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六十七章 自己来拿,小表子!
    从那白白胖胖的外观来看,很显然是燕长弓的!

    那水鬼在池塘底下受苦受难了三十多年,还能有这么白白胖胖才真的是世界奇观。

    “师父……情况怎么样了,你还好吗?”

    我试探性的问了一句,也不敢抱太大的希望,毕竟燕长弓在棺材里面待了那么久,谁知道会发生些什么样的状况。

    和我预想中的一样,燕长弓并没有回答我,那双白白胖胖的手就这样直挺挺的指着一片乌黑的苍穹,看上去很是诡异。

    见到这样的结果,我自然是不敢再说话了,紧紧的握着那三根蕴含着燕长弓本命灯的蜡烛,很是紧张的等待着,等待着燕长弓可能会对我产生的回应。

    去过农村的人都知道,农村和城市可不一样,夜越深,温度越低,再加上这里的状况本来就不一般,一阵阵阴风不要命的刮着,刮得我暴露在外的肌肤就像被刀割了一般,生疼生疼的,不止如此,我都已经尽其所能的减缓我的呼吸频率,可还是忍不住吸了几口气。

    顿时一阵冷的就快要让我窒息的低温,沿着我的呼吸道向下涌动着,在我没有一点点的防备的时候,差点让我一下子就背过气了,太冷了,阴气怎么会这么重!

    这个时候,燕长弓的手突然猛烈的颤抖了起来,像一个溺水的人一般在空中不断地滑动着,在我的周围惊起了一阵阵很是夸张的声响,在寂静的乡村深夜中,如同一石激起了千层浪一般,很是触目惊心。

    紧接着一道身影,从棺材里面直挺挺的坐了出来,蓬乱的头发,凌乱的衣物,苍白到极致的脸庞,让我一时间不敢相信这个人就是不久前还活蹦乱跳的燕长弓。

    “师父——”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棺材处就发出了一阵很是夸张的巨响,整个棺材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燕长弓更是重重的摔落在地上,摔了一个四仰八叉,因为失去了本命灯,本来就没有多少精力的他,此刻更是摔得骨头都快要散架了。

    这对于燕长弓来说,仅仅是微不足道的翻到,对于我而言,简直就是灭顶之灾,这棺材还有燕长弓那个白白胖胖的身躯倒下后,刮起的那一阵穿越风和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的阴风,让我周围的所有蜡烛都是一阵花枝乱颤,也亏得我和王笛防御的及时,这才没有出现蜡烛大范围的被扑灭的情况,仅仅只被扑灭了少数几根,只是点起来有些手忙脚乱罢了,倒没有出现什么大问题。

    当我把这一切给做完了之后,燕长弓这才猛烈的咳嗽了好一会儿,仰天长啸了几声,英雄不问出处,流氓不问岁数,时不我待后,这下冲我笑着说:“阿斌……那水鬼已经被我给收拾掉了,是不是很崇拜为师,不要迷恋我,我只是一个小小小小鸟……”

    燕长弓的脑子是出问题了吧,这说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啊?

    不过看到燕长弓那一脸熟悉的贱笑,我心里自然很是高兴,就要往棺材旁走去:“对了,师父,那你去把张三的残魂给解救出来,我们的任务就完了,你还在这里站着干嘛,舍不得走了啊。”

    燕长弓撇了撇嘴:“我刚才才和那个水鬼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战斗,本来还想趁着这场战斗,吃吃那个女鬼的软豆腐,倒头来却只看到了一具干尸,晦气晦气,差点弄得我功能障碍了。”

    听了燕长弓的话,我不由得呵呵呵的笑了起来,这不正经的老家伙,果真和我想的一样,而这个时候,燕长弓突然向我跨了一大步:“终于摆脱那个口棺材了,特么的,我真的受不了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满是解脱。

    这个时候,他看了看地上的阴阳八卦阵:“那女鬼都解决了,还是把这东西给吹灭了吧,免得惹些孤魂野鬼看着心烦。”

    我正要去吹,王笛突然拉了拉我的手,指了指我手中的那三根蜡烛。

    我一看,一下子察觉到了不对劲……

    这三根蜡烛的烛光在这个时候居然摇摇晃晃了起来,给我一种似乎随时都会灭掉的感觉,原本很是明亮的略微有些金黄的烛光,此刻居然变得异常暗淡,这蜡烛我不知道,但那烛光我可是知道

    这是靠燕长弓的阳气和本命灯点燃的,如今变得异常黯淡全靠阴阳八卦阵给他吊着最后一口气,怎么能吹灭,是脑子秀逗了吧……

    莫非……

    一想到某种可能,我吓了一跳,赶紧往阴阳八卦阵的中心退了好几步:“师父,这东西现在恐怕还吹不得吧……”

    “怎么吹不得,不吹掉,你怎么离开?”

    燕长弓站在阴阳八卦阵外面很是不耐烦的看着我,一直在那里催着我。

    我越看越觉得我的猜想是正确的……

    “师父,你是不是傻啊,为什么要吹啊,我想走直接跨出来就好了啊,还用的着吹吗?”

    燕长弓看着我,脸上挂着一副被异物卡住喉咙的表情,一时间没能说出任何的话语。

    燕长弓的本命灯已经黯淡到了这个程度,应该和那个水鬼脱不了关系,也不知道燕长弓现在究竟怎样了,这阴阳八卦阵是万万撤不了的,一旦撤了就是将他往死里面推啊……

    “你是在干什么,连师父的话都敢不听了?”

    这货绝逼不是燕长弓,燕长弓从来都不会这样严肃的和我说话,一向都是用一副和蔼可亲的外表掩盖他的凶残:“好了,师父,我不怎么懂阴阳八卦阵,你帮我吹一下吧,之前说好的,我只负责帮你看守本命灯,其他都由你来操作的。”

    燕长弓表情这才松弛了下来:“阿斌……我果真没有看错你,真靠谱,既然这样,那你先把本命灯给我吧,不然我真得死了。”

    此时此刻,我对他的戒备在这一瞬间彻底消散一空了,因为……

    他这话让我真真正正无法再装下去了,说话也得过过脑子吧,虽说你的表扬很是动听,但是……

    “想要本命灯,自己进来拿啊……小表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