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五十八章 怨气太重了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深更半夜的哭什么哭啊,而且还挑着我从这里走过的时间来哭,存心的吧,真的以为吓死人不偿命啊?

    我的脸色有点难看,这个张家屯究竟是个什么地方啊?

    没过几秒钟,我听见有一个听上去就觉得很是沧桑的声音,从里屋里面传了出来,似乎是走到了那个哭泣的女人的边,重重的叹了口气:“儿媳妇啊,你又怎么了,好端端的,怎么又哭起来了,现在已经很晚了,早点休息吧,明天一大早还得去种地呢?”

    那女人抽噎了一小会儿后:“这才有些颤抖的说了出来,婆婆啊,你对我很好我是知道的啊,我就想有一个孩子啊,张三在的时候,怎么想办法都生不出来,就连试管婴儿都没有办法,现在张三也死了,我不想当绝户,老了之后没人养。”

    这个老太婆似乎这段时间经常听到这女人在她的面前抱怨,也习以为常了,安慰了他一小会儿,就往里屋走去,一边走,一边呢喃着说道:“你担心什么啊,张三不在了婆婆养你啊。”

    这女人听了这句话后,简直都快绝望了:“你怎么能这样说呢,我之前和张三是真心相爱的没有错,但我之间嫁进这个张家屯的时候,那里知道你们张家屯的所有人都是断子绝孙的啊,你完全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现在虽然没有了老公和孩子,但你还有我养着,要是你以后走了,我怎么办啊,我一个人在家里面等死啊,这个家我是呆不下去了,明天我就走,你好自为之吧。”

    这个老太婆被他儿媳妇的一席话给弄得浑身颤抖了起来,看样子是生气了,屋子里传出了噼噼啪啪的打砸声和琐碎的争吵声,总之让我这个旁观者听了脑袋的都大了,我也无心再听这两口子吵架,掉头就往张三的坟墓跑去。

    哎……

    看来这个张家屯不能产生新生儿的这个情况,已经让这里的所有人的心都散了……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张三,你怎么就死了啊!

    很快我就跑回了燕长弓的身边,将铲子和遗照都拿给了他,燕长弓结果后,也没有多说话,就把遗照摆在坟包上,点上了一根蜡烛,象征性的烧了些纸钱,因为这个蜡烛是被油浸泡过的,正常情况下不会熄灭,所以他告诉我在挖这个坟墓的时候,如果出现了蜡烛熄灭的情况就要立刻停止挖坟,总之说的玄之又玄,就和摸金校尉的规矩差不了多少,只是要简单了一点罢了。

    他带着我对着张三的坟墓鞠了一躬,念叨了一声莫怪之后,一人拿了一把铲子,就开始挖起了坟来。

    这坟看上去很是简陋,但是却出奇的难挖,挖了好久都没有看见棺材和墓穴,一边挖,我一边和燕长弓说着话:“师父,我以前在电视上看见和水鬼有关的事情,大部分都是说,水鬼害人都是为了找一个替死鬼,等找到了一个替死鬼后,他就可以投胎转世了,是这样的吗?”

    燕长弓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这个读小学的小屁孩都知道,你问起来有什么意义呢?”

    我撇了撇嘴角:“我只是觉得很是奇怪啊,你想想看吧,你之前和我说这个水鬼已经修炼到可以和天地沟通,可以称之为水神的地步了,也就是说他并没有去投胎,就这样一直呆在这个池塘里面,更何况张家屯不能产生新生儿的事情是从三十年前才开始的,也就是这三十年间他虽然在一直害人,但是却并没有选择投胎,他的目的又究竟是什么呢?”

    燕长弓愣了一下,停下手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眼睛里面突然闪烁出了一阵很是奇怪的光芒,但随即就黯淡了下来。

    就在我以为他已经想明白的时候,他却摇了摇头:“你说的这个问题,我也想过,这应该和三十年前的事情有关,但是现在知道三十年前的事情的人,也只为数不多的几个人罢了,我上次也询问过,但是他们都对这件事情有些忌讳,即便是他们请我来调查,也不愿意和我提及……也罢也罢,现在在这里瞎猜也没有用,反正过一会儿,一定能弄清楚的。”

    燕长弓虽然嘴上说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我看到他的神色越来越凝重,显然是因为我之前提出的疑问,对他有所启发,以至于现在陷入了沉思,不想搭理我罢了。

    代沟……我们之间绝对有代沟!

    就这样我们两个在各想各的心事的时候,我手中的铲子似乎铲到了什么东西,发出了一阵脆响……

    燕长弓示意我,停下手中的动作,将铲子放下,用手来刨,就这样我们小心翼翼的对这个挖开了一半的坟包,进行着最后的挖掘,没过多久,一具小小的用红色的木块所做成的棺材就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这个棺木保存的还算完好,除了棺材板上面沾满了泥土,以及在之前被我不小心铲到的地方之外,看上去都和才下葬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区别。

    为了近距离的检查一下这个棺材,我和燕长弓对视了一眼,一人拿了一个被油浸泡过的蜡烛点燃后,举着它跳进了坟坑里面。

    然后就看见燕长弓从包里面拿出了一个很是巨大的刷子,把棺材板上粘住的泥土扫开后,再把棺材板扔到了一边,顿时里面静静躺着的一具尸体就这样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同样的,一阵难以忍受的恶臭也出现在了我的周围。

    我死死的捂着鼻子,强忍着自己心中的厌恶,和燕长弓一起打量起了棺材中的这具尸体,当看到尸体的那一刻,我们都愣住了。

    我忍不住叫了出来:“才一个月啊,怎么会腐烂到了这种程度?”

    燕长弓看眼前这一切,眉头也是紧皱了起来:“按照常理来说,一个月怎么都不可能腐烂到这样的程度……如果非要给个解释的话,就只有一种可能。”

    “什么?”

    “他的怨气太重了!”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