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四十五章 小伎俩
    原本运转的很是火爆的俄罗斯大转盘一下子变得有些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安静的下着自己的注,我冲着之前我来到转盘的时候,对我微笑示意的人挤了挤眼睛。

    这些人的眼睛本来就没有离开我我的身体,见到我的刻意的表现之后,也是愣了愣,思考了一小会儿,虽然没有勇气和我选择一样的数字,但是被我的气场所影响,鬼使神差的将自己所下的注改成了和我一样的颜色。

    感受到了周围气氛的变化,进行俄罗斯大转盘开盘色那个荷官一下子愣住了,有些手足无措。

    他愣愣看向了我,不知道我此时此刻的心里的想法究竟是什么,毕竟这次涉及的金额有点巨大,若是出现了什么失误,他是绝对承担不了这个责任的。

    我冲他点点头,在周围的赌客和看客的催促下,这个荷官咬了咬牙,这才有些颤抖着,说出了不知道说过了多少次的买定离手之后,这才重重的将轮盘给运行了起来。

    轮盘一脱手,那个看上去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作,但其内实为铁填充色小球就在轮盘上疯狂的滚动了起来,而那个荷官却在这个时候,死死的注视着那个小球,手里的磁铁往轮盘的一边重重的触碰着,试图将那个小球往我所下注的数字极远的地方引去。

    看着他手忙脚乱,以至于脸色苍白,连额头上都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的时候,我也觉得有点心疼他,然后让王笛将他千辛万苦才牵引到一边的小球不动声色,但实为硬生生的给拖拽到了我下注的那个数字里。

    因为这一次赌金巨大,周围人都痴了一般的看向了轮盘,当小球缓缓落在了我下注的数字上,轮盘也彻底停止了下来之后,那个竭尽了全力,却没能阻止逝去的大势的荷官,腿一软,没有经受住这打击,一下子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看那样子可能一时半会儿都站不起来了。

    “我艹,这么神奇!”

    “whatfuc.k,他是怎么做到的,有这么好的运气!”

    “哈哈哈哈……幸好我相信了他,和他压了相同的颜色,我压了三十万,快把筹码发过来!”

    眼见得那个小球停在了那个我下注的数字上,所有的人都发出了死了妈一般的尖叫,那从他们嘴里喷涌而出的音浪甚至都可以把周围的赌场上方的天花板给冲翻了。

    这个时候,几乎在赌场里面等待新一轮开盘的赌客都汇聚到了俄罗斯大转盘的周围,用那种羡慕的想要那不久后就会推到我的面前,山一般高的筹码占为己有的眼光,不过因为这个赌场里面的人的素质都比较高,并没有实质性的行为。

    我看向了那个被我压住了几十万的数字,那个小心肝也还在扑通扑通的跳,这特么的也太爽了,几十万翻一个三十多倍,也就是说这短短一分的下注开盘,我的资产一下子就到了一两千万。

    这种比洗黑钱都还要快上好几倍的来钱的速度,瞬间击溃了我的心防,不过也不只是我,所有的人都被这疯狂的增值范围给弄得心潮澎湃,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看着俄罗斯大转盘筹码兑换处。

    而那个荷官脸色变得异常苍白,这件事情完全超脱了他的想象,颠覆了他的世界观不说,甚至完全击溃了他的心理底线,这么大的金额,就算把他的命抵出去可能都摆平不了。

    在所有人催促吆喝着让那个荷官尽快兑换筹码的时候,他紧张的都有些精神衰弱了,以至于唯唯诺诺着不知道该怎么办,那脸上的表情简直可以用心如死灰来形容。

    而我此刻却没有把心思完全放在赌桌上,因为那股在之前出现过得阴冷再次出现在我的身上还有赌桌上零零散散的筹码间,而那个阴气的源头……

    居然是我身旁的那个帮我端着筹码盘的女服务员!

    我检查了一下我的的随身物品,一下子都明白了……

    我给周围的赌客还有荷官打了声招呼,说要处理一点事情之后,便拉着身旁那个女人往人群外走去。

    被我这样突兀的拉走,这个女人没怎么反应过来,看上去显得很是紧张和不知所措,脸上一直挂着有着迷惑人心的媚笑在这一刻也烟消云散了……

    我死死的拉着眼前这个女人,不让她挣脱,而她似乎知道了什么,在她近乎于哀求的目光中,我装作没有看到,只是一脸冷笑。

    没过一会儿,那股熟悉的阴冷再次回到了我的身边,那东西终于再次出现了!

    我借助了一点岳鹏举的阴气,聚集在我的双眼,暂时有了可以看见鬼魂的能力,才发现那个女人的身上一直缠绕着一个肚子很大的鬼魂,而以我目前的眼力来看,不难看出这鬼魂极其有可能是和王笛一样的类型的,也就是说可以吞吃一部分东西在他的体内。

    如果和我没有任何牵连的话,你做什么我都不会管,但是你要在太岁头上动土,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暗暗的运用起佛手阴阳,调动起体内的阳气,手掌弓成爪状,一把捏在那个鬼魂的头颅上,没有想象中那般强烈的反抗,那鬼魂仅仅是坚持了一秒,全身上下就传来了卡擦卡擦的声响,头颅轰然爆裂开来,头颅一裂开,身体自然也就化为了一团黑雾,消散的无影无踪。

    那个女人被我死死的捏住了手腕不说,还被我硬生生的打入了几道阴气进入她的体内,身体瞬间变得酸软,顿时动弹不得,连喊叫的力气都消失的一干二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鬼魂化为乌有后,从他的肚子里不断跌落出大量的筹码。

    这些筹码一接触到地面就发出来稀里哗啦的声响,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这个女人的脸色本来就已经不是很好看了,再被周围密密麻麻的眼睛一盯,彻彻底底的没有了一个人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