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六十九章 你总认栽了吧!
    那水鬼是在害怕,居然在害怕?

    他又在害怕什么?

    燕长弓的脸上的惊惧让我的心里不由得颤动了起来,这似乎是一个突破口……

    这水鬼似乎是对我所说的那句话起了反应,说明白点,就是我突然产生要把本命灯给点亮的这个想法,脱离出了她的掌控……也就是说,只要我把这个本命灯给点亮了,就能帮助燕长弓夺回身体的控制权!

    只不过,我该怎么把这本命灯给点亮呢?

    我也没有去看燕长弓此刻的表情,慢慢地坐下来,静静的思考着对策。

    而此刻的燕长弓,也没有再把精力放在试图用语言来蛊惑我的这一希望渺茫的手段上,很是焦灼的围着阴阳八卦阵转着圈,那副模样就好像一个才刚刚被关进动物园里面的猛兽正企图从四面八方围的严严实实的玻璃中冲出去一般,看上去随时都可能对我发动猛攻。

    只不过现在的她,在阴阳八卦阵和燕长弓的本命灯的双重作用下,也只能算的上一个困兽,既然是一个困兽,又有什么必要对它过多的在意?

    时间来一分一秒的流逝,那不知道算是水鬼还是燕长弓的那道身影,在我的眼前来回不断的走动着,脸上越发严峻的表情,更是透露出一股压抑不住的焦躁,而相反,此刻的我,反倒渐渐地冷静了下来,甚至还能在想着破解办法的同时,分出心思去和她讨价还价。

    “冷静冷静,现在是个法制的社会需要的是素质,买卖不成仁义在,更何况看我没有觉得这个将本命灯点亮有任何威胁到你的地方,我做我的,你做你的,我们就这样静静的等到天亮,难道不好吗?”

    此刻的燕长弓,听到了我的话以后,停止了我认为无意义地来回走动,从他那麻木到像一张白纸的脸上,我看不到任何表情,似乎没有听到我的话一样。

    但又一副像是虽然听到了,却又对现状心有不甘,但又不知道怎么办,正在绞尽脑汁的想着解决的问题的呆萌样。

    见到我的话有这么大的杀伤力,倒也乐得自在,也坐在地上绞尽脑汁的想着如何将燕长弓的本命灯给点亮,全然不顾周围发生的一切。

    我现在这副胜券在握的表情,让本来就很是心力交瘁的水鬼已经濒临崩溃了,不管此刻的他究竟有多大的本事,但这阴阳八卦阵可相当于他和燕长弓共同布置下来的,如今以他一个人怎么可能将破的开。

    再说了,我现在正忙的不可开交,就算他叫破喉咙,我也懒得搭理他,说不定在他此刻的眼中,坐在阴阳八卦阵里面的我,就好和那些坐地起价的无赖一般,没有任何的区别。

    听到他在阴阳八卦阵外声嘶力竭的冲着我嘶喊着,那般抑扬顿挫,慷慨激昂,就差一把鼻涕一把泪了,

    没过一会儿,这水鬼是真的来不起了,像死了妈一样拼了命的向我冲来,看那样子心理防线已经崩溃了……

    女人就是不够沉稳啊……

    我冷哼了一声,感叹了一句,看到阴阳八卦阵将燕长弓的身体给硬生生的拦了下来,看来现在的的确确是那水鬼主导着燕长弓的身体,因为燕长弓是能够进入这个阴阳八卦阵的。

    看到浮现在燕长弓脸上的囧态,我笑的开心的不得了。

    “特么的,欺人太甚,老子就是耗尽了自己的阴气,也要把你给生吞活剥,将你练成伥鬼!”

    燕长弓的嘴里面冒出了一阵很是狰狞的话语,与此同时,燕长弓的身上很是突兀的喷涌出了浓郁到可以将半边天都染黑的阴气,一圈一圈的向阴阳八卦阵蔓延开去,将地上密密麻麻的蜡烛统统给笼罩了进去,虽说那些阴气萦绕在蜡烛上,却丝毫动摇不了那些火苗,却还是将蜡烛给硬生生的往下着。

    我看着眼前的一切,心里一阵阵惊心动魄,那不断变矮的蜡烛,让我的小心肝都快要扑通扑通的跳到肝胆俱裂了,虽然我知道这水鬼使用这一招付出的代价很大,但只要她将阴阳八卦阵给毁了,那我这条命就交代在这里了。

    阴阳八卦阵是顾不了了,吹又吹不得,点又点不得,现在唯一的方法就是得尽快得把燕长弓的本命灯点亮啊,可是究竟该怎样点啊……

    我把燕长弓的本命灯凑到那些蜡烛上,试图用那些依旧熊熊燃烧的烛光将已经只剩下星星点点的光斑的本命灯引燃,结果发现并没有任何的用处,这也就罢了,就算是用打火机也点不燃,给我一种本命灯是空气的错觉。

    我艹,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而这个时候,燕长弓身体上的阴气已经开始慢慢的衰竭了,破坏阴阳八卦阵的行动开始慢慢缓了下来,可不管怎么说,他此刻已经占据了优势。

    我死死的揪着头发绞尽脑汁想着燕长弓点燃本命灯的细节,很快燕长弓之前做的事便很是清晰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似乎他之前在点燃本命灯的时候,似乎在蜡烛上滴了几滴鲜血后,那三根蜡烛才开始变得旺盛起来,难不成点燃这蜡烛要鲜血不成?

    想到这里,我摸出了一把水果刀,在我手指上戳了一道小口子,虽然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不过事已至此,好像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这一刀子下去,我的手指上就喷出了大滴大滴的鲜血,我狠狠的挤了一下伤口,让流出的鲜血稍微稀薄了一点,就往蜡烛上挤去。

    我这动作一出手,那水鬼的眼神顿时变得紧张了起来,看来我赌对了!

    当鲜血滴至燕长弓的本命灯的时候,我的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了,这倒不是说没有效果……

    而是特么的根本就没有效果!

    这些血液就直接从本命灯上穿透了过去,就好像本命灯不存在一般……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等等……

    我一下子明白了!

    本命灯自然只能和燕长弓本源阳气契合,而我血液里面蕴含着的可是我的本源阳气,自然无法引燃,但我并不是只有这个手段啊!

    我看着近乎于要变成一张薄纸,只剩下一丝火苗的蜡烛,冲着笑的分外狰狞的燕长弓,笑的更是狰狞……

    “不要高兴的太早了……佛手阴阳!”

    我的话一出,我的内息疯狂的涌动了起来,捏着燕长弓本命灯的手,一下子涌动起了一阵炙热的金光,那三根蜡烛若不可闻的火苗一下子升腾了起来!

    这一刻,那火光比最初燃烧的还要疯狂!

    朝我猛扑过来的燕长弓的身形就此一滞,一把跪在了地上,但眼神里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惊慌……

    “小表子……你这次总认栽了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