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四十九章 你早说啊,就不这么麻烦了
    他说什么?

    要我意识海里面的将鬼……

    那个将鬼不是岳鹏举吗?

    我们费劲千辛万苦跑来想要弄死他,结果他居然还特么的放大招了,还想要岳鹏举,他是被派来搞笑的吗?

    他究竟打的是什么算盘?

    不过我的心理素质也不是那么差,只楞了一下,就开口说道:“将鬼……什么将鬼?”

    我的话一说出口,就对上了他似笑非笑的眼神,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才知道着了他的道。

    因为他说的是要我意识海里面的将鬼……

    这个意识海从他嘴里面说出就有些耐人寻味了,因为意识海不是什么人能够沟通的,我之所以知道意识海那个原因,也是在之前和婉儿进行对战的时候,无意识激发鬼心中的执念,才明白有意识海这个东西的。

    而从我在道士行业这短短几个月积累下来的经验,还有见过的那些人和事来看,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和意识海进行沟通,甚至有些人连意识海都不知道是什么,更别提将鬼仆存放入意识海了,他们携带鬼仆一般都是用的一些道器。

    而这个张姓道士一眼看出我脑海中的意识海不说,还明确的知道岳鹏举此刻就存在于其中,这究竟又是怎么一回事?

    我有些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个坐在阴暗处的男人,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他。

    “呵呵呵……你也别高估我的实力,一下子看穿一个人是否能够和意识海进行沟通,我区区一个六星大道士还无法做到,我只是能感应到你身上有那个将鬼的气息,你来这里恐怕就是为了我身上原本属于他的将心吧……你能活着从审讯室里面出来,也能将那几个警察给悄悄地杀死,那心思应该算是缜密吧,不会傻到,认为他能够感应到我,而我却感应不到他的程度吧,再说了你身上所有的道器在搜身的时候被搜走了,可还是有那个将鬼的气息,那不在你的意识海里,还会在哪儿?”

    他看着我,也不隐瞒,将我想要知道的事情,都全都告诉了我。

    “那你为什么想要他?”我想了想,开口询问道。

    “你被一个将鬼追随,难道不知道将鬼对于一个道士的重要意义吗?”这个道士嗤笑了一声,继续说道,“我在一次偶然机会下,接触到了部队上所有军官的身份信息,发现这个小子居然有帝王将相的命格,知道他死后绝对会是一个将鬼,所以我就一直盯着他,没错……他被陷害,是我动的手脚……他在警察局里面被殴打到屈打成招,甚至将心溃散也是我动的手脚……至于会不会有损阴德……呵呵呵,只要最后能够得到这个将鬼,都不重要,这一切都在按照我的预想轨迹发展,只有一件事出乎了我的预料,唯一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曾经我费尽心机想要弄死的两个人,居然同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哈哈,不过这也好,所有的恩怨都可以一次性的解决了。”

    就因为想要得到一个将鬼,就把岳鹏举从一个活生生的人,陷害折磨致死,甚至连死后都因为将心溃散得不到解脱,这人的心真的是肉做的吗?

    听到了他的话后,我的紧紧捏住的拳头,甚至渗出了大滴大滴的鲜血,岳鹏举则更不用说了,执念产生了极大的震荡,看样子也是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你既然想要得到将鬼,那为什么还要和我说这些,你之前就将他收为追随者不就好了,哪里还需要这么麻烦?”

    “呵呵呵……将鬼最为忠烈,是我害死的他,他怎么还会选择认贼做父?”听到我这话,他笑了笑,继续说道,“将鬼虽然一生只会跟随一个人,但如果将鬼的主人非要让将鬼改变追随的人,将鬼也只有顺从的命,我要和你商量也是这件事,只要你点头同意,我们之前的所有恩怨,我便不再追究,并且还会给你不弱于将鬼的好处,你仔细想想吧。”

    我只是冷哼了一声,并没有正面回应他的建议:“这个并不是我能够做主的,我只有一句话,只要岳鹏举愿意跟随你,那我自然无话可说,若是他不愿意,我自然也不会去强求他。”

    而那个道士就像不知道我话里的含义一般,笑了笑继续说道:“小子,你也就别逗了,鬼物本来就是道士用来增强自身实力的物品罢了,我们要做什么事,还需要他们的同意……莫非你吃个饭,喝杯水,是不是还要问问他们愿不愿意被你吃,被你喝?

    说真的,能和意识海进行沟通的人不多,能在你这个实力就能自如的使用意识海的人更是少之又少,这样的人的前途自然是不可限量,将鬼自然珍贵,但将鬼对于现在的你来说,并没有太大的作用,因为现在的你最需要的是一个道士门派系统的教导和一定资源的培养。

    而我的哥哥可是一个道士门派的一个长老,掌控着这个道士门派的一个小分支,只要你答应了我的要求,我自然可以给你引荐,以你的资质和天分,以后进入那个总会,成为一个内门弟子倒也不是不可能,这样的机会可是比一个将鬼要难得的多,再说了,等你以后强大了,再去找一个将鬼不就好了,何必要一条路走到底呢?”

    他说的这一席话,压根就说不动我,但却给我想要进行的行动添了不少的麻烦,毕竟我们来到这里,被太多的人看见了,即便是我们将他给杀死了,要是被那些小鱼小虾走漏了消息,被他的哥哥给追杀,那才是真正的麻烦。

    难不成真的要放弃这次行动不可?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不知道去哪里了,长着一个婴儿头颅的青年,突兀的出现在了这个办公室里面。

    他一出现,那个道士一下子就站了起来,脸上一直挂着的笑容一下子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嗜血的凶光……

    “虽然我承认,你的背景的确很强大,杀了你的确会有一定的麻烦,所以在刚才,我的鬼仆已经帮我把一切事情给处理好了,把那些所有知道你们来过这里的人的记忆都处理掉了,甚至所有记录下你们身影的视频监控也删除了,不光是你,就连我的踪迹也都一并清除了,所以就算你被杀了,也没有人是我杀得,至于那将鬼,你死后,自然就是我的了……”

    听完他的话,我一下子愣住了……

    倒不是因为他之前所说的那些话,都是为了拖时间,而是……

    “你真的把你和我的来过这里的痕迹都清除了,那岂不是没有人知道我们在这里了?”

    得到了他肯定的回答,并在他即将对我下杀手之际,我摸出一把手枪,对着他的头,按下了扳机……

    你早说啊……

    你早说了,还需要听你说那么多的废话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