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五十七章 张三的坟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这坟有问题……不会吧?”

    这周边的环境本来就很黑,本来就很渗人了,燕长弓居然这个时候说出这么一句话,说真的让我感到浑身上下都有些不自在。

    我的话音刚落,坟包上顿时传来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一阵阴风顿时向我席卷而来,与此同时还夹带着呱呱呱的声音。

    我先是倒吸了一口冷气,等到那一团团黑影出现在我的身边的时候,我才发现那东西居然只是在坟包上歇息的鸟罢了。

    看清楚真相,我绷紧的心弦这才算彻底的松弛了下来,但这一阵阴风还是吹得我有些瑟瑟发抖,我裹紧了衣服,看了看在我的身边不断的探查着的燕长弓,他神色很是坦然,一点也没有在意到他之前对我所说的那些话,已经对我造成了一万点伤害,此刻像是没有感觉到刚才那阵阴风一样,依旧是自顾自的做着自己手头的事。

    燕长弓走到张三的坟前,东敲敲西敲敲,就和一个在检修的人一般没有什么区别,等围着坟墓消耗了好长一段的时间后,这才挥手让我走到他身边,从随身携带的包里面摸出了几张黄纸,然后在他的坟前烧了起来。

    借着火光,我看见他的坟已经被雨水冲的稀稀拉拉了,看上去简直就和被炮弹耕耘了一般,完全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区别,估计我们要是再来晚一点,这坟头恐怕都找不到了。

    燕长弓,一边烧纸,一边皱着眉头说道:“张三在这个张家屯的地位也算很高啊,怎么可能连个替他看守坟墓的人都没有啊,那很显然就是这坟墓有问题,看来还是必须的将张三的残魂叫出来问问。”

    燕长弓也没有和我做过多的解释,毕竟这些东西我都不是很懂,和我解释起来太耗费时间了,于是他自顾自的从包里又摸出了一些东西,在坟前点起了一圈蜡烛,然后带着我围着坟头不停的转圈,不知道在干什么。

    围着这个坟墓顺时针方向转了三圈后,又掉转头围着这个坟墓逆时针转了三圈后,这才盘起坐下,在坟墓的面前放了一碗水,点燃了一个很长很长的香,硬生生的将这香插进了水中。

    让我觉得很是奇怪的是,这根香插入水中之后,并没有向任何一个方向倒去,而是直直的立在水中,一点一点的燃烧着,释放出一阵阵袅袅的轻烟,这样的过程只持续了一分钟左右,燕长弓就把这根香给抽了出来,眉头紧皱。

    他见我在看他,就把这支香递给我:“你看看这支香有什么异常。”

    我看见这只香仅仅是只被烧掉了一小部分,普普通通,似乎没有什么异常,若是非要说有什么奇怪的话,也就只有之前插入碗中,也没有倾斜的场景了。

    我很是不解的看着他,但还是说出了我的疑惑。

    燕长弓见到我的表情,也是一乐:“之前那个方法也是一种招魂的方式,只不过只适合于在坟前招魂,只要有鬼在旁边嗅它,都会烧得很旺盛,很快就得下去一大半,而之所以被我插在碗里,是起到检查怨气的作用,只要有魂魄出现在这周围,这根香就会向魂魄出现的方向倾斜,但是这只香不一样,既没有向四面八方倾斜,燃烧速度也很正常,很显然,这座坟墓里面没有张三的残魂,只有张三的怨气。”

    “那这么说,张三的残魂并没有留在张三的尸体里面?”

    燕长弓也很是疑惑:“他的尸体是我亲自监督下葬的,照例说应该在这个坟墓里面才对啊,那照眼前的情况来看,张三的残魂多半在下葬后,又被那个水鬼给掳走了,不过这也只是我的猜测,具体情况还得将张三的坟墓挖开看看才知道。”

    我有些为难的看着燕长弓,毕竟作为一个道士去挖掘别人的坟墓,是很有损自己的阴德的:“师父啊,既然都知道他的残魂不在这个坟墓里面了,我们就别挖他的坟了。”

    燕长弓只是笑着摇了摇头:“还是得挖,不挖,我们掌握不到具体的情况,一会儿被暗算了都不知道。”

    说着说着,他有蹲下了身子,拿出了一大叠纸钱,又开始烧了起来,嘴里面还念叨着一些我听不太懂的话语。

    烧了几张之后,他忽然抬起头来,对我说:“阿斌啊,为了防止一些突发情况,你得去张三家弄一点属于他的东西来,顺便得去弄两把铲子之类的东西,不然一会儿不好操作。”

    听到燕长弓的话,我这才知道燕长弓准备挖张三的坟这件事,并没有和我开玩笑。

    我犹豫着问:“一定要这样吗挖人家的坟,这样你就算知道了线索,那张三的残魂恐怕也不会帮我们吧?”

    燕长弓白了我一眼,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我:“哟,你现在居然还考虑起了死人的感受了,要不是为了那一千万,我还不乐意做这些事呢,好歹我也是一个子……呸呸呸,你以为我想这样抹黑去挖别人的坟啊,这还不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吗,你就别墨迹了,快去吧,不然一会儿天亮了,我们又要耽搁一天。”

    得了得了,迫于燕长弓的威势,我不得不孤身一个朝着村子里走去,看了看不远处的村子,虽说我一开始并不知道张三的家在哪里,但是按照张家屯的那个负责人能够开出一千万来发布这个委托的尿性来看,张三的家应该是这个村里占地面积最广的一个地方,顺着黝黑的山间小路,我很快就摸进了张三的家里面,借着天上的洒下来还算得上明亮的月光,在他家的院子里面仔细的翻找着,很快就从院子里的一角找到了两把铲子后,在一旁的空地上找到了张三的供桌,念了一声莫怪罪后,将他的遗照放在怀里,就准备离开。

    这时候,我听见黑乎乎的屋子里面传来了女人的哭声。

    这声音突如其来,在黑暗中传播得很是凄惨,我吓得一哆嗦,顿时蹲在墙角不敢动了。

    这又是什么情况?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