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五十二章 你在和我讲道理?
    我的话一出,顿时让这个长着婴儿脸的鬼魂,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我一眼,其后更是有些发愣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这个动作让我原本来就有些紧绷的心弦,一下子变得复杂起来。

    这个动作在我的印象中,很少出现大部分存在于电影中,一般都是在问别人,你为什么救我的时候,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会做出的动作,可我刚才问他的却是……你为什么不杀我,我明明杀了他的主人,他居然一副找不到任何理由来回答我现在的问题,甚至更夸张的是,他还陷入了沉思。

    “我为什么要杀你,你又没有害我,爸爸说过,不能随便对别人动手,只要别人没有伤害我,我就不能别人动手,因为我是鬼魂,如果贸然的对别人动手,被别人发现了,说不定会被别人捉走的。”

    这个长着一张笑脸的鬼魂想了半天,才冒出这样一句让我哭笑不得的话,他这样说,让我的处境变得更加的尴尬起来,要是说打,我又打不过他,不打,和他这样谈起来我的良心真的感到十分的不安,老天呐,究竟我该怎么办呐?

    想了想,反正都是拖时间,和他交谈一会儿也没有什么,于是我一边看着他的脸色,一边向他询问起来:“但我毕竟杀了你的爸爸呀,你都没有想过要替他报仇吗?”

    听到我这样说他有些呆萌的脸上,浮现起,一种名为悲伤的情绪,不过,只是转瞬即逝,然后又认真的看向了我,让我目瞪口呆的时,他此刻居然笑了起来,笑的很是解脱,但让我心里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难过:“爸爸经常说,他的坏事做的太多了,想杀他想杀他的人自然也很多,就算死了,也只是因果报应,如果不死,那才奇怪呢,他在我懂事的时候就告诉我,如果有一天他被别人杀死了,叫我不要为他报仇,能逃多远,就逃多远,最好能逃到我的舅舅那里去,除了他,只有我的舅舅才能保护我了。”

    到他这样说我心里就更难过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个长着一张婴儿脸的鬼魂心智是和他的长相十分相似,简直纯洁的就和一个婴儿一样,没有任何的区别,让我用对付恶人的方式对付一个婴儿?

    别逗了,这特么的是个人都做不到,说真的,我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实力特别强,你打又打不过他,也没办法超度他,而他倒好,却反过来对你说教,甚至还要用他的行动来感化你,让你去除心中的恶念,这让我的心里极其的不是滋味。

    伸手不打笑脸人,这句话说的真特么的贴切……

    “既然你的爸爸在之前就告诉你,在他死后,你就要尽快的离开这里,听他的话,你快走吧,我也不为难你。”

    “不行,爸爸虽然之前是这样说过,但是以前他也教过我许多基本常识,就比如说,人死后必须埋在土里,或者进行火化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是体内残留的魂魄就会消散,这样的话,把他的魂魄就不完整了,想投胎都不能,以后只能变成孤魂野鬼,我自然不想看到这样的局面,所以我必须得把爸爸的尸体带走,再说了,刚才你也看见了,爸爸的尸体里面进去了其他的执念,如果不把它清理出来,这是对爸爸的侮辱,我不能看见爸爸死后还被别人侮辱,好啦,这次,我真的要办正事了,你不能再打扰,我如果你在来拿了我的话,我就对你不客气了,我说了做到哦。”

    说完这一句话,他原本很是淳朴的脸上,慢慢的升起了一丝我不想看到的杀意,他的身上更是升起了一丝让我感到很是压抑,浓郁的让我的呼吸都有些不顺畅的阴气,是动真格的了。

    而且从他此刻的言语间就对我产生的无形的压力,让我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了起来,好强大,他真的好强……

    虽说从他的外表还有身体特征来看,根本分不出他是第几道的鬼魂,但是给我带来的这么大的压力,是我入行到现在任何一个鬼魂,都没能带给我的,当然,岳鹏举和我很早前见到的那几个尸鬼除外,虽说这个婴儿连的鬼魂很强,但也没有强到那种程度,只是对我而言,二十七道以后的鬼魂都很难对付,因为我的斩鬼剑智能斩这之后的鬼魂,更何况斩鬼剑还没有在我的身上。

    此刻我和那个长着一张婴儿脸的鬼魂仅仅只有一步之遥,他的面部表情很是清楚的告诉我,如果我再不让开的话,他绝对会动手了,他身上释放出来的威压让我的呼吸已经开始有点不顺畅了。

    我用余光撇了撇身后那具无头的尸体,隐隐约约看见其上那些原本闪烁着的流光正在以一种肉眼可以看到的速度向尸体内收缩着,很显然这个时候岳鹏举凝聚将心和重塑将体的流程正处于关键的阶段,如果在这个时候被那个婴儿脸的鬼魂给打断了的话,那就前功尽弃了。

    我看看那具尸体,再看看眼前这个长着婴儿脸的鬼魂,咬了咬嘴唇,也顾不得自己的身体能不能承受了,疯狂的调动起体内有些紊乱的内息,让自己的阴气和阳气快速的向我的手掌冲去,趁他还没有对我采取任何行动的时候,以一个先发制人态度,狠狠地向他的脑袋拍去。

    “对不起了,毕竟我们的立场不同——”

    他见我并没有听他的话,原本存在于他脸上的淳朴,瞬间荡然无存,仅仅是冷哼了一声,不躲也不闪,居然抢在我之前,死死的攥住了我的手,瞬间将我的攻势瓦解了不说,直接像拎起一只鸡一样给抡了起来,狠狠地向地面掼去。

    就听的砰砰砰的几声巨响,我只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几乎用了我一半阴气和阳气才布置下来的生铁铸身瞬间土崩瓦解,地上也多了几个人形的小坑,巨大的冲击让我全身上下的骨头都发出着噼里啪啦的脆响。

    太特么的强大了,果真人不可貌相,鬼也一样!

    剧烈的疼痛和无力感,让我连基本的防护和反击都做不到,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将我换了个方向,用一个挥舞高尔夫球杆的姿势将我的头重重的往地面砸去。

    我甚至可以预测到我脑袋被他给砸开花的惨烈模样……

    可就在这时……

    一股很是突兀的力量将那个婴儿脸的鬼魂的攻势给阻挡了下来,我的身后也出传来了一道充斥的威严的呵斥:

    “两言臣则师千古,百战兵威震一时……何方宵小,敢在我岳鹏举面前放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