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四十二章 最后的目标
    岳鹏举吸收了这个一脸阴鸷的男人从他那里夺走的将心后,实力有了大幅度的回升,具体情况我不是很清楚,但至少不会再经历之前秒射的那些尴尬局面了。

    岳鹏举也告诉了我一个秘密,那就是为什么要惩恶扬善,为什么要锱铢必较,为什么要将之前受到过的屈辱统统以牙还牙的报复回去。

    这和气量大小没有关系,因为这个秘密牵扯到了执念,打个比方来说,小时候,和其他的小朋友产生了矛盾,被打了一顿后,当下一次看见他的时候,你心里就会莫名其妙的对他产生一种畏惧的情绪,如果他一直打你,你甚至以后听到他的名字就会在心中产生阴影,这种情况直到你有一天打赢他之后,才会彻底的烟消云散。

    这种情况用执念来解释的话,就是你每被不公平对待一次,你的执念就会受挫,会有一定程度的溃散,少部分还会被施暴者吸收,让他下次在面对你的时候,有一定的加持作用,直到你将他曾经带给你的耻辱还回去,亦或是彻底把这件事想通,再次通明自己的执念,才能恢复自己的原本的状态,不然时间一久,执念溃散殆尽,整个人就和行尸走肉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区别。

    这也就是为什么有些罪恶滔天的恶人,无论在做出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都还比他欺凌过得好人活的更好,甚至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后,还有机会为自己曾经做下的罪孽进行赎罪,乃至彻底洗白的原因。

    所以,我们这次的行动,不光光是为了找回各自消散的将心和溃散的执念,还抱着消灭社会上残存的黑暗势力和蛀虫的崇高目的,为了党,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了和谐社会的建设展开新的篇章……

    为了这个崇高的目标,我们义不容辞!

    想想都觉得有些不要脸,不过符合我们的胃口,这个时候,我终于想明白,为什么岳鹏举会义无反顾的追随我了,因为在我们的灵魂深处,同样都住着一个不知道脸皮是什么的东西……

    现在的时间已经非常晚了,本来按照我们之前的安排,进行下一次的行动也要第二天了,但是没有料到杀了那个一脸阴鸷的男子之后,岳鹏举的将心就已经恢复了四分之一,这实力虽说现在要叫我们去对付那个张道长纯属于天方夜谭,但是鬼迷心窍那几个只有着一些普通道器的警察倒算得上是轻而易举了。

    毕竟今天将那个一脸阴鸷的男子给杀了,明天到了上班的时候,这件事就会被那些警察给发现了,与其将行动放在明天,安排在那些变数上,倒不如趁着这件事情还没有彻底的公开和发现之前,就一鼓作气的将那些个警察统统做掉,只把张道长那个刺头给留下就行了。

    以那个张道长六星大道士的水平,我们杀掉他几个小喽啰,在他眼中也纯属小打小闹,还不至于让他投鼠忌器,这样一来我们的行动也有了彻底的保障,至少以他的骄傲,他是绝对不可能被那几个警察的死给吓跑。

    我按照卞振华提供给我的那些详细资料,找到了那些警察的居所,让已经恢复了一部分实力的岳鹏举,利用鬼迷心窍让那些警察以合理的借口,在不引起任何人怀疑的情况下,从家里出来,然后到达我事先选择好的地点,解除他们的鬼迷心窍,让他们了解到,是我杀得他们后,这才用其他的手段,将他们推入河里淹死,或者推上铁轨被火车撞死,等一系列看上去可以用意外来解释的死法。

    这倒不是为了逃脱责任,因为即便是使用了鬼迷心窍也只是骗得过普通的民众和警察,但如果真有道士来调查,也瞒不过去,毕竟现在也有部分的道士为了赚点闲钱加入了类似于卞振华那种超自然调查的组织。

    我仅仅是还不习惯于手上沾满鲜血的那种感觉,所以才会采取这种看上去有些莫名其妙的方式来我完成这次行动,即便是那些鲜血是属于那些罪该万死的蛀虫和渣滓,反正只要他们死了就行了,也不是非要让他们血溅在我眼前才高兴。

    岳鹏举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笑我有些妇人之仁,说什么在道士这个大染缸里面,要是没有将那些恶人统统杀干净的决心,就只有等着被那些人杀死并踩在脚下,因为恶人杀人才不会像我这般有那么多的理由,只要你影响到他们的利益,就收拾收拾准备去世吧。

    他的原话是:“说不定,你的裤子没有穿好,都有可能是你走在路上被暴打一顿的理由。”

    这话虽然很是好笑,但其中隐含着的深意,只有我们这种经历过的人才会明白。

    例如一个广义上的好人在杀一个所有人都认为的坏人前,会有很多的心理活动,直到把自己放在道德的制高点,然后才会下定决心杀掉他,然而一个坏人只要想杀一个人,就是手起刀落,然后再随便找一个理由。

    因为,生活就是这样的现实。

    有句话是这样说的,贪官奸,清官要比贪官更奸。

    也就是说要想和坏人作斗争,你的实力心智各方面都得比坏人强才能稳胜他们一筹,不然在这斗争中,你绝对会死的很难看。

    岳鹏举在这次行动中受益匪浅,加上之前那个一脸阴鸷的男子身上的部分将心,他的整体实力已经恢复了四分之三了,虽说还剩下最为棘手的那个张姓六星大道士,但从他此刻整体的精神面貌来看,隐隐有种势在必得的势头。

    接下来的行动,还需要进行严密的安排,毕竟我们之间的实力差距太大了,但这之前,我还得做一件事情。

    这些被我杀掉的警察,都是无恶不作,按照刑法来看,都够死上好几回的恶人,杀了他们也算是为民除害。

    只不过其中有一个人还算勉强惨留着一点人性,因为他父亲死的早,是靠母亲拉扯大的,每个月都会给他的母亲一笔不算少的钱,而他现在一死他的母亲就……

    我的卡上还有一大笔钱,反正都是要用来做善事的,给谁都一样,虽说她和这个警察有关联,但她毕竟是无辜的,所以在岳鹏举的帮助下,给这个警察的母亲,以这个警察的名义汇了一笔足够她保障基本生活的钱后,这才将这些事抛在脑后。

    呵呵呵……

    做好人做到我这个地步,也真是够憋屈的。

    也甭管憋不憋屈了,当务之急是如何对付那个被我们留在最后的六星大道士,因为他的据点可是在这个城市的一个地下赌场……

    那里可不太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