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七十章 我不甘心
    从他那坚定的眼神中,我看到了其中倒映着的一个帅气身影……

    呸,扯多了……

    那言语间的桀骜不驯,很明显是属于燕长弓的,所以此时此刻跪倒在我面前的人,就是燕长弓,绝逼是燕长弓!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臭小子,老子要杀了你!”

    燕长弓的话音刚落,他的表情一下子变得狰狞起来,但下一刻,燕长弓就自己扇了自己一耳光。

    “我和我的徒弟说话,你插什么嘴,要不是看你要死了,挺可怜的,让你说说话,不要给脸不要脸啊……你刚才也看见了,我发起疯来,可是自己都打的人啊,别逼我再动手!”

    两道声音交替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就好像在表演双簧一般,看的我那个目瞪口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过从燕长弓此刻的动态来看,现在占据着主动的似乎是燕长弓,只要彻底的了解到了这一点,我绷紧的心弦一下子松弛了下来,至于他有可能会自己打自己这一档子事……

    我才懒得管,就是打死了,我都不会在意,毕竟智商上限在那里,我也无能为力。

    不过看到燕长弓此刻恢复了意识,说实话,我心里还是挺高兴的:“师父……你终于农奴翻身把歌唱,把这个水鬼给摆平了啊,你没有什么事吧。”

    燕长弓伸出手,以一个自以为很是帅气,但以我的视角看上去就好像正在会挽雕弓如满月,要把自己射上天的姿势摸了摸自己凌乱的极其有性格的头发,很是不要脸的冲我笑道:“呵呵呵……你师父的本事,你还信不过啊,我像是会吃亏的人,那女鬼现在还不是被我弄得服服帖帖,话都不敢说两句。”

    看到燕长弓一副又要变脸的架势,我慌忙比了一个手势,一脸嫌弃的看着燕长弓:“师父……虽然你的脸已经不知道被你扔到哪里去了,但是你还是要假装懂得礼义廉耻吧,刚才我明明看到你差点就被这个水鬼给夺舍了好吗?”

    听了我的话,燕长弓冷哼了一声,别过了头,下一刻燕长弓的脸就是一红,但是依旧红的大义凛然。

    这个不要脸的老家伙!

    我偷偷对我啐了一口,看向燕长弓:“师父,你现在的情况究竟是要闹哪样啊,说真的,那水鬼要怎样才能从你的身体里滚出去啊,这样看上去总觉得怪怪的。”

    燕长弓听了我的话之后,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自然也没有在进行没有营养对我废话,将目前的情况告诉了我:“如果要用万无一失的方式来处理的话,恐怕有些困难,第一时间上就来不及了,因为只要太阳一出来,这个束缚她的棺材一见光就会湮灭,再加上因为这个水鬼毕竟进化成水神了,虽然不及我,但耍耍阴招,拖拖时间还是轻而易举的,所以为了将她给拿下,所以我决定用身体把她留下。”

    前面还好,可最后一句就……

    “流氓,疯子,肮脏的老杂种!”

    燕长弓身体里面的水鬼被燕长弓的这一席话给气的破口大骂,但言语间的忌惮意味,还是很浓郁,毕竟敢为了彻底抓住她用自己的肉身为饵的人,可并不多见。

    不光是那个水鬼这样想,我也不例外,要不是我因为过早的接触到了意识海,对执念和意识有一定程度的研究的话,并且多次使用过阴阳八卦阵的话,我早就被那个水鬼给迷惑,将本命灯给吹掉了。

    肉身被夺舍了那可不是开玩笑的啊,轻则被压制住执念,说严重点,只有魂飞魄散,给别人做了嫁衣的结果。

    燕长弓一脸的不以为然:“这有什么好担心的,我在行动之前他想要夺取我的肉身,就只能吹灭我的本命灯,我的本命灯在哪里,你是知道的,离她不远又不近,偏偏就是在她进去不了的阴阳八卦阵里面……我早就知道,可能会有这种情况发生,所以我把阴阳八卦阵撤去了阳面,弄成了只能出不能进,可是用我们两个的

    本源之力给布成的,就算她有天大的本事,总不可能把她自己都打翻把,最后还不是只能被我给死死困在我的身体里面无法逃脱。”

    “所以你一开始就打算这样做了咯?”

    燕长弓点了点头:“只有这样才能让她没有一丝丝防备的进入我的体内,不过我的魂魄毕竟和她的魂魄实力相当,再加上为了展开这个行动摘掉了本命灯,对魂魄有了一定程度的削弱,到头来只能拖住他,没有余力和她抗衡了,不过有你的存在,那都不是事儿了。”

    我一脚将燕长弓给踹飞到了一边,没好气的说道:“这又不是拍什么悬疑片,你还要玩你妹的伏笔,要不是我反应的快,你的肉身就被她给夺舍了好吗,你提前给我说一声要死啊。”

    燕长弓看了我一眼,叹了一口气,这下才缓缓的说道:“这个水鬼在池塘里面呆了至少三十多年,对于细节的掌控能力恐怕还是会超出我们的想象的,如果我把这个行动的步骤都告诉了你的话,也可能会被那个水鬼给察觉到,从而导致这个行动的彻底崩坏……这个时候你知道为什么我不带燕大和燕若飞来了吧,因为只要我出了事,他们就会不带脑子的做出一些傻事来,而你不一样,感情并不会让你变得盲目,只会让你变得更加谨慎,冲这一点,我愿意赌一把,将后背交给你守护。”

    “滚吧……从来没看到给自己失误找借口,装个逼,还要装出国际范的人。”

    燕长弓也不理我在说什么:“臭小子,快继续给我的本命灯补充阳气,把这个老处.女给给耗死在我体内之后,赶紧把本命灯放回我体内,特么的,这一折腾,我这把老骨头都要散架了。”

    燕长弓这话一出口,他身体里面立刻就传出了一阵很是惊恐万分的惨叫,毕竟燕长弓这一手,是要将她赶紧杀绝啊。

    “呵呵呵呵……你不是不怕死吗,怎么死到临头了,还是怕了啊!”

    “怕……死过一次的绝望,你怎么会明白,反正都死过一次了,还怕什么,我只是不甘心……我的仇还没有报,张家屯的人还没有死绝,还没有彻底的断子绝孙,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我死不瞑目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