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六十二章 交谈
    张三那凄惨的到让我全身都在发抖的话语,让我整个人都愣住了,尤其是我听清楚他说的什么后,他似乎是在说……

    终于有人来了……

    也就是说刚才把我拉到这里来的并不是他,而是燕长弓……

    所以说,他就是和前面一样,仅仅是找了一个借口,将我弄下来查探那个水鬼所住的地方的情况罢了。

    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是信任,你这样一次又一次磨灭我的信任,这样真的好吗?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想把燕长弓给打成两个小饼饼,然后扔进锅里面炸,这货真特么的太坑了!

    既然已经这样,想再多也回不到上面去,只能先姑且走一步算一步,我毕竟是一个医科生,什么没有,敬业精神还是学了接近四年的,不管燕长弓怎样这么对我,我还是得将这里的基本情况给了解清楚……

    不然上去之后,恐怕还有的我受的。

    张三看见我之后,本来近乎于哀莫大于心死的表情,顿时消散了不少,他一副望着救星的模样,死死的看着我,在我的身上来回不断的扫视着,那目光,说真的看得我有些头皮发麻,在加上他那在之前掉入池塘里面后,被水泡的有些臃肿,甚至有些腐烂的脸,让我们之间的氛围一下子变得异常的恐怖。

    我狠狠地沿着唾沫,心里异常的难受,说真的,看到他惨不忍睹的长相,我连和他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了。

    好半天,我才强忍着心中的厌恶,指了指洞穴中央的棺材,很是艰难的问着张三:“张三,这个广场里面的是你的……姐姐?”

    “不要……不要提她,她就是一个……一个恶魔,快救我,快救我出去啊,求求你了……”

    看着张三这副模样,我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也很是诧异,仅仅就是这短短一个月,他就被折磨成这个模样,那棺材里面的水鬼,究竟是和张三有多么大的深仇大恨?

    看着张三已经快到崩溃的临界点的精神状况,我突然有些理解他的歇斯底里了,在这一个月间,他一直压抑着自己,仅仅是靠着时不时的求饶来试图抓住那一丝丝微弱的希望,但是看见我之后,彻彻底底的看见获救的希望之后,大喜之下,已经有些疯狂了,甚至疯狂的有些不顾后果了。

    吓得我赶紧冲他挥了挥手,示意他安静下来,不然让棺材里面的那个水鬼出来了,我不知道他会不会有什么惩罚,但我知道我是彻底的玩完拿了:“你可以给我说一说你姐姐的具体情况吗……我只有知道的越多,才能对救你这件事有更大的把握。”

    听了我的话之后,张三明显的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说话也比刚才稳重多了,但是一听到我提及他的姐姐的时候,脸色还是变得有些难看:“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还有个姐姐……我也从来没有看见过她,因为她每一次的出现,就会对我进行惨无人道的折磨,而且在这过程中,还会对我进行鬼迷心窍……其余的时间,她就一直躲在棺材里面,没有出来过。”

    不知道自己有一个姐姐?

    在你被抓下来的时候,你也应该知道了把,若是她和你没有仇,那么多人死在这个池塘里面的人不去折磨,偏偏要来折磨你这个弟弟?

    看来这里面,还是有难以启齿的隐情啊……

    也不知道他是不能讲,还是他不愿意讲,总之我废了半天的口舌,还是没有从他的最里面套出任何和他这个所谓的姐姐有关的任何信息。

    这恐怕不会像他说的这么简单啊,这其间一定有些什么不为人知的消息,恐怕和这个张家屯的现状有脱不了的干系!

    不过我还是点了点头,向:“张三……那现在你知道你的这个姐姐为什么要害你,还有她下一步打算要做什么吗?”

    张三的表情并不是很好看:“我姐姐要害我的原因,是因为我似乎找到到了一个有些了不得的道士,让她感到了一丝危机,你就是那个道士派来救我的吗……至于她的下一步行动是什么,自然和他的初衷一样,要让张家屯里面的人断子绝孙,彻彻底底的死在绝望中,而我会死的这么早就是因为破坏了他这个初衷,她的原计划可是想让我最后一个死,让我感受尽她的报复才死去的……”

    张三的话,我简直听的有些莫名其妙:“你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她究竟对你们张家屯有多么大的深仇大恨,非要让你们绝种不可?还有她为什么要报复你?你说啊,快说啊!”

    这种谜底就快要呼之欲出的情况,让此刻的我简直是心急如焚,然而就当张三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棺材里突然传出了一声扣击棺材板的声响,张三顿时惊慌了起来,从他一脸的惊恐来看,此刻的他显然没有兴趣和我谈论这个所谓的任务背景了,相反他很是惊慌失措,就像看到了什么可怕事物一般,冲我死了妈一般的喊叫起来:“你快将我给救出去啊,我再也受不了了,再在这里呆下去,我连这点残魂都保不下来了,我不想这样,不想这样啊……”

    他这一说,我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先把他给救出来,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吗?

    我拍了自己一巴掌,就向他走去,等我走到他身边的时候,我顿时愣住了……

    才发现困住他的并不是棺材,而是一颗很长很长的钉子,这钉子直接贯穿了他整个身躯,让他动弹不得,这钉子我知道,似乎是叫做丧魂钉,是专门来钉鬼的,只要被钉住的鬼魂只有魂飞魄散这一结局。

    而这钉子的效果是和施用者有关的,那水鬼相当于道君,以我的实力可拔不下来。

    “这钉子我没有办法拔下来,我得回去叫我的师父。”

    张三眼神黯淡了一下,一脸的绝望,而这个时候棺材里面传来了咯咯的冷笑声。

    我被这笑声给弄得全身发抖,身子猛地向后退,在心里不断地念叨着燕长弓的名字,念着念着,我的肩膀上,再次传来了一阵巨大的力道,一下子将我往上拉扯着,又是和来时那般同样的经历,我很快又回到了之前下来的地方。

    睁开眼睛,看到身边那个熟悉的身影,我就气不打一处来,张口就给他招呼去。

    “燕长弓,尼玛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