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四十八章 见面
    手枪那冰冷的触感,刺激着我的感官,让我原本还有些松懈的神经一下子绷紧了起来。

    这是要干什么?

    “好了,臭小子,你就别在这里磨蹭了,有人要见你,虽然不知道他要见你做什么,但我为了确定这次会面的安全性,现在我们要搜你的身,警告你不要反抗,不要想做出点什么,否则……后就试试是你的脑袋硬还是这颗子弹硬。”

    我的余光扫了扫在我身后,正好对上了那个男人此刻尤为的凛冽的眼神,咬了咬嘴唇,一时间没有什么动作。

    这个男人见我这个时候还是算比较识相,也没有再进行什么言语和行动上的威胁,紧紧攥在手上的那把手枪,依旧是死死的顶在我后脑上,然后冲身旁挥了挥手,另外的几把手枪顿时从我的后脑上撤了下去,随后他们便直接走到了我的身前,就要开始进行搜身。

    他们的手还没有触碰到我的身上,我突然发出了一声冷笑……

    “对不起,我尽管已经竭力的想要配合你们的行动了,但是我还是做不到在有人做出可以杀死我或者伤害我的举动后,我还这样逆来顺受,所以你们还是躺在地上,不然我真的害怕我们之间会有一系列不愉快的事情发生。”

    在我还没说完这一席话的时候,我身边的所有人就已经没有任何动静了,我运用起身体内的阴气,冲着已经走到他面前的两个黑超二人组的后脑就是重重的一拍,这两人非常干脆的滚向了一边,没有一点点的防备,也没有一丝丝的顾虑,轻轻的倒下,并没有惊起一丝丝的涟漪。

    若是这一幕被外人看见,他们绝对会认为我们此刻的举动就好像在演戏一般,绝对会认为这两人的演技尤其的高明……

    如果我不知道是岳鹏举帮我鬼迷心窍了他们的话,指不定我也会这样认为。

    我转过身,狠狠的一脚踹向那个还在用手枪顶住我的后脑的黑超队长的小腹,就听的他的两腿间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声响,他就应声倒地,即便是他此刻还处在鬼迷心窍中,但是断子绝孙一边的疼痛还是让他止不住的喊叫了出来。

    至于其他的人,自然就是如法炮制了……

    零零散散的算起来,我从来到这里到把这些人全部打翻在了地上,总共只用了不到一分钟,这速度实为惊人,以至于赌场内部的人,并没有反应过来,等他们荷枪实弹的从走廊深处跑过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五分钟左右了。

    虽说他们一路跑,一路上着膛,噼噼啪啪的声响在这个走廊上传播的很远很远,但我并不是很担心,毕竟这些人虽然来势汹汹,但和我间隔的也很远,更何况他们那里是走廊,而我处在走廊口,他们的攻击范围就只有那么窄,我想躲那还不方便?

    更别说一旁的墙上还有一个我现在极其想要看到的东西……一个可以同时传播视频和语音的摄像头!

    我冲着那个摄像头冷笑了起来:“王道长,我的身体虽然抵挡不住子弹,但是凭借我身上的一些东西摆平那些普通人倒还是不是太大的问题……如果想要和我谈,就不要做这些没有意义又没有诚意的事,搜身可以,但请不要用枪指着我的脑袋,我的命不想交给别人掌控!”

    我的话一出,走廊里密密麻麻的脚步声顿时减缓了下来,似乎是收到了什么命令一般,没过一小会儿,两个看上去还算正常,类似于文员的人跑到了我的面前,将一个对讲机递给了我。

    “呵呵呵……你这小子倒有点胆气啊,你似乎就是那个被我弄进警察局那个人吧,你来到这里,还做出那一档子事情来,就是想要来见我吧,正好我也有事想要找你谈谈,既然你都那样说了,那行,你的要求我满足你,搜了身就和他们上来吧,我等着你……”

    我也没有回答他,毕竟都要见面了,说再多也没有什么用。

    既然那个张姓的道长话都这样说了,他的手下自然也不会不顺着他的意思来,那一套搜身的流程自然要比之前要温柔和体贴多了,总的来说,除了被两个喷了香水,感觉有点想同性恋的的男人摸过去摸过来,有些不舒服之外,其他倒没有什么了。

    这次的搜身可比火车站,地铁站,飞机那些要严格的多,和警察局的搜身差不了不多少,除了一身衣裤还保持完整之外,连我之前拆掉的纽扣缝都被硬生生的拔去了,甚至牛仔裤的拉链都没有留给我,更别提那些道器凶器了。

    当我赤手空拳的在这两个走起路来屁股都要扭掉了的娘娘腔的带领下,走进一个很是空旷,只有一个人的办公室的时候,简直郁闷的都要选择死亡了,也亏得在燕长弓抠门的教导下,我能活到并不是完全靠道器之类的东西,不然我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当我一进门后,那两个娘娘腔就在办公室那个人的示意下,退出了这间办公室,当门一关上,就听见锁舌传来了一声清响,门被锁死了……

    还是从里面被锁死的,也就是说这屋子里面不仅仅只有一个人,还有其他的东西!

    我心一惊,但也没有慌,在岳鹏举的帮助下,再次凝聚了部分的阴气在我的眼睛上,才发现房间里面多了一个很是普通的成年人。

    这个东西从身体特征再普通不过了,和一般人没什么区别的,可他的长相却给我带来了一种很是诡异感觉……

    因为他的脖子上硬生生的长出了一个婴儿的头颅!

    我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这才好不容易将视线从那个奇怪的身影上转移到了坐在办公桌后的那个人的身上,而我正要说话,那个人却抢在我之前开口了。

    “你可以抛弃前嫌,我可以送你一场机缘,只要你能给我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在你意识海里面待着的那个将鬼!”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