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七十五章 送你个好东西
    不过燕长弓也算是老脸一张了,这种大起大落根本就不会在他的心上荡漾起哪怕一丝一毫的涟漪,他就当自己之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面不改色,心不跳,站起来拍了拍自己膝盖上的会,摸了摸自己本来就没有多少根的胡须,一副复读生给应届生传授自己的经验一般的架势,这逼装的,我看上去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说真的,他的脸皮似乎是活到老,厚到老……

    “呵呵呵……学道之人,若是一味的墨守成规,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再说了……难不成你还希望我像其他的愣头青道士一样,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想方设法把你给灭杀了,再去找原因,要真这样,你岂不肠子都要悔青,呵呵呵……与其那样,还不如去做水神呢,你说呢,难道你不希望有这样的结局?”

    没有太久的沉默,燕长弓脸上瞬间浮现出来的难看,几乎是转瞬间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看不太懂的表情,像是顾及,又像是欣喜,总之我可以感受到这个水鬼此时的心情尤其的复杂。

    “哈哈哈,我在这池塘的三十年里面,也遇到过一些道士,有强又弱,弱的打不过我,强的不敢来趟这浑水,担心会有损阴德,呵呵呵……只有你,我唯一服的人也只有你,或许在这三十年的黑暗里的沉沦,只是为了让我等待到你这抹曙光吧……”

    燕长弓的老脸被这一席话给弄得像猴子屁股一样,红透了半边天,摸着脑袋呵呵呵的笑了起来:“曙光什么的不知道,我只看过无限曙光……这座水神庙我会尽快去办妥的,至于其他的我都不再废话,只是要提醒你一点,信徒的朝拜是会上瘾的,尤其是这些信徒在之前还把你当作他们的仇人,奉劝你一句,等到那些信念之力将你身上的怨气彻底进化后,就尽早去投胎吧,否则你真的被天谴了,我也只能呵呵了。”

    这水鬼对燕长弓的话,很是不耐烦,翻了一个白眼:“我如果遭天谴,就彻底玩完,这么严重到生死攸关的事,我还是心里有数的,我只是担心某些走了****运,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早晚会做出一些天人共怒的事,奉劝你还是本本分分的做人,不要再妄图逆天行事了……对了,我们的事情也商量的差不多了,可以将我放了吧……”

    燕长弓仅仅是笑了笑,摇了摇头:“不管我们说了些什么,但是鬼话不可信这些事情我还是知道的,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现在我正处于虚弱的状态,如果将你放出去的话,你只要有任何的其他想法,我只能栽在你的手上,所以说,放你可以,但是我有个条件!”

    这个水鬼已经被燕长弓反反复复的态度给弄得有些发狂了:“你究竟要闹哪样?”

    燕长弓笑了笑,表情一下子变得很严肃:“我需要你将你水神的执念和我的执念建立联系,然后在你投胎后,把它给我。”

    水鬼听了燕长弓的要求,也没有过多的犹豫,就点了点头。

    燕长弓也没过多废话拿出了一张空白的符箓,用血写下了自己的生辰八字。

    “请吧……”

    水鬼只是哼了一声,就看见燕长弓的手再次动了动,写了一个生辰八字,燕长弓很是满意的看着这一切,将写有两人的生辰八字的空白符箓凑到他的本命灯上一点,这符箓一下子就就融化了,不过并没有留下一丝灰烬,直接就和本命灯融合在了一起。

    这一手看上去甚是奇妙,看的我和那水鬼都是一声暗叹:“你这老道,手段倒是不少,只不过看上去你的实力似乎并不只是……罢了罢了,你的事情,我不想管,现在可以将我从你的身体里里面放走了吗?”

    燕长弓笑了起来,显得很是戏谑:“我也没有拦着你,你现在不走,是想要等着我本命灯归体之后,被彻底都留在我体内吗?”

    燕长弓说了这话之后,他的身体里面就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叫声和一阵咒骂,一道看上去还算赏心悦目的身影,嗖的一声钻进了一旁的棺材中。

    燕长弓也不管那个水鬼的状态如何,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后,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也不知道在那里说些什么疯话,时不时还会念叨起终于走了之类的话,毕竟想当于一直都在那里自言自语,想想都觉得诡异。

    我又好奇又好笑的说道:“师父,现在我该怎么帮你?”

    燕长弓仅仅笑了笑,冲我招了招手,原本在我手中紧紧攥着,带有他本命灯的蜡烛,一把挣脱了我的手,像三条拖着尾巴的彗星一般,直直的撞击在了他的身体上,蜡烛上的火苗在我的目瞪口呆中,非但没有伤害他,反而很是温柔的浮在他的体表,轻轻的晃悠着,直到他拍了拍手,这些火苗才嗖得一下,钻入了他的体内。

    “我还需要你救,我分分钟就可以弄死她好吗,要不是为了了解情况和获取水神的执念,我才不会傻到用这样的方式去忍辱负重。”

    虽说我对燕长弓究竟是不是像他说的那样,像耍猴一样欺骗了我的感情的事情有些嗤之以鼻。

    但说句实话,燕长弓的实力确实不止我之前看到的那点,还有他摘掉本命灯的作法的的确确是要冒很大风险的,要换做一般人,摘两盏就离死不远了,而燕长弓摘除了三盏,都还能在保持清晰的思维的情况下坚持那么久,光这一点就颇有些耐人寻味了。

    他收回了本命灯后,脸色好了很多,再次变得活蹦乱跳起来,也顾不上搭理我,反而去检查起水鬼的棺材来,这棺材看上去很是普通,看那木头的材料就知道不算什么好东西,再加上在池塘里面浸泡了这么多年,早被弄得破破烂烂,看不出原来的形状了。

    再说了,这些破木块上面全部都是血,光闻闻,我就受不了了,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

    而这个时候,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精挑细选后,燕长弓终于将一块被那些血液浸润的近乎于玲珑剔透的木块给挑了出来,然后一把甩在了我的脸上。

    “臭小子,你行大运了,这东西送你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