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六十六章 伸出棺材的手
    燕长弓站着站着就翻了进去,这突如其来变故,让我的脑袋一下子当机了。

    这是什么情况?

    我吓了一大跳,立刻就站起身来,就要往不远处的棺材冲去,一边冲一边喊:“师父……师父……你怎么了?”

    我的话还没有说话,就被一双手给死死的往后拖,我一惊,这才发现我差点就冲出了阴阳八卦阵,我艹,吓死我了。

    一想到冲出这个阵法所带来的严重,我的背上立刻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吓得我立刻把手中的三根蜡烛死死的攥在手中,一屁股坐在阴阳八卦阵中,再不敢移动分毫。

    将我拖到后面的人自然是王笛,也不知道燕长弓在展开行动之前和她说了些什么,反正此刻的她以一种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我,再不敢松开我的手臂了。

    燕长弓不知道在棺材里面干什么,进去之后一直没有动静,更别说回答我了,此时此刻,我周围挂起了一阵很是阴恻恻的阴风,将这时的氛围,渲染的很是诡异和凄凉,让我不由得为只身前往其中的燕长弓担心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许久没有动静的棺材终于有了动静……

    这个棺材的盖板突兀的飘了起来,重重的盖在的棺材上,将这个棺材再次密封了起来,开始了不规则的震动,在这个很是剧烈的震动中,木块组成的棺材似乎是在这番震动下,有些不堪重负,发出了呲啦呲啦的声响……

    而与此同时,棺材里面还在接连不断的传出一阵阵交织在一起的叫喊和嘶喊,有男的,有女的……

    特别是那个女人的声音痛苦的简直用死去活来来形容也不为过……

    他们是在做什么?

    莫非……

    是在进行传说中百闻不如一见的野战?

    还特么的是棺震!

    我和王笛对视了一眼,表情那个精彩,各自心怀鬼胎,嘿嘿笑着打量着这个来来回回,上上下下不断抖动着棺材,猜测着燕长弓老奸巨猾,却又时不时,大义凛然的面目下隐藏着的动机和他此刻英明神武的表现……

    这老头,在平日里哔哮天犬,哔哮天犬这些话说惯了的人,到头来,想不到居然连一个死了不知道多久的女鬼,都不放过……

    只不过以这种方式来解决目前的困境,这个逼……

    只能给满分啊!

    这棺材有些奇怪,照最长的时间来估算,恐怕已经存在于这个池塘地下三十多年了,可是这个棺材看上去并没有哪怕一丝一毫的损害,看起来像是新的一样,这样一对比起来张三那棺材就有些差远了,估计是材质的关系,再说了能够压制住这个已经可以说进化成水神的水鬼,能是普通的东西吗?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在燕长弓他们两个翻云覆雨一般的折腾下,这个棺材在不断地震动中开始天翻地覆一般的溃散,木块和碎屑就像天女散花一般向四面八方挥洒着。

    那景象简直壮观的动人心弦!

    这燕长弓……

    但就在那个棺材震动的那个惊天动地的时候,一阵阴冷的气息,从我的四面八方蔓延开来,一股股透骨的寒冷直直的往我的骨髓里面渗去。

    在这变化下,我周围的温度似乎降了好几度,虽然这个时候,都已经是秋天了,但也不至于一下子来这么大的温差,很显然,这寒意有古怪!

    就在我猜过去猜过来的时候,我的身边突然传出了一阵很是密集的呵气声……

    “留下来……留下来陪我们,不要走了,不要走了……”

    这声音来的太突兀,将我瞬间从地上给吓的跳了起来,朝着声音传出来的地方望去,才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的身边出现了好几十个密密麻麻的人影,而这些人影都垫着脚尖,在阴阳八卦阵外,来回不断地回荡着……

    在烛光的倒映下,他们的眼睛显得很亮很亮,散发着令人心悸的寒光,死死地盯着这里,却又不敢靠近,我看到他们那怂样,我也懒得理会。

    “王笛,这些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是干什么的?”

    王笛撇了撇嘴角:“就是一些孤魂野鬼被之前烧的那些纸钱给吸引了过来罢了,有什么担心的,只要他们没有那个水鬼强大,就无法闯进这个阴阳八卦阵里面,你师父这一手,相当于借用了水鬼的实力,也就是说这个阵法可是他们一同布置下来的,你只要在这个阵法中,就是绝对安全的。”

    我点了点头,觉得她说的话还是有些道理的,毕竟我的工作只是帮燕长弓看守本命灯,至于其他的危险都被燕长弓扛下来了,还担心那么多干嘛。

    说虽然这么说,想虽然这样想,但最大的危险还是在那个一直震动着棺材里。

    虽说,我一开始是抱有一些龌蹉的想法,但是都持续了这么久了,肯定不会像我想的那般……

    因为都快一个小时了,我才不相信燕长弓有这么的持久!

    不管怎样,燕长弓现在的处境都有些堪忧……

    其实我的心里一直都明白,燕长弓此刻应该是在和那水鬼进行交战,估计也没有怎么占到上风,他那性子我还是清楚的,一旦占到点优势他还不得上天,怎么可能一个多小时都没有半点音讯传来?

    一想到那些可能会发生的结果,我的额头上就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但无论怎样,我还是铭记着燕长弓的嘱咐,并没有半点莽撞。

    我目不转睛的看着棺材,感受着其上动乱不堪的阴气和阳气,心里很是纠结和紧张,紧紧捏紧的手掌,都被汗水给浸润了。

    又过了好半天,那几乎都快要彻底的损毁了的棺材这才在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爆发后,彻底的停止了晃动,静静地停在了原地。

    我和王笛对视了一眼,有些紧张,这交战的结果究竟如何?

    我紧紧的握着那三根本命蜡烛,询问道:“师父……师父,怎样了?你还好吗?”

    而棺材里面却没有任何的回应。

    就在我脸上的表情有些阴晴不定的时候,棺材发出砰地一声巨响,一只白白胖胖的手猛然将棺材板推到了一边,直直的伸了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