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百三十九章 王慎的秘密
    燕长弓的一席话,让我有些发愣,但是我也只是愣了一小会儿,就恢复了常态。

    燕长弓所说的这个问题,的的确确是我目前面临的最大的难关,至于他所说我变强了,倒是很容易就反应了过来,毕竟我修炼了岳家拳,还有岳飞英魂中残留着的一丝英气辅助修炼,想不变强都有些困难。

    至于执念溃散,刚开始的时候我的的确确没有反应过来,有些发懵,但联想了一下,我在这个审讯室里面发生的一切后,才想明白这其中的缘由。

    岳鹏举是将鬼,将鬼一生只能追随一个主人,然后和主人共享战斗意识,这状况本来对于现在的我而言,的的确确也算是一件类似于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但问题也出在这件事上……说简单一点,归根结底也和我实力太弱了有很大一部分原因。

    若是我的实力比岳鹏举强都不会出这档子事,鬼仆和主人,亦或是追随者和被追随者之间都是处于一个微妙的动态平衡,只有一个能在这个关系中占据主导的位置。

    鬼仆和追随者由于身份的特殊性,并不能反过来控制人,但是因为我们的实力差距过于大的原因,岳鹏举就算是可以收敛也会对我的执念产生一定程度的影响,在加上我修炼了和岳鹏举同宗同源的岳家拳,我们之间的联系才真正意义上紧密了起来。

    这里所说的紧密也不是说只存在于所谓的好处之间,双方间的祸患也会产生共鸣。

    所谓的祸福相依就是这个道理……

    岳鹏举因为被那些警察所****而开始消散的将心,同样会作用于我的执念上,让我本来就和他有相同的经历而导致的执念震荡,开始迅速的扩张,所以此时所谓的执念溃散,倒也不是很出乎我的意料,也在情理之中。

    只不过,这样一来,我和岳鹏举就变成真正意义上的患难兄弟了,就算不想杀那些人渣,也没有办法了,与其让我选择执念溃散变成一具行尸走肉,我还是更情愿让他们死在我的手中。

    看到燕长弓难得有些担忧的打量着我,我心里不由得一暖,只是冲他摇了摇头,告诉他我可能要去调整一下状态,处理点事情,和他一起去执行的那个任务只有往后再推一推了。

    燕长弓笑了笑:“那倒无妨,反正我们也是处理死人的事情,拖一拖,让他们再死一会儿也无所谓。”

    我撇了撇嘴角,就是想让我当苦力就明说吧,用不着做出一副没有我地球不转的模样……

    “对了,那个王慎把你弄到这个警察局里面,甚至还引动了国安局的注意,究竟是想要从你身上得到什么?”

    我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都一五一十的给他说了后,他沉思了一下,这才看着我说道:“既然王慎没有打算和你交恶,那就最好不过了,这人很有点手段,我以前和他交过手,以我‘燕’过拔毛的本事,都没有从他手上占到任何便宜,所以这人可以做朋友的话,绝不要和他做敌人。”

    王慎的心计我可是深有体会的,对于燕长弓的说法,我自然很是赞同。

    “不过关于王慎千方百计的想要你帮助他成为道君也是有他自己的原因的……

    王慎的命格不好,一出生就克死了自己的父母,要不是有一层王家的身份在,且不说他能不能修炼,以他的命格能不能活下来都是个问题,因为王家没人看得起他,所以他很早就离开王家去历练了。

    也不知道在外历练的时候,遇到了什么机遇,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是一个六星大道士,而且卜算的造诣还颇深,这两方面任取其一,在王家都会受到重视,所以他一归家,就被王家破格提升为了长老,只不过他也知道,由于命格的限制,他今生修炼到六星大道士已经顶天了。

    所以想要再逆天而行,成为道君,就只能找一些特殊的方法,你那阴穴就是其一,而他之所以想方设法都要成为道君,就是为了得到道君证明,参与考核之后,晋级道君的那一刻会拥有天道意志的加持。

    虽然那次天道意志加持的时间很短,但还是可以做到一些平日里做不到的事,比如可以选择将这些天道意志赋予自己修炼的功法,让自己的功法在修炼的时候能够沟通天地,从而达到事倍功半的效果,而还有一种选择就是凝聚魂飞魄散之人的残魂……

    王慎的父母是被他克死的,永世不得超生,和魂飞魄散没有任何的区别,而王慎之所以想要成为道君仅仅就是为了让他的父母能够凝聚残魂,好去投胎,从而弥补自己的过失……”

    “什么?”

    王慎想要成为道君的目的就这么的简单?

    看来我还是将自己的主观臆想错误的加在了他的身上,武断的把他当作了反派,看来以后要少看玄幻小说了。

    “不过你也不要自责,成为道君的方法多着呢,又不是只有这一种,阴穴的生成可比道君证明难弄多了,就算他弄到了道君证明,也不定能够成为道君,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相信这一点他比你看的透彻的多,相反你的命运,我和王慎都没能看透,所以对于他而言,没有和你交恶,但和你保持着着若有若无的关联,反而对他更为有利。”

    这点我倒是不得不承认,若是我身上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也不会遇到之前发生的一切,和阴室,燕家,王家,甚至岳飞扯上关联,绝对不是偶然,说白了,他们都在利用我,想要我帮他们做些什么,只是从目前的局面来看,一切都还暂时朝着对我有利的方向发展着,可是我的未来,就有点难以揣测了。

    很快手续就办好了,我和燕长弓他们就离开了警察局,因为我要尽快帮助岳鹏举恢复将心,还需要进行一系列的筹备工作,就不和他们一起回小山坳了。

    在分别的时候,我还是没有忍住,看向燕长弓:“师父,你真的不想知道我要去干什么吗?”

    燕长弓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小家伙,自己的路始终是要自己走,没有所谓善恶,执念即为本心……我能给你最大的帮助,就是能让你沿着你的本心一直走下去!”(未完待续。)