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六十三章 上浮的棺材
    燕长弓听到我所说的话之后,也不气也不恼,冲我很是和蔼的笑了笑:“阿斌……下面的情况怎样?”

    看到燕长弓的笑容,我心中的愤恨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毕竟相逢一笑泯恩仇,这句话还是有一些道理的。

    所以当我感受着着自己一瘸一拐的走路姿势和死死的捂着身上的发出阵阵刺痛的淤青,再看着燕长弓居高临下的挥舞着手中的铲子,那虎视眈眈的目光,一种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亦或是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处境让我情不自禁的向燕长弓发出了很是诚恳的道歉,这才很是艰难的在燕长弓的默许下,从被燕长弓一脚踹下去的坟坑中爬了起来。

    当我站在地面上的时候,我才真真正正的了解了燕长弓的气量,特么的,他这人就没有气量!

    本来还想悄悄的在心底咒骂他几句的时候,燕长弓的和蔼的表情顿时一边,手中的两把铲子就要向我招呼过来,吓得我再不敢耽搁了,将下面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不敢有丝毫的遗漏。

    燕长弓听了我的话之后,略微思考了一下,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来和我想的没有太多的区别,一个水鬼怎么可能仅仅是因为死在了这个池塘里面,就会对这个生她养她的张家屯怀有这么大的深仇大恨,很明显这其间有我们不知道,张家屯里面的人也不想让我们知道的隐情……得了,先不说那么多,时间也不早了,先把那个水鬼给收拾掉再说,管他有什么隐情,有钱赚才是硬道理。”

    看到燕长弓挥舞着手中的铲子,就要开工的架势,我心里有了一个极其完美的设想……

    于是我伸手,拦住了燕长弓,说出了我的想法:“师父啊,你不是说那个水鬼的实力非常强吗,但是她现在并没有处在水中,实力定会打一定的折扣,如果我们把对付她的时间调至明天,在白天和那水鬼交手,对她而言无异于釜底抽薪,以师父的本事,再加上我的配合,弄死她岂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燕长弓很是恨铁不成钢的看了我一眼,一铲子将我给拍翻到地面:“你说的很好,但是你也别忘了,阳光虽然对那个水鬼并不致命,但是对于张三的残魂而言,无异于将他凌迟处死,他充其量就是一个排名靠后的水鬼罢了,张三的魂魄对于恢复这个张家屯生育能力有至关重要的作用,你这样一弄,还想不想要那一千万了啊。”

    我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师父,你怎么能这么迂腐呢,委托的要求只是让我们解决掉张家屯不能产生新生儿的问题,既然已经知道了这个问题的根源就是那个水鬼,将她给弄死了后,张家屯难不成还不能产生新生儿不成,至于她们没了张三的魂魄能不能把孩子生出来,就不关我们的事情了,我们又不是隔壁老王,还要负责包产到户?”

    燕长弓听了我的话,先是愣了愣,随机就是一脸狂喜的看着我,很是满意的拍着我的肩膀:“让你和我一起前来,真的是我做的做好的决定,师父我对你满意极了,等回去以后,师父决定奖励奖励你,再教你几招坑钱……呸,赚钱的本领给你……”

    燕长弓的话直白的让我嘴角不住的抽搐了起来……

    既然确定的行动方案,我和燕长弓将手中的铲子往一边一丢,就坐在地上,摸出了手机准备一起玩一个通宵风靡中老年群体中的连连看。

    理想总是很美好,但现实总是残酷的,残酷到一百块都不给我们不说,连连连看都不让我们玩……

    因为我脑海里面那个张家屯屯主的残魂见实到了我们这般英明神武的表现,也被我出类拔萃的智商所折服,为了表示去他的敬意,告诉我,如果我们不能将张三的残魂给完完整整的救出来的话,他就会在我的意识海里面自爆。

    陡然间听到这么震撼人心的消息,我的心都快碎了,这完全是以生命为代价的作死啊……

    为了能够不脑袋碎掉而死,我只得再次用尽一切手段,将已经被我拐上道的燕长弓给再次拐回来,但又不能说出个所以然来,最后被打搅了正在用连连看这个把妹神器迷倒万千中老年妇女的中老年妇女偶像燕长弓的雅兴之后,很是无辜的再次被两铲子给拍的鼻青脸肿后,这才继续开始了我们之前的未竟事业。

    我还沉浸被两铲子拍的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的时候,燕长弓已经开始动手挖了,他一边挖,一边漫不经心地说:“你这臭小子,一点都不靠谱……也罢也罢,早挖晚挖,早晚要挖,那水鬼应该也有什么限制,所以才不得不待在池塘底部不说,还要把张三的残魂给拘在身边,不然以她的实力,上天她比天要高,下海她比还要深,将这张家屯的人全部弄死就是分分钟的是,还需要用这样的手段来让张家屯的人断子绝孙?”

    燕长弓这话说的也挺对的,那水鬼肯定有什么问题……

    不过想这些也没有用,还不如考虑一下能不能在这短短的几个小时里面将那个棺材给挖出来。

    从池塘这个名号就知道这东西浅不到哪里去,再加上之前我被燕长弓给弄下去的时候,那下落的时间,恐怕想在太阳出来挖到底恐怕真的有点难度……

    挖了没有一小会儿,一股腥臭味传了出来……

    燕长弓示意我停下手了,他蹲下身子,检查了一下被挖出来的缺口后,呢喃了一句:“湿的……”

    “湿的很正常啊,毕竟这里以前是池塘啊——”

    燕长弓把手中的液体一把拍在我的脸上:“这样还算正常吗?”

    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充斥在我的脸庞,这些液体居然是血……

    “师父……这……”

    燕长弓沉吟了一下说道:“这些血里面的怨气太重,但不知道这怨气是属于那水鬼,还是那些被水鬼害的人……罢了,先不管那么多了,先把那个棺材给挖上来再说!”

    我嗯了一声,我们两人就闷头开始挖了起来,挖着挖着,两声清脆的声响突然从铲子下传了出来……

    似乎挖到了什么东西了!

    我和燕长弓对视了一眼,将铲子扔到了一边,仔细的清理起被我们挖出的缺口,才发现……

    我们挖出来的是居然是一口棺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