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六十八章 本命灯……与惧意
    “你居然敢骂你的师父是小表子,你……”燕长弓听了我说出的话,脸色变得很是难看,那小脸上更是浮现出了傻子都能看出来的怒气,而且还是在递增,兴许是知道了自己的表情太凶,会吓着,他这才深吸了一口气迫使自己变得和蔼可亲下来:“王笛,他认不出我来,你总认得出吧,我记得我们之前还一起商量过该如何行动的吧……”

    他后半句话一出,王笛的身体很是突兀的颤抖了起来,直直的朝那些蜡烛扑去,王笛可是鬼,如果去扑灭阴阳八卦阵的蜡烛,按照阴面阴生阳的规律来看,她这一行为无异于飞蛾扑火。

    王笛是一个多么机灵,多么聪明,多么贪生怕死的鬼啊,就算和燕长弓商量了什么后续行动,只要危及她的生命安全,她会执行那才奇了怪了。

    很明显,那个水鬼再利用自己的威压来胁迫王笛做这件事,我也不会傻傻的看着王笛受伤,索性就把她收回了意识海。

    见到王笛消失在了他的眼前,燕长弓眉头就是一皱:“臭小子,你在那里做什么,存心是想让我死吗?”

    我坐在地上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我师父是这么容易死的吗……我只是不想让那个女鬼逃脱罢了,离天亮还早呢,不急不急……这样吧,你走到这个阴阳八卦阵里面,我就认为你是我的师父,如果你不能做到,那就不能怪我了吧,小……表……子!”

    燕长弓听到了我的话之后,表情一下子变得很是古怪,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仔仔细细的打量了我两眼,突然爆发出了一阵很是豪爽的笑容,只不过在这其中,有一点不难察觉的阴阳怪气。

    我以为他还会给我扯点什么有的没的事情,结果很是出乎我的意料,他直接就点了点头,同意了他就是那个池塘里面的小表子。

    “看不出来这个毛毛躁躁的老小子,居然有一个这么心思缜密的徒弟,不错,我就是这个池塘的水神。”

    这和我心思缜密有半毛钱的关系啊,你就说些漏洞百出的话出来,自己都发觉不了,若是我还发觉不了,那岂不是说明我的智商和你在一个水平线上咯……

    对不起,我没有你这么傻……

    见到我嘴角不断抽搐的模样,此刻的燕长弓也不气,也不恼,一脸的风轻云淡,在我的目瞪口呆中,很是陶醉的抚摸着自己的身体,还在那里发出一阵很是销魂的声音:“别看这个糟老头子长得不怎样,这肉身,这肌肉,太完美了,本姑娘就是因为女人的身份,才沦落到了今天的地步,可现在终于可以尝尝做男人的滋味了……真不知道男人和女人的区别在哪里,反正以后的日子长得很,试试就知道了……哈哈哈……”

    这声音,这话,简直让我的鸡皮疙瘩像不要钱一般蹭蹭蹭的往下掉,要不要这么恶心……

    还有要不要那么坑啊,真的是不想发生什么的时候,偏偏就要发生什么,感情燕长弓在那个棺材里面折腾了快一宿了,都还没有把那个水鬼给摆平,你修道,修你妹的道啊,完全修到牛屁股里面去了。

    你修道的时间,比她变成鬼的时间都还要长啊,到头来,你特么的居然被她给夺舍了,然后就将我一个人孤零零的丢下,让我去面对这个让你这么老奸巨猾的人都搞不定的水鬼,这让我情何以堪?

    这世道还有天理吗?

    你听见过徒弟给师父收拾烂摊子的吗?

    燕长弓你特么的就是一个混蛋啊……

    可恶,我现在该怎么办啊……

    我坐在地上死死的护住燕长弓的三盏本命灯,一时间有些一筹莫展,难不成我要这样和这水鬼耗下去不可,照燕长弓本命灯的亮度来看,只要这个阴阳八卦阵不被毁坏,这本命灯倒也不会熄灭,只是布置阴阳八卦阵的蜡烛似乎坚持不了太久啊……

    而这个时候的燕长弓很是夸张的笑着,就好像征服了整个世界一般,笑的连整个身体都剧烈色晃动了起来,一副把这几十年被困池塘底部的憋屈都要释放出来。

    本命灯可是燕长弓的生命息息相关的,只要这本命灯还没有灭,燕长弓还活的好好的,就还有救,只不过……

    我现在应该做什么,怎么才能救他?

    “臭小子,我和你也算是近日无怨,往日无仇的,我们打个商量,你把这老头的三盏本命灯给吹灭了,由我来占据他的身体,算起来我应该也有个道君的实力,我还做你的师父怎样?”

    这水鬼被困了三十多年脑子是被弄傻了吧……我撇了撇嘴角,你以为群众的眼睛都是瞎的啊,连燕长弓都认不出来?

    “你不要刷新智商下限好吗……你要是能彻底占据燕长弓的身体,还需要和我废话吗……连个阴阳八卦阵都破不了,还在那里咋咋呼呼……”

    燕长弓的表情瞬间难看的紧,但还是强颜镇定:“你说的没错,我是没有办法进入到这阴阳八卦阵中,也离不了这里,但你有没有想过,这蜡烛似乎燃不了多久了,你现在嘴硬吧,等那蜡烛燃完了,看你还有什么办法,不如就趁现在你还可以和我谈条件的时候,好好想想,怎样对你有利。”

    这水鬼说的话那才是一个情真意切,句句切中要害,让我心里也暗暗发着虚,毕竟周围那些即将燃尽色蜡烛的确是一个致命问题。

    “好吧好吧,算你说得有理,既然这样,我们都各自退一步得了,你也没有必要在燕长弓的身体里面死磕,你只要等到阳光出来的那一刻,吸收足够的阳气,就可以彻底解脱了,而我们也并不是要彻底的置你于死地,只需要完成委托就可以了……嗯,那你就在一旁待着,我也什么都不做,就这样静静地等到天亮可好?”

    我说完这句话,见他没有任何的反应,就自顾自的拨弄起那些蜡烛来。

    阴阳八卦阵的蜡烛,我是彻底没有办法了,看来只有想办法将手中含有燕长弓本命灯的蜡烛给弄亮一点。

    “小表……大姐,你知道本命灯该如何点亮吗?”

    一听到我这话,燕长弓的脸上不知为何陡然升起了一丝浓浓的惧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