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五十一章 奇怪的鬼仆
    垃圾……你的对手是我!

    我的话一出顿时让这个看上去被岳鹏举的举动给弄得焦头烂额,一筹莫展到要对那个张姓道士的尸体进行鞭尸的婴儿脸鬼魂瞬间陷入了呆滞。

    从他那一脸懵逼的表情中,可以明明白白的看出他的我的话的重视……

    “垃圾……你是在叫我吗?”他仅仅是愣了一小会儿,便一脸震惊到不可思议的看着我,纠结了好一会儿,这才试着开了口。

    “废话,不是叫你还是叫我吗?”我很是无语地看着这个长着一个婴儿脸的鬼魂,简直被他的话给雷的外焦里嫩,我本来就是在挑衅他,本以为他会被我的话给气的七窍生烟,结果呢,他反而像一个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一样,连这句话是不是在问他,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

    “可我就不明白了,你连一个道兵都不是,哪来的这样的勇气呢?”这个婴儿脸的鬼魂听到我居然这样说,那表情甚是精彩,斟酌了许久,这才又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这鬼魂的脑袋是不是有病啊,我都说的这么明显了,他却一点没生气,还和我一本正经的谈论起了实力来,再看看那个在地上躺了许久,尸体可能都已经凉了的六星大大道士,我总算是明白了,果然是臭味相投,智商堪忧,不然他们两个也不会走在一起了。

    “是,我的实力是差,是,我道兵也不是,但那个六星大道也没见得多厉害啊,脑袋还不是被我打爆了。”

    我简直有些无语了,真的不知道这个婴儿脸的鬼魂究竟是在想些什么?

    不过这样也好,反正我的目的就是拖住他,让岳鹏举完成将心的凝聚和将体的重塑,不动手自然是最好了,我也不是傻子,能用嘴皮子解决的,坚决就不用武力来解决。

    现在这个年代已经不是原始洪荒年代那般一切靠武力为主了,讲究的是知识改变命运,和用计策去奠定一切,这其间再辅以无脑的挑衅,这特么的简直是风清扬的无招胜有招啊!

    我就喜欢用我智商去****别人,来达到我的目的,虽说眼前这个婴儿脸的鬼魂的智商看上去似乎并不高,就算我的目的达到了,我也没有太多的成就感,说句实话,甚至还会隐隐约约的感到有些羞耻……

    但是很抱歉,我就是这样不要脸!

    “你这个人怎么能这样呢,爸爸说过一个人有多大的实力,就说多大的话,你明明只是一个道兵,就应该有个道兵的样子,不应该太过于狂妄,这样对你的发展不好,好了,刚才有个人进了爸爸的尸体里面,所以我要把他给清理出去,你就不要打扰我好吗?”

    这个长着一张婴儿脸的鬼魂的脸上,并没有因为我的话而显出一丝一毫的恼怒,而是循循善诱,一副想要指正我的做法和想法的势头,弄得我整个人又好气又好笑,却又无可奈何。

    对于这种在这个社会已经濒临灭绝,像唐僧那般会念叨的老好人,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下手了。

    毕竟我以前对付的都是些穷凶极恶的恶人,那些人从现代人的眼光来看都是人人诛之而后快的,不说打他们,就算是杀了他们,我也不会有任何的心理障碍,不过对于这些淳朴的有些过头,甚至可以用傻的可爱的人,尤其是这个还长着一张婴儿脸的鬼魂,要让我对他下手,饶是我的脸皮再厚,再不要脸,也会觉得良心不安。

    更何况不管,我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占据了怎样的制高点,但总归是杀了他的主人,对于一个鬼仆而言,就算他的主人犯了天大的错,你杀了他,就和杀了他的亲人一般,即便是这个亲人对他再坏也罢,总归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为重要的一部分。

    说句实话,就算他要杀我,我也不会感到奇怪,更何况我之前挖空心思用语言去挑逗他,就是想要把他的注意力转移到我身上,为岳鹏举的行动争取宝贵的时间,但出乎我预料的是他非但没有一丝一毫生气的迹象,更是没有杀我的念头,还像一个唐僧一样,以身饲虎一般的对我说教,这神奇的发展就有些让我想不通了。

    见到他又要对那个道士的尸体下手了,我也不墨迹,运行起岳家拳的法门,调动起身体里面的内息,趁他的注意力没有放在我身上的这个间隙,冲到他的身边,鼓足了劲儿,使出了全身的解数,想要把他给撞到一边。

    可出乎我的意料的是,预想中的情况并没有出现,这个婴儿脸的鬼魂仅仅是被我这已经用尽了全身上下所有力气的冲撞给逼退了一步,不过他原本要计划的行动却也被我硬生生的给打断了,他很是茫然的看着我,我也只能尴尬的看着他,气氛不算融洽……

    怎么会这样?

    我虽说担心伤着他,仅仅是调动了内息,但我体内可是有岳飞残留的一丝英气的存在,对所有的鬼魂都有一定程度的震慑作用,按照常理来说,这鬼魂就算不受伤也应该会被撞飞老远吧,怎么可能只被逼退这么一小步?

    那照这么看来……

    也就是说,这个鬼魂并不像他的长相这么弱小!

    至少这么一个即便是在偷袭的情况下,我都占不了上风的鬼魂,若和我正面交锋,那结果可想而知。

    这么一下子,我原本对他还残留着的轻视顿时荡然无存了,一种名为戒备的情绪自然是油然而生,体内的阳气阴气顿时向我的丹田涌去迅速的融为一体,沿着我全身上下的经脉涌动,在我的皮肤表面铸就一层类似于薄膜的东西,只不过穿着衣服,倒还不怎么看的出来。

    这样一来,即便是和他交手,我的生命安全也有了一丝保障。

    这个婴儿脸的鬼魂只是奇怪看了我一眼,很是无奈的说道:“你怎么能够这样做呢,我不是说了叫你不要打扰我了吗?”

    本来有些剑拔弩张的气氛被他这么一说,瞬间荡然无存,我嘴角抽了抽,不过还是不动声色的挡在那个尸体面前,见他目前还没有任何的举动,想了想,将我最大的疑惑说了出来。

    “我杀了你的主人,你为什么不杀了我替他报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