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七十七章 结局
    “罢了罢了,弟弟你走吧,我们之间一笔勾销了……”

    这幽幽的叹息,旷日持久一般在我们的耳畔萦绕着,夹杂的无奈,夹杂着的悲伤,夹杂着已经弱不可闻的怨恨,就这样慢慢的慢慢的,随着这水鬼的话语,慢慢的回到了她的棺材之内,慢慢的消散了……

    与此同时,在我们死死的注视下,棺材板下的那个丧魂钉慢慢的被拔出了,一阵令人牙酸的声音,在这一刻萦绕在了我们的周围,一个有些模糊到甚至可以说时时刻刻都在发颤的身影,蹒跚的从那个棺材地下,爬了出来,一脸惊恐的看着棺材里的躺着的那道和他尤其相似的身影。

    从张三的脸上可以看出他对现在发生的这一切,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反应,就像一个被雷劈中的人一样,顷刻间麻木了,要不是丧魂钉滴溜溜的滚到了他的脚边,他或许会一直站在那里,不会有任何的动弹。

    说实话我从他的表情上可以看出他对这件事情还是持有怀疑态度的,他相信什么,都不敢相信他的姐姐居然就在我们的劝说下,这么爽快的把他给放了出来,因为如果他的姐姐这么好说话的话,他也就不会被压在这个棺材下不说,还被折磨了那么久。

    直到紧张的不知所措了的张三看到了不远处的我后,这才一副谢天谢地的表情朝我跪拜了下来。

    “大师,你终于来救我了……谢谢大师,谢谢大师……”

    即便他此刻已经是鬼魂了,但是从此他一刻也不停的朝着我磕头的动作还有在不断磕头时,那块不断下陷的土地来看,他是真心实意的感谢我帮她摆脱了这困境……以及他姐姐三天两头对他进行着非人折磨。

    “张三,你还有什么话要和你姐姐说吗?”

    燕长弓似笑非笑的看了在地上磕头磕的那个不亦乐乎的张三,开口说起了话来。

    张三一听到他姐姐这三个字,身体一下子瞬间僵硬了,倒在地上就开始装什么都听不到。

    “张三,你还很我吗?”

    相反那个水鬼倒率先打破了僵局,试图和张三进行交流,谁知道张三一听到他姐姐的声音,浑身就发起抖来,手脚并用于,以一个和狗刨式差不多的姿势就朝我扑了过来,化为了一道模糊的虚影,朝我手中紧紧握住的槐木块中钻去。

    不过,在即将进入的时候,他还是勉强回过头看了看他的姐姐,很是干脆地说道:“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啊,脑子和你一样秀逗了啊,呵呵呵……我不恨你,不恨你才怪,不恨尼玛逼!”

    张三逃跑时那狼狈的身影,以及进入槐木块之前说的那一席话,说真的把我和燕长弓乐的不行,仔细想想也是,要说那水鬼究竟是有多么的无辜还有冤枉,现在看来,也不至于了,毕竟她现在已经报了仇,多的都赚回来了。

    而那张三……

    才是无辜的紧,人家好好的活了三十多岁,也没有做过什么错事,即便是有错事,那也是他父母犯下的,和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然后就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自己的媳妇儿即将临盆,却掉进了池塘里,自己跳下池塘去救人,结果被害死了不说,连残魂都被留在了池塘里,自己的孩子也流产了,唯一还活着的媳妇和老母亲,也要分道扬镳了。

    张三的惨早已经深入人心了,而这个时候,罪魁祸首还在问,你还恨她吗……

    这简直就是在张三心上用力的开了一枪……

    燕长弓强忍着笑,对那棺材里面的水鬼说道:“那这几天,你就暂时委屈一下,我会尽快安排好那些事,等处理好之后,你就自便吧,不过我给你说的那些话,可万万要记住……”

    那水鬼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那个发自肺腑:“谢谢……我会的。”

    燕长弓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轻轻的将棺材板给她盖好,和我一起将这棺材重新掩埋进了原地后,迎着即将洒满大地的曙光,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张三家走去。

    “师父,这个时候我们去张三家干什么,是要让张三和他家人见最后一面?”我很是疑惑的看着燕长弓说道。

    “你觉得现在让张山去见她们现实吗,她们婆媳二人都已经准备分道扬镳了,即便就是让张三现身,也挽救不了即将要发生的一切,若真想让她们继续生活在一起,只有让张三的媳妇怀上孩子……”

    “不过师父,虽说水鬼的诅咒已经破了,但要让那女人在这个时候怀上孩子恐怕也来不及了吧,看她们的架势,这几天可能就要散伙了,就算我们把隔壁老王找来都没有办法了。”

    燕长弓呵呵地笑了起来:“这你就不懂了,张三其实是在他媳妇儿流产了接近两个月后才死的,只不过那个时候他是住在医院罢了,算到现在已经有三个月了,依照他们村想要孩子的尿性来看,一定进行过造人的行动,也就是说……张三媳妇现在其实已经怀上了,只是因为缺少了张三的人魂,最后只能孕育出死胎罢了,只要把张三的残魂打入那胎儿的体内,就可以了……”

    这样也行?

    于是我把张三的残魂交给了燕长弓,燕长弓也没有磨蹭,取出了一张空白符箓,让张三写下了他和他媳妇的生辰八字后,用打火机点燃后,一把贴在了张三的背后,张三的残魂瞬间被那抹火苗给引燃了,不过张三的脸上并没有出现哪怕一丝一毫的痛苦,相反浮现出来的是一种类似于解脱的释然。

    他冲我们点了点头之后,道了一声谢之后,便被他身上熊熊燃烧的火苗给吞噬了,仅存的一缕执念,化为一丝流光快速的窜入了他的家中。

    等我们走到张三的家外,里面早已传来一阵稀里哗啦的的呕吐声,自然还有婆媳俩欣喜若狂的交流声,看这个架势,这两个女人自然是不会分开了。

    而她们永远也不会知道,她们挂念着的张三,也以另外一种方式回到了两人的身边,虽然以前的生活是回不去了,不过不管怎么样,他们三人总归是团聚了……

    这样的结局,真的挺好的,难道不是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