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六十四章 祝我一臂之力!
    感觉有些不对劲啊……

    这么快就挖到棺材了,怎么可能?

    我大致算了算我们所挖的这个坑洞的深度,恐怕最多只挖了一米左右吧,那个水鬼的棺材,我记得似乎是在池塘的底部吧……这池塘再浅,也不可能只有一米深吧,一米深……能把张三这个差不多有一米八九的大汉给淹死,那真的要有一定的水准啊!

    我很是无奈的看着眼前这来的太突然的结果,心里觉得不可思议:“师父,这个高度绝对有点诡异啊,这样看来这个棺材绝对有鬼,在我的印象中,这棺材应该是在池塘底部吧,这个深度绝对没有能够触碰到池塘底部的可能。”

    燕长弓也没有回答我,一脚将我踹爬在了地上,让我配合他将这个红色的木头拼成的棺材给抬了起来,小心翼翼的将棺材上的尘埃清扫了一遍,也没有冒然的将这个棺材盖给掀开,反而点燃了一大叠纸钱,绕着棺材来回的绕着,嘴里还在那里不断的说些莫名其妙,听上去并没有任何意义的话语,最后才脸色有些难看的说道:“我大致有些明白了……不是池塘浅,而是这个棺材一直在向上升。”

    “棺材在自动上升,你在开什么国际玩笑?”

    燕长弓撇了撇嘴:“之前我们不是谈到过那个水鬼为什么要采取让张家屯不能产生新生儿的方法来进行报复,而没有直接对张家屯采取屠杀的方式……从现在这个可以不断上升的棺材来看,应该不是她不想,恐怕是因为她不能……这个棺材似乎有些邪门,似乎限制了她的行动能力,让她不能从这个池塘已经这个棺材里面逃脱……她想要从这个棺材里面出来,很简单,只要离开池塘,在阳光下暴晒即可,而要从池塘里面出来,就只有一种途径,就是用大量的怨气,冲破这个棺材带来的桎梏,所以才会出现被铲子挖出的地方有鲜血的渗出的现象。”

    原来如此……

    燕长弓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依旧没有停止手中的动作,小心翼翼将棺材周围的泥土尘埃都统统的扫到了一边,让棺材所在的地方在这一瞬间变得很是干净,这动作做完后,他又摸出了大把大把的蜡烛,很是驾轻就熟的布置出了一个阴阳八卦阵,与以前不同的是,他在这个阴阳八卦阵外还撒上了一把那些纸钱燃烧殆尽后留下来的烟灰。

    再这样近乎于万无一失的布置之后,燕长弓这才示意我可以去查探一下张三残魂此刻的状态,这个棺材除了底部之外,差不多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暴露在了我的面前。

    我按照之前的印象,朝着棺材的一角走去,却很是奇怪的发现原本应该是死死的把张三压在其下的地方,并没有张三的存在,只是那颗长的有些让我记忆犹新的丧魂钉。

    也就是这颗丧魂钉让我在第一次的行动中,并不能将张三给解救出来,既然这个丧魂钉还在,那张三的残魂并不可能离开或者消失,只有可能是被棺材中的那个水鬼给用一些我看不透的手段给藏了起来。

    我绕着棺材走了一圈,确定没有办法发现张三的踪迹之后,这才回到了燕长弓的身边,向燕长弓汇报了起来:“师父,张三的踪迹消失了,但是在之前钉着张三,让他无法逃脱的那颗丧魂钉还在,但那个水鬼的实力比我强多了,以我的能力贸然去拔,恐怕拔不下来不说,还会被那股阴邪劲儿所伤,所以……师父还是得你出马!”

    燕长弓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摇了摇头,但也没有说些什么,毕竟我说的是实话,恐怕此刻的他有些后悔将我这个什么都不会,之后偷懒扯后腿的人带出来做任务。

    他比了禁声的手势,示意我不要说话后,从地上布置好的阴阳八卦阵中抽出了一根蜡烛,快速的朝着我所指引的那个丧魂钉的方向走去,就在他的手放在那颗丧魂钉上的时候,手中的蜡烛突然灭掉了……

    “嗯?”

    燕长弓嘴里发出了一声疑惑的呢喃,但也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一阵咔擦咔擦的声响从他的手中传来,可这声响只维持了不到一秒,就消散了,因为取而代之的就是一阵在漆黑的夜里发出咔擦咔嚓的声响还要诡异,还要令人恐惧的声音……

    这……

    这居然是张三的惨叫!

    “我艹,还敢阴我?!”

    燕长弓在那凄惨无比的叫声发出的那一刹那,就停止了手中的动作,将蜡烛点燃之后,就向我冲了过来,在我的身上用香灰看似很是随意却暗含着规律的涂抹了一个类似于八卦阵的图案后,这才将我往后使劲儿的推了一把,让没有反应过来的我,一下子后退了好几步,而燕长弓却挡在我的面前,死死的盯着那具棺材。

    “我艹,差点就被那水鬼给阴了,现在的时间是阳气在逐步的衰弱,阴气急剧上升的关键时刻,躺在棺材里面的那个水鬼现在的实力正在巅峰,特么的,她还借我们的手,让她冲破了这个棺材的束缚。”

    “师父,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然你把那个丧魂钉直接扯下来,把张三放出来之后,放火把这棺材给烧了吧……虽然不知道拔这个丧魂钉的时候,为什么会伤害张三,但只要把那东西拔出来,绝对可以救下张三,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

    燕长弓只是摇了摇头,脸色很是严峻:“这若是一个寻常的水鬼就罢了,但是这个水鬼已经进化成水神了,如果不趁着她还没有适应外界的环境之前将她给控制住,让她给逃脱了,那麻烦就大了。”

    燕长弓说完,点燃了一跟烟,一口气吸完之后,将地上所有的蜡烛的排列给打乱了,硬生生的将这个已经完成的阴阳八卦阵给拆分开来,将阳面给拆除了,只用阴面将这个棺材给彻底的围了起来,这很明显是一个只进不出的阵势。

    做完这一切,燕长弓看向了我,表情很是坚定:“我现在必须得进到那个棺材里面了……也是时候轮到你来助我一臂之力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