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四十一章 我问心无愧
    “呵呵呵……你虽然说要了结这段恩怨,但枪在你手中,还怎么打?”

    “你是没长眼睛,还是没长脑子,你没有看见我把枪已经摔在了我们的中间了吗?”

    那个一脸阴鸷的男子在听到了我的话之后,很明显有点紧张,连我之前把枪扔在了我们中间都没有看见,直到我的话说出后,这才看向躺在我们中间的那把枪,眼里的惶恐倒是在这一瞬间,少了不少。

    “既然你提到了恩怨,你的背景比我强太多了,谁知道,你心里打的什么算盘。”

    这个一脸阴鸷的男子滴溜溜打着转的眼睛,一边不住的瞟着我们之间的那把枪,一边趁着和我说话的这档子时间不动声色的朝那把枪的所在缓缓的接近着。

    “呵呵呵……我的背景很强是吗,现在知道怂了,之前在审讯室里面打我的时候,你怎么没有考虑到我的背景呢……那个时候,你不是想弄死我的紧吗?”

    我只是笑笑,随意说出了两句话,看着这个一脸阴鸷的男子缓缓的朝着他所认为的希望试探着的前行,心里也是涌起了一阵恶意的快感。

    呵呵呵……

    等你拿到那把枪之后,你就会知道什么是绝望了……

    呵呵呵……

    这个一脸阴鸷的男子被我所说的话,给弄得一楞一愣的,一时间也找不出什么话来回我,就站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看着我的眼睛里,再也不复之前的残暴。

    “我也说了这么多了,你考虑好和我将这段恩怨了了吗?”

    “怎么了解?”

    在我们说话的时候,我缓缓的往前走了一步,死死的盯着他的眼睛,迫使他在这个时间点不敢再移动分毫。

    “很简单,我们之间只有一个人能够走出这栋楼,可能是你,也可能是我,如果你妄图直接逃走,那后果也不是我能够掌控得了……”

    “好啊,既然你都这样子说了,那这又有什么不敢的,要是死在了我的手上,可不要怪我……”

    话音未落,这个一脸阴鸷的男子,脸上瞬间浮上了一丝狠色,也没给我反应的时间,就地一滚就将那把手枪压在了身下,翻身将手枪拿到手中之后,对准我的头,很是熟练的扣动了扳机……

    只听得咔擦一声脆响,这个男子的脸色变得尤为的难看……

    “你——”

    我只是轻轻的一笑,一拳重重的砸在了他的脸上,将他的身体打了一个踉跄,要是那是一把有子弹不说,还上了膛的手枪,我还会将他扔在我们中间,然后还任凭你去捡起来,对我扣动扳机?

    别逗了……

    这个一脸阴鸷的男子的战斗经验倒是挺娴熟的,一击不成,便转换了攻击方式,原本被我一拳砸中显得很是踉跄的身形,瞬间借着惯性向我猛扑过来。

    那尤为迅速的攻势,让我在这么近的距离还有这么短的时间内,根本来不及反应。

    而我此刻离这个楼层的天台边缘并不是太远,若是在这个时候被他给撞击到,恐怕连反应都来不及就会被他巨大的冲击力道给撞出天台,只有粉身碎骨的下场,这里毕竟是七楼。

    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我大喊了出来:“岳鹏举,就是这个时候!”

    我的话一出,原本向我极速冲击而来,就差一寸就要撞击在我的身上的那个男子向前冲击的趋势一下子停顿了……

    看来,岳鹏举那一秒钟的鬼迷心窍终于派上用场了!

    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能够错过,一个侧身就躲过了他的冲击范围,顺势一推,就将他从天台上给推了出去,几秒后,就听的砰的一声巨响,探身从天台往下望,满是垃圾的地面,又多了一摊累死于烂泥的玩意儿,这家伙,总算是返本归宗了。

    而这个时候,存在于我意识海里面的岳鹏举飞速的从我的意识海中飘飞出来,从七楼一跃而下,重重的踩在那个死的不能再死的男人身上,伸出手,插入他的脑袋,抽出了一团闪烁着流光的东西,张嘴吞噬进去之后,这下心满意足的回到了我的身边。

    “你的将心恢复了多少?”

    在他吞噬了那团物质之后,我脑海内的执念的溃散速度有了大幅度的衰减,便开口向他询问道。

    “这个人是仅次于那个张道长的主犯,我将心的四分之一都在他的身上,也就是说,杀了他之后,我的将心恢复了四分之一,在接下来的行动中,我鬼迷心窍的时间就要延长不少,杀其他几个警察就容易多了。”

    我点点头,看到楼下那团血肉模糊的物质旁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群,知道事情快闹大了,便让王笛和岳鹏举对那些人进行鬼迷心窍的同时,也给卞振华汇报了一下情况,让他帮我清理一下周围的摄像头,等着一切处理完之后,便离开这个犯罪现场。

    在前往下一站的路上,岳鹏举也把那个一脸阴鸷的男子即将溃散的执念拿给我当电影一样看来消遣,说什么多看看,对我的执念恢复也有帮助。

    这个人从小时候就是个混混,什么善事之类的完全和他不沾边,说实在的他并不是不做善事,而是连善事是什么都不知道,因为一个连自己父母都打的人,你能希望他有什么善良之举?

    他从小到大做什么事都只是为了自己过得好,他可以为了显示自己的大方,请自己所谓的真心兄弟到处风花雪月,而回家殴打父母抢他们的存款,这样的渣滓活在这个世界上,我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意义。

    而这样的恶人,特么的最后还成为了警察,还特么负责审讯这一块,也就是这样,不知道有多少像岳鹏举那样无辜的人,被他为了那所谓的利益,而肆意的欺凌殴打,以至于屈打成招,死于非命。

    说实在的,也亏得我掺和进了这件事情的当中,而且有能力在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将这个手上不知道沾染了多少无辜者的鲜血的渣滓和蛀虫给除掉,不然他以后还会欺压到更多的无辜者身上。

    既然苍天无眼,我便化为他的眼,替他除恶扬善!

    纵使手上染满鲜血,我亦问心无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