的人的怪异表现也阴气了我的注意。

    这几个人近乎于呆滞的坐在座位上,脖子歪在一边,但要说他们实在睡觉,却又不贴切,因为他们的眼睛还是睁开的,还是死死盯着电影屏幕,而他们的眼睛里面却没有正常人应该拥有的焦距,就连瞳孔都是发散的就好像经历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看到他们发散的瞳孔,我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莫不是这些人被那个张天师道士事务所给弄死了后,用他们的鬼魂来对我进行身份验证吧。

    我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难不成这些道士真的不把这些普通人的命当一回事儿?

    看着眼前的那几个瘫软在座椅上的人,我心里一时间百味杂陈,再加上得到了王笛对那些人进行检查后,对我猜想的肯定回应后,我的心里一下子就有些发难了。

    这个张天师道士事务所不会是在开玩笑吧,这样草菅人命的事情都能做出来不说,还可以表现得这么理所应当。

    王笛看了看时间后,有些艰难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主人……还有十多分钟,规定的时间就要到了,既然确定了参赛证明在这些人的鬼魂上,那就不要耽搁了,我们还是抓紧时间进行招魂吧!”

    我看了看王笛很是担忧的表情,点了点头,正打算从包里拿出招魂的道具的时候,那几个人的身影又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等等……

    我似乎是忘记了一个重要的事情……

    我可是一个医科生,算是半个医生了,医生的准则里似乎是有一条,在抢救时,就算那些病人彻底没了呼吸,都要坚持抢救足够的时间。

    而我之前就凭借这些人的身体特征,还有王笛的判断就理所应当的给那几个人下了死亡通知单,这不是胡闹吗?

    再加上王笛那时高时低,并不靠谱的成功几率,以及对我进行的精英道兵考核的事务所并不是一个邪修组织,两者结合起来,一种大胆的想法,在我的脑海里油然而生……

    于是乎,我将一个观影的人平放在了地上,感受了一下他的呼吸和胸廓是否还在舒展,并尝试着对他进行着心肺复苏,几分钟过去了,我一直皱紧的眉头,终于是舒展了开来。

    这人初看已经是没有任何生命特征了,但进行了一系列的心肺复苏后,他奇迹般的恢复了心跳和呼吸,虽说很是微弱,但是总归是活下来了。

    从这个人的情况来推演,这些人其实都没有死,只是被一种手段给弄成了现在这样,其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混淆我的主观意识,而据我所知,能够达到这种效果的手段,也就只有鬼迷心窍了!

    “鬼迷心窍,我们被鬼迷心窍了?”

    王笛听完我的猜想,整个人一下子蒙了,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给弄得有些生无可恋,因为她毕竟是鬼,居然连鬼迷心窍都发现不了,真的可以选择死亡了。

    只不过这次鬼迷心窍并没有作用于我们的身上,而是作用于那些普通人身上罢了,再加上王笛那三脚猫的功夫,只要是鬼就可以碾压她,亏得我还如此的信任,让她帮我进行验证,我真是哔了哮天犬了。

    虽说在这里耽误了不少的时间,但这个张天师道士事务所,从普通人的视角入手,到最后,居然还反将道士一车的手段,还是让我不得不昧着良心对他们的做法道一声高,实在是高!

    他们排除那些所谓的杂鱼的手段真的高明到发指,连我这个懂得道术的人差点都被排除出去了,那些杂鱼如果都还能过的话,我就可以找地方撞死了。

    排除了这些人已死的干扰项之后,也就不用对这些人进行招魂了,但有一个难题摆在了我的面前,那些身上有参赛证明的鬼魂现在又在哪里?

    我看着这温度低的有些不太正常,而且显得很是空荡荡的放映厅,心里一下子有些发难了,该去哪里找鬼魂呢?

    莫非这个张天师道士事务所,究竟在搞什么名堂?

    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我是在进行道士考核啊,怎么在平常抓鬼的时候,都不会忘记的事情,在这里反而忘了……

    这也不完全怪我,因为以前我的阳气都是由王笛定期吸掉的,所以可以直接看到鬼,而这段时间,由于修炼岳家拳的原因,阴阳开始平衡了起来,自然也就看不见鬼魂了。

    因为这段时间是要进行道士考核,消耗应该会很大,所以阳气不能被有所消耗,所以还是用鬼精华好了,再看看时间已经只剩不到三分钟了,我本来就很紧张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分外焦躁。

    匆匆忙忙的在眼皮上涂上了鬼精华,在整个放映厅仔细的扫视起来,才发现放映厅的最后一排坐满了一道道看上去很是怪异,全身上下甚至还有些反光的身影。

    我捏着斩鬼剑快步朝他们走去,随着和他们距离的不断缩短,我才发现他们的头颅一直保持着一个很是怪异和扭曲的角度,似乎从我进来的那一刻,就一直盯着我。

    照这样看,参赛证明应该就在他们身上了……

    我盯着他们之中,看上去比较像老大的一个怨鬼看了看,又撇了撇手机上仅剩一分钟不到的时间,耐着性子说道:“这位老大哥,请问参赛证明在谁的身上?”

    这个怨鬼撇了我一眼:“想要参赛证明很简单,给我们一人十万块钱,那东西自然会给你,不给的话,那就另想办法。”

    我也不气不恼:“我的意思是,那个参赛证明在谁身上,我会额外的给他一个大礼,包他满意……”

    那个怨鬼一喜,将一个木牌扬了起来:“在这里……”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我直接一剑戳爆了他的头颅,从他手中接过来了那块木牌:“不知道这个大礼,你是否满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