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五十章 你的对手是我……而不是他
    就听的砰的一声巨响,眼前这个面露凶光,想要对我下杀手的男子的脑袋一下子爆裂开来,就像一个被敲碎的西瓜一半,红的白的,四处飞溅着。

    呵呵呵……

    我以为一个六星大道士多么厉害呢……

    到头来还不是只有一个和正常人相同硬度,一颗子弹就可以打碎的稀里哗啦的脑袋。

    早在我杀第一个警察的时候,就偷偷摸摸的把他的配枪给收了起来,就是为了应对突发的状况。

    其余的几个警察都是普通人罢了,在鬼迷心窍下,弄死他们可以说是轻而易举,但对付一个六星大道士就得预备一些非常规手段了。

    说真的,在他知道岳鹏举在我的意识海里面之后,我就有些发虚了,要是他知道了王笛的存在,那就有些麻烦了,因为知道在见到那个道士之前会被搜身,所以我特地让王笛将那把手枪吞了下去,不过运气的天平终归是向我这边倾斜,也亏得他没有那个能力来窥探我的意识海,否则鹿死谁手,还真的不知道。

    总得来说,这次行动的成功完全归功于那个六星大道士的谨慎,因为他担心将我杀了之后,会遭到王慎和燕长弓的报复,所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故意对我许以好处,拖延时间,以方便他的鬼仆去处理掉我们来过这个赌场的消息,好让这次行动趋于完美。

    殊不知,我最为担心的就是杀了他后,让他的眼线和喽啰将他的死讯和我的身份透露给他的哥哥,一个道士门派的长老,虽然我不知道那个道士门派的具体名称,但是能让卞振华专门提示我需要注意,甚至说一旦没有处理好,燕家和王家都报不了我的势力,估计也不是我能够对付的。

    当他得意洋洋的告诉了我,这个他认为对于我而言是噩耗,但实际是天籁的消息之后,我瞬间有一种从地狱跃迁到了天堂的感觉……

    当时我还在想,这货会不会是天使变得啊,我想要什么,就来些什么,说实话,亲爹亲妈都不一定有这么好……

    于是乎,我便拿出了我准备已久的小手枪,对着他的脑袋重重的开了一枪……

    虽然说,在道士与道士之间的交战中使用热武器,是一种极其败坏风俗,极其禽兽不如,严重阻碍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甚至死后都会都被其他的道士唾弃坟墓的恶劣行为。

    但是他也说了,在这里发生的一切,并不会有任何人知道,不会有人知道的行为,自然就没有发生过了啊,毕竟我就是这么一个不要脸的人。

    呵呵呵……

    我不是英雄,所以我会认怂!

    这个不知名,只知道他姓张的道士被手枪的巨大威力给轰碎了脑袋之后,身体瞬间变得绵软起来,砰的一声就重重的倒在了地上,当他的尸体接触到地面那一刻,异变突然产生了……

    他的尸体上突然亮了起来,一开始我还以为他还有什么保命的东西存在,并没有死透,吓得我赶紧将剩下的子弹都通通招呼到了他的身上。

    当他的尸体上又多了几个弹孔之后,他身上的亮光并没有任何的消散,反而因为弹孔的增多,和身体的破损加大,那些亮光更是变得越发的剧烈……

    这个时候,我才发觉到这事情的怪异,仔细查看下,才发现这些光亮里似乎夹杂着熟悉的银色流光……

    原来这东西居然是岳鹏举溃散将心的最后那一部分,也是最关键的那一部分!

    “岳鹏举,你还在等什么!”

    岳鹏举在我还没有彻底说完的时候,便从我的意识海里面冲了出来,这东西的重要性,我和岳鹏举都心知肚明,而这个时候,岳鹏举居然迟疑了,并没有迅速扑向那团被银白色流光萦绕着的物质,而是转过头看向我。

    “阿斌……我这次可不仅仅只是吞噬掉这些原本属于我的将心那么简单,而是还要借仇人的尸体,完成将体的重塑,可能会消耗掉一定的时间,而那个家伙的品种有些奇特,似乎并不属于三十六道厉鬼中的任何一个,但实力却并不逊色,你能搞的定吗,要不我留下来帮你干掉他在去考虑修补将心的事?”

    感受到岳鹏举的好意,我却摇了摇头,那道士一死,岳鹏举残留在他身上的将心就开始不断地逸散,虽说要他帮我干掉那个道士的鬼仆,对于我而言,的的确确是最佳的选择。

    但对于岳鹏举来说,就……

    毕竟每耽搁一分一秒,那将心就会逸散一分一毫,若是很快就将那鬼仆给击杀倒还没有什么,若被他给拖住了,我和岳鹏举的努力就算是前功尽弃了,于情于理我都不能这么的自私。

    “我好歹也是岳飞的传人,要是连这垃圾都收拾不了,你先祖那还不得气的魂飞魄散啊……”

    我和岳鹏举毕竟有着追随和被追随的关系,心意也有一定程度上的相同,话也不必多说,他看了我一眼,道了一声保重,就鼓动起阴气直直的朝那个道士的无头尸体冲去。

    而此时我要面对的那个对手,正在那里抱着那个道士的尸体放声大哭着,丝毫没有注意到岳鹏举的到来,直到岳鹏举已经气势汹汹的临近他的面门的时候,那个婴儿脸这才脸色一变,慌忙的向岳鹏举发起了尤其草率的进攻。

    可发动攻击的不是别人,而是战斗实力战斗意识都排在鬼魂的前列的将鬼,更何况这个将鬼还是蓄力而为,无论是冲击力度所谓的招式,都带着一股子大开大合,一往无前的气势。

    而相反的是,因为主人出事身死后,这个鬼仆就陷入了很是深沉的悲恸,这点看来,倒比他的主人看上去更有情有义,更像一个人物。

    也正是这样,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他并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反应,即便是发出了反击,也很理所应当的被岳鹏举击飞到了一边,就这样岳鹏举很是轻易的开始了恢复将心和重塑将体的行动。

    那个鬼仆见到岳鹏举进入到了他主人的尸体里,拼了命的想要将岳鹏举给揪出来。

    见到他的动作,我没有任何的迟疑,只是冷笑了一声股动起全身的气息,就朝着他冲去……

    “垃圾,你的对手是我……而不是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