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六十五章 突变
    他要进这棺材里面……还要我助他一臂之力,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

    但看到燕长弓很是郑重其事的表情,我还是不得不压下心中的困惑,点了点头。

    燕长弓看到我点头之后,让我将意识海里面的王笛叫了出来,然后从阴阳八卦阵仅剩下的阴面的正中央,取出了三根蜡烛,咬破手指在这蜡烛熊熊燃烧着的火苗上各自滴下了一滴鲜血,然后诡异的事情发生了……这些蜡烛不但没有灭,反而燃烧的更旺了,只不过和普通的蜡光不同,这三根蜡烛的烛光散发出来的温度,隐隐约约给人一种阳光普照的感觉。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觉得这蜡烛此刻燃烧的似乎是燕长弓的阳气……

    这三根经过了燕长弓鲜血的加持的蜡烛变得尤为的明亮,和其他的蜡烛比起来,那叫一个天上一个地上,而这个时候,燕长弓把王笛叫到了他身边,和她说了几句话后,王笛面色很是凝重,但在燕长弓更为凝重的表情下,她张了几次嘴巴,却都没有发出声音。

    在燕长弓的点头示意下,王笛也没有其他过多的反应了,将手一伸,就没入了燕长弓的肩膀,当她的手再次从燕长弓肩膀里面伸出来的时候,却没有染上一丝一毫的鲜血,却很是奇怪的有三朵类似于火苗的东西在她的手心中不住的摇曳。

    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燕长弓快速的从王笛的手中接过了那三朵摇曳着的火苗,讲这三朵火苗小心翼翼的分别融入了他手中紧紧攥住的那三根蜡烛的火苗中。

    做完了这一切,道士本来很是红润的面庞一下子丧失了所有的血色,就好像他全部的精气神已经离他而去了一般,虚弱的让我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人就是我心目中战神一般存在着的燕长弓。

    他究竟是这么了?

    燕长弓颤颤巍巍的走到我的身边,将这三根蜡烛重重的交在了我的手中,这蜡烛一离开了他的手心,他的身体就是一个踉跄,仿佛丧失了所有的力气一般,吓得我赶紧将他扶了起来,我的手一接触到他,他的身体就是剧烈的颤抖。

    还没有等我明白个所以然,他就将我推到了一边,又向棺材走了一小步,和我保持着很长的一段距离,这才有气无力的对我说道:“阿斌……你手中的这三根蜡烛是我用阳气点燃的,还有……这三根蜡烛里面包含着我的三盏本命灯,只要你站在阴阳八卦阵的阴面,那个水鬼就无法接近你,我如果想要拿回这三盏本命灯会自己来拿,除此之外,你一定不要让这三根蜡烛熄灭了,否则,我们都得死,我的话,你明白吗?”

    我有些紧张的点了点头,顿时明白了……

    人的肩膀上其实是有三盏本命灯的,走在夜路上,如果有东西拍你的肩膀,切记不能回头,因为如果你突然的一回头,肩膀上就会惊起一阵风,让肩膀上的本命灯变得微弱,这个时候鬼魂就可以轻易的吹灭你肩膀上的本命灯,灯灭则身死……

    而燕长弓就这样让王笛将他的三盏本命灯给取了出来,怪不得会变成这副模样。

    燕长弓嘱咐完我后,见我点了点头,就蹒跚着向棺材,颤抖着走过去了。

    而随着燕长弓和棺材的距离的不断缩短,原本没有一点动静的棺材里面突然发出一阵莫名其妙的话语,像是一阵难以言明的笑声,又像是心怀鬼胎的嘲讽……

    而燕长弓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依旧颤颤巍巍的向着棺材走去。

    他的身边到倒没有出现什么奇怪的事,我的身边却开始慢慢的诡异了起来,之前布置那个阴阳八卦阵的时候,我记得明明点了很多蜡烛,那些烛光将我的周围渲染的如同白昼,而现在即便是撤去了一半之后,也还是会挺亮的啊,可是现在我却感到一种无法抗拒的黑暗正慢慢的向我的身边侵蚀过来,把原本属于我的光明给一丝一丝的夺走了。

    这究竟事怎么一回事?

    看到那已经强烈到可以将我周围所有的光线给吞噬的一干二净的黑暗,我不由得冲着燕长弓喊了起来:“师父,有情况!”

    燕长弓蹒跚的身形被我这么一喊,骤然听了下来,有些艰难回过头来,有气无力的看了我一眼:“你又怎么了……我现在时间紧迫得很,你以为本命灯是想摘就能摘的……”

    “师父……你看我周围……”

    燕长弓看了看我周围的情况,笑了笑,就转过身去:“这是鬼迷心窍罢了,想要逼你离开这个范围,不过你可以放心不到明天早上,她是出不来的。”

    话一说完,他就向棺材走去了。

    说来也怪,他只要靠近棺材一点,棺材里面的声响就越发的剧烈。

    砰砰砰砰的声响里面,夹杂着一阵阵让人毛骨悚然的阴笑,听的我那个浑身不自在,只要是正常人都会觉得这个棺材有些怪异,但是燕长弓就像什么都没有感受到一样,迅速的将保养的肥肥胖胖的手重重的放在了棺材板上。

    说来也奇怪,燕长弓的手掌放在棺材上面之后,那一阵阵的阴笑声忽然停止了。

    燕长弓手用力的一扬,棺材板发出一阵叽叽喳喳的声音,直接被燕长弓掀了起来,重重的扔到了一边。

    燕长弓将棺材板扔到一边后,几乎是将大半个身子都探进了棺材里面,他往看了两眼,身形一下子愣住了,发出了一阵可以用惊骇欲绝来形容的声音。

    “这棺材里面,怎么可能是空的,难不成那个——”

    燕长弓的话一到这里就戛然而止了……

    我被燕长弓的话给弄得有些害怕:“师父……师父……究竟这么了,难不成这么了?”

    而燕长弓并没有回答我的话,这个突如其来的氛围让我一下子有些心惊肉跳,要不是想到我不能离开这个阴阳八卦阵的范围,我都要跑过去检查一下他的情况了。

    不过这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燕长弓的身体再次颤抖了起来,转头看了我一眼:“阿斌……记住我说的话……”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甚至还没能等到我的回复,就听吱嘎一声,燕长弓砰的一声跌进了棺材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