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七十六章 一笔勾销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浓浓的血腥味就这样没有一点点的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那块不知道他从哪里扒拉下来的棺材碎片,就这样直直的撞上了我的面门,打的我的脸一阵啪啪作响,这是在搞什么?

    说实话,真是不想来什么,就会来什么,在之前燕长弓在那个棺材碎片寻寻觅觅的时候,我心里就在想,他不会要我帮他找什么东西吧……

    我当时就在那里暗下决心,就算他将我暴打一顿,我也不会去碰那堆被血浸泡了不知道多久的棺材木块,倒不是因为我害怕血,而是因为我作为一个经常接触生理卫生知识的医科生,自然对血液里面可能夹杂着的细菌感到很是恐惧,再说了,这个棺材可是在池塘里面泡了整整三十年啊……你没听错三十年啊,按照细菌的繁殖速度,他们的族谱都可以说得上是子子孙孙,无穷尽也了。

    然后燕长弓就这样不和我说一声,就直接扔我的脸上,对,扔在的还是我的脸上,我一瞬间就觉得这个人都不好了,要不是这里条件简陋,要按照我以前在学校里面养成的习惯的话,我绝对会用消毒酒精在脸上擦个遍以后,再去洗个一两个小时的澡。

    不过也亏得我现在脱离那样的生活已经很久了,也算是在一次次的任务中,渐渐麻木了自己原本很有一些精神洁癖的观念,至少现在被燕长弓这样一弄,除了有些大喘粗气,然后把脸上的血液才干净后,倒也没有其他的动作。

    自然……

    这和大半夜找不到消毒酒精和洗澡的地方也有关。

    说实话,经过这三十多年的发酵,这棺材板上的味道那是一个兼具百家之长啊,什么尸臭,血腥味,腐朽的味道,只比火葬场要稍微好一点。

    我有些颤抖的捏着这个又腥又臭的棺材碎块,就很想往燕长弓脸上扔去,只不过看到他一脸和蔼到令人发指的表情后,我心一软,叹了口气,还是准备仍回原处。

    不然这一扔不打紧,不打的我皮子发紧才叫怪了。

    就在我刚要有动作的时候,王笛突然从意识海中惊醒过来:“主人别扔,这是一个好东西!”

    哦?

    我很是疑惑的看着这东西,就一块破板子,还能有什么用?

    燕长弓笑了笑:“要达到可以彻底隔绝阴气,还可以将怨气全部吸收到其内,这棺材的材料应该是槐树无疑,能够将水神这样级别的鬼魂,给困在其中的槐树恐怕已经存在了千年乃至更久了,所以……”

    “那你的意思,就是要把这东西给交给国家?”

    我一脸呆萌的看着燕长弓,燕长弓一脸震惊的看着我:“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高尚了……”

    “那你送我的意思就是……让我把它拿去卖掉,然后你抽大头?”

    燕长弓被我的话给弄得嘴角一抽一抽的,看上去思维有些混乱了:“好主意……看来在钱方面你已经深得我的真传了,不过我想说的不是这个……槐字一个木一个鬼组成,顾名思义,这种树木很招鬼魂的喜欢,因为槐树有一种汇聚阴气的作用,而我拿给你的那块棺材碎片,是这个棺材的龙骨所在,里面自成空间可以让鬼魂寄宿其中,再加上它被这个水神的怨气和血液所浸泡了接近三十年,已经有了部分的神性,可以自发的吸收周围的怨气和阴气……你的意识海虽然也可以存放鬼魂,但是意识海里面充斥的都是一些功德,而对于鬼魂而言,修炼和修复自身,归根结底需要的都是怨气和阴气,若是将你的鬼魂放入其中,定会起一个事半功倍的效果。”

    既然燕长弓都这么说了,我自然不会不信,按照他交给我的方法,咬破中指,在这块红的那叫一个玲珑剔透的碎木块上,滴上了一滴鲜血。

    鲜血一沾上这块碎木头,就很是自然而言的浸透入了其中,但也没有发生任何的异状,简直颠覆了我的想象,滴血认主的那种冥冥之中的联系感在哪里去了,怎么和我了解的不一样,难不成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燕长弓哪里知道我在想什么,只管在那里自顾自的说着话:“这有神性的千年槐树可是炼器的好东西,平日里面可不好找,为师念到平日里没有给你什么好用的道器,以后你出去和其他道士打架,什么东西都拿不出来,是有些败坏我的名声……现在好了,道器你也有了,以后记得说是我给我炼制的啊,说出去那叫一个有面子!”

    这糟老头子……

    “这东西不止可以装自己的鬼魂,别人的鬼魂也可以,具体的功用自己摸索,这东西可是一把双刃剑,用好就对克敌利器,没用好,就只能坑爹了……现在你也和这个槐木块建立了联系了,由于这个水鬼是水神,相当于道君的实力,除去道尊以外,目前还没有人能够抹除掉你附在上面的印记,也就是说,只要你的印记没有被抹除,其余人就没有办法和这个槐树块进行沟通,当然这也和你的实力有关,实力强自然自然就没有人能抹除掉你的印记了,好了多说无疑,自己摸索吧。”

    听完燕长弓的话,我也没有迟疑,就让王笛进入其中,据王笛反馈的信息来看这槐树块里面似乎是有一个奇特的空间,估计有一个体育场那么大……

    想了想,我便把那些残念也统统的迁移进了其中,毕竟它们无时无刻都在溃散,能够让他们的得到修复,那就再好不过了。

    只不过,这些残念进入倒不打紧,只是在进入其中的那一瞬间,散发出了一阵很是耀眼的光芒,将这木块上的血色光芒都给硬生生的压了下去,弄得原本红的很是玲珑剔透的木块一下子变得极其的暗淡。

    “看来你意识海里面的鬼魂有些多啊,直接把这槐木块积攒了几十年的怨气和阴气给耗尽了……”燕长弓饶有兴味的看了我一眼,看的我有些头皮发麻,却也不敢接话,毕竟那些残念可是我的秘密,重要到燕长弓,我也不敢轻易的告知,“不过也没有关系,时间一长,又会恢复的。”

    燕长弓说话也没有过多的询问我,而是转向棺材里的水鬼。

    “既然你已经同意了我的解决方案,那就把张三的残魂给放了吧,他对这个张家屯还有很大的用处。”

    一阵幽幽的叹息从棺材里面传来……

    “罢了,罢了,弟弟你走吧,我们一笔勾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