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四十四章 开赌
    虽说我没有进过赌场,但好歹也看过电影和玩过德州.扑克之类的游戏,也知道要首先去筹码兑换处去换筹码,再加上可能也有之前那个看门鬼通报的原因吧,我进门没多久,就有一个穿着一身很是得体的职业装的女人找到了我,带我去完成那些我并不是很熟悉的手续,所以一路上我那尽管有些土包子的行为,倒也没有做出什么很丢人的事情来。

    我到了筹码兑换处后,将黑卡扔给那个办事员,让她帮我兑换了一百多万的筹码,我还没有伸手,我身边那个女人就帮我将装有筹码的托盘接了过来,服务的很周到。

    果真有钱就是大爷啊,如果我没有钱,单凭我的身份,估计连这个女人这样给别人端筹码盘子的资格都没有。

    我拿了一个筹码在手里把玩着,感受着筹码上传来的冰凉质感,心里则是打起了算盘,我的钱还是太少了,得多赢一点,不然也没有办法引起那个六星大道士的注意,也亏得我有岳鹏举和王笛的帮助,不然我真的对眼前的局面有些一筹莫展了。

    “赌什么最赚钱呢?”

    我看了看身边那个被安排来服务我的女人,不停揉着我的头发,心里很是焦躁。

    “输钱输得最多……呸,赢钱赢得最多的自然是俄罗斯大转盘了,小哥,去试试么?”

    这女人倒是实诚,估计我在这个地方的消费也和她的收入有关吧……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在电影中看到过的那些俄罗斯大转盘的规则,似乎那玩意儿的玩法挺简单粗暴吧的,钱来的快也散的快。

    我冲着我身边一脸媚笑的女人点了点头,示意她带我去俄罗斯大转盘那里去看看。

    这个女人一手托着盛满筹码的托盘,空闲下来的那只手,就轻轻挽着我的手,指引我向俄罗斯大转盘方向走去,当她的手接触到我的皮肤之后,一种很是冰凉的感觉在我的身上一闪而逝。

    我再次看了那个女人一眼,皱了皱眉头,想开口说些什么,但对上她脸上的媚笑,想了想倒也没有说什么。

    现在的时间正是赌博的黄金时间,赌场里的人很多,也很是密集,但是因为能在这里面玩的人,都是有钱用不完,想找个地方销销金的人,那种寻常赌场赌破产,灰头土脸被赶出去的情况,倒没有看见。

    一路上,整个赌场都笼罩在一副其乐融融的氛围中,每个人都在埋头做着自己一秒几十万上下的生意,丝毫没有在意是否有新人加入了他们的行列。

    由于俄罗斯大转盘开盘快,来钱也快,所以那轮盘旁坐着的人,还是有一二十个。

    这些人极大部分都是肥头大耳的纨绔子弟,亦或是穿着品味很是让我不敢恭维的房地产商,煤老板,暴发户之类的土豪们,只有少数的人才是所谓的商界精英,来这里体验体验生活的,和他们比起来,我的穿着和打扮就有些格格不入了。

    除了少部分还算有涵养的人,冲我礼节性的微笑了一下,其余的那些人就显得很是市侩了,一脸的不屑的看着我,甚至还有几个朝着地上吐了几口唾沫,连道了几声晦气,似乎是觉得我的穷酸样,有些碍着他们的雅兴了。

    而他们这样子做了之后,被他们左拥右抱的女人和在他们身后站立着的保镖喽啰们都是一脸狗腿子模样的嘲讽,我也不理他们,暗暗记住了这些嘲讽过我的人的模样。

    呵呵呵……

    我可是一个很记仇的人,现在你们就多笑一会儿吧,一会儿有你们哭的时候。

    荷官是一个有些颓废的年轻人,这也不难理解,因为只要对生活抱有一丝希望的人都不会选择在赌场里上班,即便是在这里能够赚到很多的钱。

    我也没有着急的下注,站在一旁观望着。

    那些人大多数都把注压在黑面或者白面上,还没有压数字的,所以这一局的输赢并不会太大,因为赔率仅仅是一赔一罢了,于是我让王笛偷偷的潜到了赌桌下面,准备试验一下我的猜想。

    见所有人都下好了注,那个年轻人喊了一声买定离手之后,就转动起了转盘来,透过王笛的视角,我可以看到那个年轻人在俄罗斯大转盘旋转的时候,不动声色的在桌子底下拿着什么东西磨蹭了起来。

    我让王笛凑过去一看,才发现这个年轻人手中拿着的那个东西居然是一个磁铁!

    不难猜到,那个小球估计就是一个铁球。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赌场所谓的输赢几率都是赌客们的一厢情愿罢了,输赢完完全全被赌场人员死死的攥在了手中。

    我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人准备开黑面赢,我和王笛说了几句,王笛会意的点了点头,在那个圆球即将停在黑面的时候,迅速拉扯至了白面。

    转盘停止后,几家欢喜几家愁,该赚的赚,该赔的赔,至于荷官只是郁闷了一下,也怎么在意,毕竟磁铁吸铁球也不是次次都能够成功的。

    见到这个方法有效果,我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等着新一轮的轮盘压注开始。

    等开始押注了之后,我冲着身边那个被安排来服务我的女人笑了笑,从中那堆筹码中抽出了一大半,数了数这些筹码的数量,皱了皱眉头,然后将这些筹码全部扔到了轮盘上的一个单独的数字上。

    周围的那些人之前还没怎么用正眼看过我,现在看我突然露出了这一手,都被下了一大跳。

    这里是在真实的赌钱,而不是在看电影或者玩游戏,这些筹码代表着的可是实打实的数字,他们手里也都有着几十万上百万不等的筹码,比我的筹码要多的多,但他们也没有像我这样,豪气云天的把钱压在数字上,毕竟他们再有钱,也不至于把钱那拿去打水漂。

    所以他们无论压的再大,都是压的黑白两个颜色,因为再不济都有百分之五十的胜率,虽说赔率只有一比一。

    俄罗斯大转盘上的数字,在我的印象中似乎是有着三十多个数字的吧,也就是说压数字的赔率就是很是夸张的三十几比一。

    所以说,这一把输了倒无所谓,但只要赢了基本上就是在场所有人手中的筹码数量总和,甚至还要多。

    我脸上波澜不惊的表情,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甚至周边巡查着的工作人员都停下来观看这赌局,但没有人知道我的底气从何而来。

    围观的人越发的多,只不过似乎还没有达到我预想中的效果,我的目的可是……

    看来,火候还是不够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