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五十四章 分开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看着那个就算是在临死的时候,眼角都还挂着泪珠的鬼魂,我的心里真的很不是滋味。

    当他那颗与他身体对比起来显得很是突兀的婴儿头颅,就这样在我的眼前被岳鹏举给一拳轰碎的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用一种很是心酸的感觉,弄得我好想大哭一场。

    岳鹏举做完了这一切,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仅仅是股动起一阵浓郁的阴气,将沾染在他甲胄的上的血污清理干净,这才转身看向我,见到我脸上的表情后,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做道士注定要做很多违心的事,只要你想要活下去,很多时候就得像现在这样违背自己的本心,弄脏自己的双手,这早在你选择这一条道路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再说了,你这样愧疚有什么用,难不成你的愧疚还能感动上天,将他给救活过来不成?”

    看着岳鹏举很是关切的表情,我心里的那种愧疚,顿时变淡了不少,毕竟他说的也很在理,如果连活下去都做不到,空有一颗悲天悯人的心又有什么作用?

    再说了,若是愧疚有用……

    而这个时候,岳鹏举的身后突然产生了异变……

    按照常理来说,出去这个鬼魂本来就没有头之外,在鬼魂的头颅被轰碎后,这个鬼魂残留下来的尸体便会在极断的时间里,化为乌有,可那个婴儿脸的鬼魂的身躯却并没有消失,居然在这个时候,疯狂的蠕动了起来……

    “岳鹏举,我艹,愧疚还真的能感动上天,他……他居然活过来了!”

    我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冲着岳鹏举嚷嚷了起来,岳鹏举一愣,快速的转过身体,但这个时候,那个婴儿脸的鬼魂残留着的身躯已经停止了蠕动,因为这些身躯已经组成了一个新的个体。

    而这个长着和那个婴儿脸的鬼魂一模一样的脑袋,但此时的他的身躯要小了很多很多,看上去再不复之前那般的突兀,就和一个在普通不过我的婴儿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区别,但这一幕,让我的此刻的心情一下子变得有些沉重了起来。

    因为这个婴儿是活的到无所谓,但是他可是一个鬼魂,也就是说,这个鬼魂实质上就是一个鬼婴!

    岳鹏举的表现比我还要夸张好几倍,也不说话,握紧手中那根和长鞭没有任何区别的头发,就向着眼前这个鬼婴席卷而去,这鬼婴见到这根类似于长鞭的东西,夹带着凌冽的阴风的空气朝着他袭来,那稚嫩的脸庞上并没有浮现出那怕一丝一毫的惊恐。

    出乎我的意外的是,这个鬼婴居然还发出一阵咯咯咯的笑声,也不躲,也不闪,就这样等着岳鹏举的攻势临近了他的面门,但就在这根头发即将要触碰到他的身上,要将他硬生生的绞碎的时候,这个鬼婴的身上陡然升起了一股浓郁的让我心惊的阴气,将他包了个严严实实。

    这一切也同样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他并没有坐以待毙,相反他甚至还反其道行之,朝着岳鹏举的攻势猛冲过去,就在即将撞上的时候,这个鬼婴的身体很是突兀的一摆尾,身体的一侧顿时被抽打了一个粉碎,但鬼婴并没有因为这么严重的伤势而停止下来,相反甚至冲锋的势头更加的猛烈,直直的朝着岳鹏举的面门冲去,岳鹏举自然不会慌张,也不收手,一掌就朝他重重的拍去。

    还没等岳鹏举拍打到鬼婴身上,鬼婴的身体突兀的向下快速的坠去,撞击到地面之后沾之即离,就地一滚,狠狠的撞在了被我们彻底忘在脑后的那具无头尸体上,然后一跃而起,撞碎了办公桌后的窗户,消失在了我们的眼前。

    这一切,发生的尤其的快速,我就不说了,岳鹏举根本就不知道这个鬼婴的目标居然是那具无头的尸体!

    玻璃破碎的哗啦声在我们身边不断的回荡着,尖锐的刮擦声,这才让被眼前这一幕弄得有些发蒙的岳鹏举清醒了过来,这才沿着那鬼婴之前的逃走的路线追了出去,没过一会儿,他就折返了回来。

    从他很是不甘心的表情中,我自然是知道了结果,也不开口,只是等着他尽快平复好心情。

    “阿斌啊……这个东西有些不简单啊。”岳鹏举表情有些难看的说道,“要不是他最后的变化,我还真的不知道他是什么鬼魂……这个东西居然是一个被养大了的鬼婴!”

    养大了的鬼婴?

    我的表情有些难看起来,我之前也对付过两个鬼婴,很是了解鬼婴的难缠,鬼婴的天性暴虐,而且智商尤其的高,要是让他们长大,对于社会的危害可想而知。

    岳鹏举见到我的表情渐渐的难看了起来,也知道我究竟在想些什么,立刻打断了我的思路:“不过这个鬼婴和其他的鬼婴不一样,因为他被人为的清除了所有的怨念,心思极为的纯净,就和一个普通的婴儿没有什么区别,只要教导的好,倒不会对社会造成什么危害……而一般会清除鬼婴怨念的人,都是在自己的孩子胎死腹中之后,舍不得自己的孩子离开,索性就用一些手段,以鬼婴的身份将他养大,不过这样做有违天理,所以很少有人会成功,所以能长到这么大的鬼婴很少见。”

    听到岳鹏举这样说,我才回想起这个鬼婴在之前称呼那个道士的时候,似乎叫的是爸爸……

    原来如此!

    这也是我将那个六星大道士杀死之后,这个鬼婴并没有受到他的牵连的原因,因为他并不是那个道士的鬼仆,而是他的儿子啊!

    而这个时候,岳鹏举走过来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笑了笑说道:“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但现在也到了我们分别的时候了。”

    “什么?”

    “呵呵呵……因为你的实力太弱了,还不至于压制住我,如果我跟随在你的身边,会不断的吸收你的阳气,损害你的本源,这是我不想见到的,至于要压制住我,恐怕要等到你成为大道士之后了,不过在这之前,我们估计还能见三面左右,我在你的意识海里面留下了部分执念,你到时候通过那道执念呼唤我就行了,好了不多说了,我得走了,记住你对我许下的承诺,我等待着和你并肩的那一天!”

    还没等我开口,岳鹏举就消失在了我的眼前,我愣愣的站在原地,还没有来的及感慨一句,手机突然响了,是燕长弓的短信。

    “臭小子,还不快给我滚回来!”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