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七十一章 我被我父母杀死了!
    有仇未报?

    她这话倒是没有出乎我的意料,只不过她报仇的方式让我觉得很是不可思议,说真的,不知道是有多大的仇多大怨,才会让这个水鬼下定决心让这个张家屯,断子绝孙,永世生不出后代。

    燕长弓也没有立刻接她的话,而是沉思了好一会儿,这才开口询问起那个水鬼来,只不过这个水鬼现在他的体内,他和水鬼近乎于自言自语和自问自答的交流方式,看上去很是诡异罢了。

    “好吧,暂且相信你,那你就说说,他们和你究竟有什么仇,有多大的仇,为什么会让你产生这么大的怨气,做出这样天人共愤的事?”

    燕长弓才很是风轻云淡的说出这一席话,下一刻他的表情就变得异常的狰狞,看的我那个心惊肉跳,这翻脸简直比翻书还要快上好几倍啊:“我和他们的仇可不是一天两天了,整整三十年,三十年,我****夜夜都在想着,我要如何报仇,如何让他们血债血偿,我做的事情,就算天人共愤的话,那他们对我做出的事情,那有算什么……冤有头,债有主,这是他们欠我的,他们要全都还回来,如果真的要他们还回来,我做了这一切还不够,远远不够。”

    燕长弓在那水鬼说出了那一席话之后,似乎是感觉到面部肌肉有些僵硬,用手使劲儿的搓了搓脸,就像揉橡皮泥一般,三下五除二就把那狰狞的表情调整为了他惯用的风轻云淡,这变化,看得我很是心惊胆战。

    “呵呵呵呵……好吧好吧,既然你这样说了,我也不能随意的下定论,毕竟修道之人讲究的是一个无为而治,顺从本心,如果你真的有冤屈,我自然会替你伸张,也不会为了钱而包庇他们。

    在之前挖棺材的时候我就发现照你说,掩埋了三十多年的池塘应该不会有水的出现,而这个池塘不仅不像我预料当中的那般干燥,而且充斥着这个地下空间的居然还是血,这血里的怨气大的惊人,要不是我们恰巧决定来完成这个委托的话,要不了多久,你恐怕就快被这些怨气给推出池塘了……

    之前我还以为这些怨气是属于那些被你害死在这个池塘里面的人所产生的怨气,而现在回想起来,那些人的怨气似乎并不是在针对你,甚至它们还在帮助你,我就很好奇了,你究竟是遭受了多大的冤屈,才会产生这样匪夷所思的现象?”

    一声冷哼从燕长弓的体内传来:“既然你说,你们修道之人讲究的是顺从本心和无为而治,你也说你也不会包庇坏人,那你就应该把我给放了,让我亲手将这血海深仇给报了,如果不这样说做的话,我就算魂飞魄散也不会甘心的。”

    “可你这样做,到头来,又能得到什么呢,是,我承认你可能会有天大的冤屈,但是你这样把张家屯的人弄得断子绝孙造成的罪孽,远远比你报仇雪恨得到的更大,这样做又何苦呢,既然你已经把张家屯最后一个可以为他们传宗接代的人给杀死了,也应该满足了吧,为什么不让他做你的替身,然后就投胎而去呢?”

    燕长弓的话,似乎是勾起了那个水鬼的回忆,让她一下子沉默了起来,过了很久以后,这才开口,他的声音中,再也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愤恨,甚至可以说已经不带任何的感情了:“你说的对我把张三给杀死了就彻彻底底断绝了张家屯的人生育后代的希望,但是这并不是我一个人在复仇,呵呵,你以为就只有我一个人蒙受了这么大的冤屈吗,只是我的怨气比他们大,顺理成章地吸收了他们的怨念罢了,所以我才能以水鬼的身份成为水神,从而担当起替他们复仇的重任。”

    “好吧,你复仇就复仇,为什么还用丧魂钉将张三的残魂钉在你的棺材底下让他得不到解脱,你这样做,还不如直接杀了他,一了百了岂不是更好。”

    我看着在棺材下,拼命的挣扎,却被丧魂钉死死的钉在棺材地下无法逃脱的张三,心里很不是滋味。

    这水鬼顺着我的目光看向了棺材底下的张三,不由得得意的笑了起来:“哈哈,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张三祖祖辈辈都是这个张家屯的管理人,他们这些人可是掌管着张家屯的气运,所以说张三这个人可是一个宝啊,这么轻易的杀了他,那就有点可惜了,死了一个张三,他的气运自然会被他的家里人所继承,这对我的复仇计划可不算一个好消息,所以我要把张三放在我的棺材下,没日没夜的折磨他,让他产生越来越大的怨气,从而影响这个张家屯的气运,导致张家屯的人被张三产生的怨念所纠葛,从而无法再生育后代,这才是我真真正正想要的复仇,也是那些被害的人,最想要看到的结果。”

    这水鬼的话一出,我突然想起来,那天我去张三家找张三的遗物时听到的那些话,一下子恍然大悟:“师父这人说的是真的,我上次去张三家的时候听见,他的媳妇儿对她的婆婆就是这样说的。”

    燕长弓对我点了点头,冷哼了一声:“我并不想知道你是如何如何折磨张三,如何如何的想让他们断子绝孙,如何如何的达到了你的目的,我想知道的仅仅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会产生这么大的怨气。”

    “我的仇和你无关,我只想要亲自把这件事情解决,这样我才会心安。”

    “对不起,我不想和你废话,我只想知道事情的经过,你有冤,我帮你申冤,但如果仅仅是由着性子杀人,或者再不和我说这件事情的经过,我就会让我的徒弟将本命灯放回我的体内,从而直接把你烧的魂飞魄散,听明白了吗?”

    燕长弓的话一出那个水鬼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很是尖锐和颤抖,但迫于燕长弓的压力,还是没有过多的说废话,很是干脆利落的开口了。

    “张三是我的弟弟……”

    “这个我们知道。”

    “你们不知道——”燕长弓的表情突然变得极度的痛苦,死死的闭上了眼睛,“因为他的原因,我被我的父母装入了这个棺材里面,扔进了这个池塘里面……我被我的父母杀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